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中率先挺進武漢疫區 英國《每日電訊報》專訪台灣專家莊銀清:官員一句話使我確信「人傳人」已發生

2020-05-08 08:10

? 人氣

中國湖北省武漢去年底傳出神秘的「不明肺炎」疫情,為了解實際疫情與防疫需求,我國於1月12日派出疾管署「傳染病防治醫療網」指揮官莊銀清以及防疫醫師洪敏南前進疫區,兩人在1月13、14日赴武漢疾控中心及醫院實地查訪。如今,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全球確診人數已逼近400萬、奪走超過26萬條人命,兩人也被視為中國外首批造訪疫情「原爆點」的醫學專家。

英國媒體《每日電訊報》(The Telegraph)6日刊登莊銀清的獨家專訪,他於訪問中暢談在武漢的現場觀察,更首度披露中國官員早在1月13日便坦言病毒「不能排除有限度人傳人」—這種說法甚至在隔日還被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推文駁斥。而直到整整一星期後的1月20日,中國抗疫權威鍾南山才在官方媒體首次證實病毒可以人傳人。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每日電訊報》指出,這可能是中方第一次向外界承認病毒具有人際傳播的可能性,莊銀清、洪敏南1月15日返國後向疾管署證實病毒人傳人的隱憂後,我國政府也加緊防疫工作部署,於1月20日開設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啟動相關防治措施時,也始終納入「人傳人」的可能性。截至5月7日止,台灣累計確診病例僅440起、6人病故,莊銀清的早期示警功不可沒。

柳營奇美醫院榮譽院長莊銀清,是疾管署南區傳染病防治醫療網指揮中心區指揮官(取自奇美醫院官網)
奇美醫學中心柳營院區榮譽院長莊銀清,是疾管署南區傳染病防治醫療網指揮中心區指揮官(取自奇美醫院官網)

莊銀清是奇美醫學中心柳營院區榮譽院長,同時擔任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也是疾管署南區傳染病防治醫療網指揮中心的區指揮官。他告訴《每日電訊報》,台灣醫界早在去年底便透過社群媒體得知武漢傳出「神秘肺炎」的消息,而經歷SARS的慘痛教訓,台灣對傳染病疫情嚴陣以待,疾管署於1月6日向中方提出赴武漢現場了解實際疫情的要求。莊銀清記得很清楚,他在1月11日總統大選當天接獲通知,隔天深夜就出發飛抵武漢。

1月中旬:病毒是否人傳人?WHO說法自相矛盾

「當被告知要去武漢時,我很清楚自己此行的職責所在:了解患者會出現什麼症狀、診斷及治療方法、預後與副作用,但最為重要的是病毒的傳播方式,」莊銀清告訴《每日電訊報》:「我們非常想搞清楚這些病例是如何傳播,他們是怎麼感染上這種疾病。」

將時間點回推至兩人赴武漢訪查的1月中旬,中國官方當時僅通報41起確診病例,WHO1月14日先在記者會上表示新冠病毒「可能」有「有限度」人傳人情形,主要是家人間的小規模群聚感染。亦即同日的推文卻又推翻「有限人傳人」的說法,改稱:「對於在中國武漢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根據中國當局的初步調查,並未發現病毒人際傳播的明確證據。」

莊銀清表示,他和洪敏南以及來自港、澳的共計10名專家,13日在武漢市疾控中心聽取疫調資訊,與會者包括武漢市、湖北省以及北京中央政府的衛生官員,隔天則前往被指定收治武漢肺炎病患的金銀潭醫院,向前線醫師了解病患症狀,但未實際見到病患。

莊銀清說,根據中方'當時的報告,41起確診案例中有28人曾到過華南海鮮市場,也就是有近三成(13例)病例沒有海鮮市場暴露史,尚未掌握實際感染源,武漢當局卻也沒有追蹤他們的旅遊史及接觸史。

關鍵案例:武漢不願承認人傳人 北京官員當場打臉

莊銀清指出,在其中一起夫妻皆感染的家庭群聚案例中,太太行動不便、並未去過海鮮市場,專家也紛紛質疑起她遭到丈夫傳染的可能,武漢當地官員起初仍試圖否認人傳人一事,卻遭中央衛健委官員「打臉」。根據莊銀清引述,中央官員當時說:「為何要告訴他們舊的結論?現在的結論是『不能排除有限人傳人』。」

「這個資訊對我來說非常重要,」莊銀清認為,那位中央衛健委官員至少肯定了有限人傳人一事,「在我看來,這絕對就是人傳人,根據我過往經驗研判,不太可能只有41個病例,我的下一個想法是(實際)疫情規模有多大?」

莊銀清回憶,中方當時不斷邀約他們出外觀光,但一直遭莊銀清婉拒:「除了在外開會,我一直試圖待在旅館內,因為我不知道旅館外頭有多危險......在那個時候,沒有人戴著口罩,也沒人使用酒精噴霧。」

武漢爆發肺炎疫情封城,引起不少在中國台商的恐慌。(美聯社)
武漢爆發肺炎疫情封城。(美聯社)

「當時中方還稱,等到疫情過後『春暖花開』,我們可以在武漢或台北開會討論這場傳染病,」莊銀清坦言,即使他已意識到疫情不容樂觀,也沒想過會發展到如此嚴重的程度,「他們或許也是這麼想,很顯然地,他們希望自己能控制住疫情,但我不確定他們的真實想法。」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