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終審法官由總統特任 就接近人民了嗎?

2017-04-29 07:50

? 人氣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分組會議開會迄今才滿月,就有兩位代表退出。(蘇仲泓攝)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分組會議開會迄今才滿月,就有兩位代表退出。(蘇仲泓攝)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分組會議舉行才「滿月」,就先後有台大教授林鈺雄、律師代表陳重言宣布退出,包括檢改會和法官論壇都有人公開呼籲檢察官或法官代表退出國是會議,兩人退出會議的理由相近,基本不出幾個重點:一是國是會議定位不明,二是議題超載委員超限,三是院檢之爭各取有利之所需,四是籌委黑箱違反程序正義與規則。林、陳兩人退出的「風暴」會不會擴大,尚難定論,不過,難免讓進行中的司改國是會議蒙上陰影。

司改國是會議決議是否具有拘束力?不是籌委說了算

持平而論,林、陳之言有合理有未必合理之處,比方說,這次會議到底要不要討論死刑問題,早在第一次籌委會議就已經述明不討論,不討論到底合不合理?可以探討,然在社會歧見仍然巨大之際,存而不論未始不是一個辦法,畢竟司改議題真的既多且廣,陳重言律師若認為不談死刑,這次會議就失去意義,那應該在第一次分組會議後就即時退出;此外,議題超載而委員超限,這在各界代表同意擔任委員之際,應該就有心理準備,不要說議題是否超載,單單要各界意見領袖要排開自己的時間,參加每次至少四小時的會議,確實是非常大的負荷,同樣的,這也應該在應允出任委員與否前就有答案的。

20170308-司改國是會議上午召開第三分組第二次會議,圖為分組委員林鈺雄。(蘇仲泓攝)
司改國是會議分組委員林鈺雄,宣布退出會議。(蘇仲泓攝)
 
但是,司改國是會議到底承載多大的任務?所有決議是只提供諮詢性質?還是對立法院未來的修立法有拘束力?以一九九九年的全國司改會議而言,其決議汗水充棟,有的即刻實施,比方法,司法官終身優遇,再比方說法律明定檢察官為司法官的定位;有的就遲遲無法落實,比方說訴訟制度金字塔化,直到十七年後的今天,再重回國會會議的議程。說穿了,再有拘束力,立法院不通過修立法案就形同廢文,這個情況不只國是會議,連大法官會議的釋憲案,宣告違憲而必須修法的案件,同樣經常曠日廢時。這個國會議事的政治現實,不會因為總統換人換黨做,或司改會議變成國是會議,就能輕易改變。

檢察官是不是司法官 十七年後還要翻案?

至於爭執中的兩個「暴風眼」,檢察官定位與終審法官選任程序,「人民的司法」有多大關係?先從檢察官定位談,這次會議開始之初,就隱隱有院檢之爭,不要說林鈺雄教授被分組委員會召集人點名批評,連捍衛檢察官為司法官的法務部長邱太三都被認為「來亂的」,前面已經述及,檢察官在法律明文確立為司法官,就是十七年前全國司改會議的「結論」,當時會有此決議,就是希望減少行政(政治)對檢察官的干預,十七年後政治到底是否已經完全不干預或減少干預了呢?從立法院長、政黨黨團總召能跟檢察官打電話「關心(說)」個案,而且無法可究辦為例,即可印證。當年確認檢察官為司法官,如今翻過歷史回到舊制,能不能至少拿出一個說詞,或一個配套,確認政治之手伸不進檢察體系。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