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停課期間不可告人的苦惱:我是不是懷孕了?日本中學女生的「妊娠相談」

2020-05-13 18:23

? 人氣

(示意圖/pakutaso)

(示意圖/pakutaso)

日本唯一設立「嬰兒郵箱」(赤ちゃんポスト,院方稱為「送子鳥搖籃」)的熊本縣慈惠醫院11日表示,今年4月該院受理了75件中學生的「妊娠相談」(懷孕諮商),達到2007年開設這項服務以來的歷史新高。副院長蓮田健說,院方非常擔憂新冠疫情導致的長期停課,讓中學生的懷孕現象激增。

慈惠醫院從2007年5月10日起開設了日本唯一的「送子鳥搖籃」(こうのとりのゆりかご)服務,當時在日本社會引發輿論熱議。所謂「送子鳥搖籃」,就是讓不願、不能養育新生兒的媽媽,可以將剛生下來不久的嬰兒送到醫院。醫院設置了一個只能從外部放入嬰兒,但無法從外部取走嬰兒的「棄嬰保護艙」,除了溫度恆定在36度、床鋪柔軟安全之外,只要有嬰兒被擺進這個「保護艙」觸動感測器,工作人員就會立刻趕來為其檢查健康,並且安排後續送養事宜。

慈惠醫院設立「送子鳥搖籃」,是為了盡可能守護每一個剛出世的生命,即便他/她不被自己的父母所期待。因此「送子鳥搖籃」也不要求棄養嬰兒的母親留下任何資料,以免降低將棄嬰送來這裡接受妥善照顧的意願。但這種做法當時也引來首相安倍晉三批評,表示「怎麼可以做出這種匿名丟棄孩子」的設施。慈惠醫院在同一時間也開設了「SOS寶寶媽媽妊娠相談」服務,透過電話與電子郵件為懷孕感到苦惱或疑惑的女性提供24小時全天候的諮詢服務,這也就是11日記者會所稱的「妊娠相談」。

副院長蓮田健表示,今年4月慈惠醫院總共受理592件「妊娠相談」,其中75件確定是國高中生,佔全體的13%。這些中學生的問題包括「父母不在家時跟男朋友在家裡發生關係,驗孕出現陽性反應」、「我的生理期遲到了」、「墮胎手術該怎麼做」、「不確定第一次發生關係時有沒有避孕成功」等。其中大部分是女學生,也有少部分男學生利用了「妊娠相談」,院方則由護理師與助產師回答求助者的疑問。

若與往年相比,2019年慈惠醫院共有515件「妊娠相談」,其中有58件(約11%)是中學生,2018年則在555件中有52件(約9%),今年利用這項服務的未成年人確實來到歷史新高。《每日新聞》指出,院方只將回答詳細年齡的適當諮商者計入中學生,要是回答「十幾歲」就不會被列在其中(因為不確定是不是大學生),因此中學生的比例應該比帳面上更高。副院長蓮田健擔心,日本因為新冠疫情停課的時間長達3個月,可能會有更多學生不慎懷孕。

慈惠醫院的新生兒諮商室室長蓮田真琴則表示,要是學校放起長假,或者在黃金週這樣的假期之後,來自中學生的「妊娠相談」往往都會增多。蓮田真琴說,很多人誤以為只要有戴保險套就能百分之百避孕,她也呼籲有需要的女學生不需一個人苦惱,可以盡量利用醫院的相談窗口,「只有自己才能保護自己,有任何擔心的地方都可以跟我們談」。

除了熊本市的慈惠醫院之外,兵庫縣神戶市北區的24小時懷孕諮詢管道「小小生命之門」(小さないのちのドア)也對《每日新聞》表示,今年4月的諮詢者暴增為89人,約為往年同一時間的3倍之多。而且平時的諮詢者通常都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隨著新冠疫情升高,3月起不但諮詢人數直線上升(原來每個月約二十多人,3月增為46人,4月增為89人),約有7成都是十幾歲的孩子,其中甚至有因為打工的地點停業,為了生活費與零用錢只得淪為雛妓的例子。

位於三重縣桑名市的非營利組織「MC支援中心」也設有「妊娠相談」窗口,負責人松岡典子說,目前因為學校停課、社團活動也全面取消,來自社群網站的陌生誘惑對孩子們來說非常吸引人,學校應該設法跟孩子們保持聯繫。東京都東久留米市的社團法人「全國妊娠SOS網路」,也持續對非預期懷孕提供資諮詢,負責人赤尾作美認為,公部門對於十幾二十歲的年輕人提供的諮詢體制不夠完善,在日本各地目前仍處於緊急事態的情況下,有需要的女性不容易前往醫療機構或保健中心求助,公部門除了應該設置電子郵件或社群平台,更應該對狀況緊急的女性採取更積極的支援措施。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