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思書齋】食品業沒說的真相:咖啡並沒有讓你的腦袋更清楚

2017-04-16 11:35

? 人氣

每天早上一定要先來一杯咖啡才可以工作。(取自pixabay)

每天早上一定要先來一杯咖啡才可以工作。(取自pixabay)

我每天早上都要喝一杯濃奶茶,茶包一定要用兩包香味特濃的鍚蘭紅茶,要不然一日之初會感到很失落;用過午餐昏昏欲睡時,為了處理繁忙的工作,於是泡杯濃杯或喝罐特濃咖啡,精神往往能隨之一振。在一些不方便飲食的場合,或不容易買到提神飲料時,恨不得能直接服用或註射咖啡因進體內。

這聽起來和吸毒沒啥兩樣,分明就是個癮君子的行為,可是不用害怕,即使在條子伯伯面前抖著把咖啡因產品吸入體內,也不犯法吧。咖啡和茶已是不少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必需品吧,如果禁止這些提神飲料,很多國家GDP恐怕會立馬重挫打個至少八七折吧。

《無所不在的咖啡因》(取自The Sky of Gene)
《無所不在的咖啡因》(取自The Sky of Gene)


也有重咖啡因癮的作家墨瑞.卡本特(Murray Carpenter)為探究咖啡因如何和為何在飲料中幾乎無所不在,他到中美洲的咖啡莊園、中國的人造咖啡因工廠、紐澤西的提神飲料製造商去冒險,也走訪了上班族、學生、馬拉松選手、海豹部隊等等咖啡因的常客,在《無所不在的咖啡因:史上最合法、最有氣質、最普及的藥物》(Caffeinated: How Our Daily Habit Helps, Hurts, and Hooks Us )中探討咖啡因的濫用。他還發明計量咖啡因攝取量的標準方法。
 

《無所不在的咖啡因》(取自The Sky of Gene)
《無所不在的咖啡因》(取自The Sky of Gene)

《無所不在的咖啡因》爆了不少料。美國食品業尤其是飲料業為了合法讓顧客感覺良好並且上癮,還真是無所不用其及,許多軟飲料在標示不清的情況下加了咖啡因,更甭提千奇百怪的提神飲料和能量凝膠等等,真是令人佩服美國商人的創意。美國政府也非由始至終放任食品業無限制地在飲料中加咖啡因,美國咖啡因飲料的始祖可口可樂,就在咖啡因問題上和政府大鬥法,小幅退讓後美國歷經小政府時代也放鬆了監管。美國食藥署現在主要是打擊咖啡因口香糖,還有可以讓青少年開趴嗨整晚的咖啡因酒精飲料。

《無所不在的咖啡因》指出,奧運會原本也有嚴加管控運動員的咖啡因攝取量,後來有些體育運動會也逐步放鬆管制。這其實是個灰色地帶,如果說有運動員吃咖啡因藥片而取得好成績,會覺得是耍賤,可是如果是喝了兩大杯濃咖啡上場就給了人不同觀感吧。我不認為喝咖啡讓工作或運動上的表現更好有什麼不對,畢竟它是天然存在的,而且喝咖啡、茶、可可也是我們文化的一部分,需要檢討的是標示不清。 

咖啡,為何能讓人保持清醒呢?原來,是因為咖啡因的分子形狀和腺苷很相似。而腺苷對中樞神經系統有抑制作用,和受體結合時會抑制某些神經傳遞物質的釋放,具有安眠鎮靜的效果。而咖啡因與腺苷有拮抗作用,咖啡因也會和腺苷的受體結合,競爭的結果讓腺苷在旁乾瞪眼,因此就不會有安眠鎮靜的效果。咖啡因,嚴格來說並非讓人更清楚,只是讓人不嗜睡而已。 

其實我也不是很能喝咖啡或茶,高中時一喝茶或咖啡就會心悸,唸大學時來台灣看到不少新奇的茶飲料,沒想到患了胃潰瘍,只要一喝茶或咖啡就胃出血,屢試不爽、試了就不爽。所以我不得不徹底戒除茶和咖啡;在美國唸博班也學人家喝星巴克咖啡,只不過一定點去咖啡因的。直到有一次酷暑難耐時開著冷媒漏光的車去朋友家喬事情,熱昏了之去買了特大的星冰樂,喝完後突然覺得好嗨,才發覺原來忘了交待要去咖啡因了,想到美國貴到令人傾家蕩產的醫藥費,心就涼了一半,一點也不覺得熱了⋯⋯

那次以後,我才發現我又能喝含咖啡因的飲料了,於是我開始過白天咖啡提神、晚上喝酒消愁的日子。後來愈喝愈多,提神效果就愈來愈差,才稍微節制。為何我對咖啡因變得沒那麼敏感了,原因為何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為美國太多飲料加了咖啡因,一大堆汽水就是,於是不知不覺中攝取愈來愈多的咖啡因而不自覺,久而久之身體就適應了吧。現在我只是天黑後不能再飲用任何含咖啡因的飲料,否則會失眠,只要太陽還沒下山,幾乎可以無限暢飲。

從完全不能喝茶和咖啡到白天可以暢飲,感覺非常好,除了提神醒腦,生活中也多了品茶和咖啡的樂趣。不過咖啡因對人體是否有害,一大堆的證據都互相矛盾。有次我用新科學發現勸家人不要吃某種食物,他們就暴走了,直斥說我們搞科學的,今天在新聞上說喝咖啡有害,過幾個月又一個新聞說有益,過幾個月又一個新聞說有害,過幾個月又一個新聞說有益,過幾個月又一個新聞說有害,過幾個月又一個新聞說有益,過幾個月又一個新聞說有害,過幾個月又一個新聞說有益,過幾個月又一個新聞說有害,過幾個月又一個新聞說有益,過幾個月又一個新聞說有害,過幾個月又一個新聞說有益,過幾個月又一個新聞說有害,過幾個月又一個新聞說有益,過幾個月又一個新聞說有害⋯⋯

看到以上的文字你是不是也想暴走,可這卻是許多民眾平時就在面對的,搞得我們科研工作者自己也很亂,因為所謂的有害有益往往看你測量的是啥,而且統計上也常常剛好顯著而已,真的很難下定論,可是卻造成聽聞者的困惑。

為什麼會出現關於咖啡這麼多相互矛盾的證據?長期大量的科學研究還是有所進展,讓我們更能瞭解箇中奧妙。科學家現在發現,答案可能是出在我們的基因。 為何有人只要喝了一杯咖啡,就會特別興奮甚至焦燥,有些人連喝好幾杯仍昏昏欲睡,一種酶的基因CYP1A2決定了我們身體分解咖啡因的速率。CYP1A2基因的一個變異能使肝臟很快地代謝咖啡因。

如果有了兩份「快」變異的基因,身體代謝咖啡因的速度,約為有兩份「慢」變異的人的四倍。40%的人帶有兩份「快」的基因變異,所以是快代謝者。約45%的人同時具有緩慢和快速的變異,而15%的人攜帶兩份緩慢的版本。 心臟病發作風險的提高,僅出現在慢代謝者身上;對快代謝者而言,喝咖啡反而對心臟有保護效果。在高血壓也看到類似的現像,慢代謝者嗜咖啡則會提高罹患高血壓的機會,快代謝者則相反。對運動員的效果也類似,有「快」的基因變異的運動員更能獲益。

其實,對無咖啡不歡的人們來說,咖啡能否影響健康的問題真的不重要,更關鍵的是你有多需要它吧? 這世界上最好有完全有益無害的食物。我有朋友幾乎不能喝含咖啡因的飲料,像我年輕時一樣,其實我們身體就會告訴我們什麼東西該碰不該碰。只要不太過敏感,咖啡因不像菸酒會影響旁人或造成公共危險,所以應該是生活樂趣來決定是否要喝咖啡或茶,凡事只要別過猶不及應該就不至於弊大於利,別搞得吃啥喝啥都要由科學論文來左右吧。
 

*轉載自The Sky of Gene,原標題為〈史上最無所不在的咖啡因〉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貞祥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