鄭春鴻觀點:忘了韓國瑜吧!還有更重要的事 ……

2020-06-02 06:50

? 人氣

最沒救的是道統知識界的聲音出不來

除了新聞媒體是民主政治永遠的反對黨之外、知識界也是永遠的反對黨。歷史上我們看到有「政統」及「道統」之分,道統所指的就是知識界,政統的則是指治理國家政務的權勢,代表人物是歷代的君主和現代的國家機器;道統的知識份子藉著道德與知識批判政治,負起匡正時局責任的力量。代表道統的學者,皆以批判統治者權威為己任,並成為社會與文化方面的領袖。統治者的政統一方面希望得到道統的支持;一方面又想將他納入政權體制內。現在的台灣還有「道統」嗎?聲音是很微弱的。一黨專政的政府也不在乎甚麼道統了,政府只相信大數據,相信滿意度,討好選民。知識界的聲音曲線與大數據相吻合,就是主流;知識界的聲音曲線與大數據相左,那就滾一邊去。雖然歷史從來不是根據大數據寫的,但大數據還算還有個根據;最可怕的,也是最常見的是行政以一黨之私為利益;最沒救的是道統知識界的聲音出不來,更可怕的是沒人願意出聲。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罷免韓國瑜是罷免韓國瑜整個市政團隊

討厭韓國瑜的人,必須被尊重,因為韓國瑜也真的有很多被人討厭的理由。但是大家要知道,罷免韓國瑜,不是罷免韓國瑜一個人;而是罷免韓國瑜整個市政團隊。我們必須觀察韓國瑜的團隊有這麼爛嗎,或者把這個團隊換成民進黨的市政團隊一定會更好嗎?民進黨執政高雄數十年,換成另一個團隊試試看,過分嗎?任何一個機關首長,包括總統,都不可能一個人去完成所有的施政,而必須靠一群人為他抬轎子。總統重不重要?市長重不重要?當然重要,但我們看的不只是他的領導風格,他如何挑選部屬,以及他對部屬的授權與信任;並且要看他除了吸引同溫層,有沒有魄力打破同溫層,察納雅言。你有沒有觀察韓國瑜的團隊在這方面表現得如何呢?他的副市長都是花瓶嗎?他的局處長都是哈巴狗嗎?

罷韓團體「Wecare高雄」及公民割草行動今(1)日啟動罷韓車隊掃街,一早就從鳳山龍成宮出發。(台灣基進提供)
罷韓團體「Wecare高雄」及公民割草行動積極的為即將來臨的投票日籌備,不過筆者認為罷免投票所費社會成本可能超過200億,相當浩大。(資料照,台灣基進提供)

一部百衲版的電腦就不會被說是「草包」

很多人都看過各級行政主管包括縣市長,在議會接受質詢的時候,分坐在下面的各局處長都會一直遞紙條小抄給他,這就是團隊。我們需要的一個胸納百川的行政首長;而不是一部電腦。想對議員所提出的五花八門的問題對答如流,一部百衲版的問答電腦就夠了,不會被說是「草包」就夠了。更重要的是那些遞紙條給他的行政團隊,對問題的了解是不是透徹,有沒有努力工作?我們從陳菊處理高雄氣爆的善款(參看<派遣律師>),可以看出民進黨的市政團隊如何要災戶交出求償的權利書給市政府,是誰出的邪惡的主意?搞半天45億元的善款,只發出9億元。如果這種團隊再回來的話,會好到哪裡去嗎?

罷韓事件社會成本恐怕超過200億元

就算把韓國瑜罷免掉,經過重新改選,新的市政團隊重新改組,重新了解市政的需要,正常地開始運作,這一任的市長就只剩下一年多了。這整個過程,需要兩億元由全民來買單,為了把一個你討厭的韓國瑜去掉,要花那麼多錢,你覺得值得嗎?新的團隊接手剩下一年的時間,所能創造的產值有多少呢?整個罷韓事件,社會付出的成本豈止是印選票辦選務的2億元,包括罷韓團體的造勢活動、韓國瑜的自我攻防、媒體跟著喊罷喊反,這個社會成本恐怕超過200億元。這些錢拿來給貧苦的小朋友準備餐券多麼有意義呀?

忘了韓國瑜吧!想想民主政治更高的價值。我們不因人廢言,套句陳水扁的話,韓國瑜當市長,抑或換陳其邁當市長,「有那麼嚴重嗎?」如果真的那麼嚴重,台灣的民主思潮,從殷海光、胡適、雷震;台灣的民主運動,從橋頭事件、美麗島事件,政黨輪替等通通去跳樓了。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

鄭春鴻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