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容易被威脅出賣情報?40年「同志大清洗」黑歷史 加拿大建紀念碑記住LGBT受害者

2020-05-04 15:10

? 人氣

2016年7月,加拿大總理杜魯道參加多倫多同志大遊行(資料照,美聯社)

2016年7月,加拿大總理杜魯道參加多倫多同志大遊行(資料照,美聯社)

「是的,我是同志。」時年21歲的加拿大海軍通訊兵羅斯坦承自己性向後,被迫面臨2個選擇:自願接受榮譽退伍,若留下就是被撤銷接觸機密資料的權限,最後他選了前者,而他是加拿大史上「同志大清洗」事件的數千名受害者之一。對於這起歷史憾事,加拿大總理杜魯道2017年公開向受害者致歉,國家首都委員會則在2020年1月批准,在國會山莊西邊建立紀念碑。

同志易受蘇聯黑函威脅?

「同志大清洗」(gay purge)發生在1950年代至1990年代,加拿大公務員、軍人和皇家騎警成員,因為性向而遭到辭退、開除。加拿大卡爾頓大學(Carleton University)歷史學家詹泰(Patrizia Gentile)指出,當時的冷戰氛圍下,歐美國家認為同性戀者具「懦弱特質,使得他們相對脆弱,並受到蘇聯黑函威脅」,但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加拿大軍公職人員因外國要脅而洩露國家機密。

加拿大皇家騎警(RCMP)在「同志大清洗」期間成立特別小組,監控全國同志酒吧,透過威脅方式獲取身為LGBT族群的軍公職人員姓名,但因費時耗力,因此在1960年代與心理學家合作,製造聲稱能辨識同性戀的「水果機器」(the fruit machine),即讓受試者後躺的椅子,藉由播放情色圖片來測試血壓和瞳孔變化,以此判斷是否為同性戀。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參加多倫多同志大遊行。(美聯社)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參加多倫多同志大遊行。(資料照,美聯社)

老杜魯道:國家管不著人民房事

儘管杜魯道(Justin Trudeau)的父親、時任加拿大司法部長老杜魯道(Pierre Trudeau)1967年提案,表明「國家管不著人民的房事」(There’s no place for the state in the bedrooms of the nation),而加拿大1969年通過修法,反對歧視同性戀,但「同志大清洗」仍持續近1/4世紀,直到因性向而被開除的女憲兵道格拉斯(Michelle Douglas)提出訴訟,才讓整個事件在1992年徹底結束。

1989年,道格拉斯經過2天審問後,坦承自己是同志,結果遭到革職,隨後提告。現在身為「LGBT清洗基金會」(LGBT Purge Fund)執行長她2020年1月告訴《紐約時報》,當年審問她的人員不僅讚揚清洗政策,「他們還想惡魔化、嘲諷、羞辱任何他們認為是同志的人」。她還說,由於許多男同志自殺或死於愛滋病,因此今日的男女同志受害人數不成比例。

政府公開檔案速度令人失望

羅斯(Todd Ross)告訴《華盛頓郵報》,當他因性向被迫選擇退伍時,他的退伍津貼也沒了,這讓他感到恥辱,因為「沒有符合國家對他的期許」,甚至有過自殺念頭,且多年以來,他以為自己的遭遇是特例,事實上並非如此。LGBT清洗基金會要求政府公開當年資料,「速度慢得令人失望」,道格拉斯說,在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前,約11000頁的檔案,政府只給了271頁。

2015年當上加拿大總理的杜魯道,2017年為迫害LGBT族群的黑歷史在國會致歉,「你們有專業能力且愛國,更重要的是,你們是無辜的,你們的犧牲應獲得正義與和平......你們受到不當對待,這是我們的集體恥辱......這個道歉等太久了,許多受害人已不在人世,聽不到這些話,我們真誠感到抱歉」,而杜魯道當時還流下淚水。

建紀念碑 文化部長:反省黑歷史

主管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公共場所的國家首都委員會(National Capital Commission)2020年1月批准,在國會山莊西邊可容納約2000人的空地,建立紀念這段歷史的國家紀念碑。加拿大文化部長吉博(Steven Guilbeault)表示:「這個紀念碑讓加拿大人反省這段黑歷史,同時讓我們邁向每位加拿大人都受到尊重的未來。」

這座紀念碑預計2024年完工,估計花費560萬美元,經費來自加拿大政府2018年設立提供受害者的基金。與羅斯、道格拉斯遭受相同待遇的前女兵羅伊(Martine Roy)向《華盛頓郵報》表示,杜魯道為這段歷史道歉,是她人生中「最震驚的時刻之一」,已經結婚有2個孩子的她強調:「我們與其他人一樣,因為我們與其他人毫無差異。」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