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延丁專欄:在未知的行程裡隨波逐流─走台灣路看民主之所在

2017-04-16 06:50

? 人氣

走台灣路,看民主之所在;讀台灣人,看民主之所來。圖為剛進阿朗壹一群人還算中規中矩的合影。(寇延丁提供)

走台灣路,看民主之所在;讀台灣人,看民主之所來。圖為剛進阿朗壹一群人還算中規中矩的合影。(寇延丁提供)

沒心沒肺放出大話要徒步環島。我一切都好,不管不顧向前拱,精神依舊大拉拉心臟依舊大哈哈,卻把朋友的小心肝嚇到不行。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朋友多了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就不說了,只說壞處。各種叮囑各種未雨綢繆麻煩多得很,有人婆婆媽媽硬要把她不限流量吃到飽的網卡送我——「嘿嘿嘿嘿你已經晚了,兩天前剛有人買單送了我吃到飽的4G卡」。

還有人幫我建網站開公號早早甚至還有個臉書群組「扣子環台應援團」,事先提供各種資訊與服務,各種擔心關心各種皇帝不急太監急。

這邊廂沒心沒肺地上路,總覺得吉人自有天相老天餓不死瞎家雀兒。上路前各種逼迫之下假裝很認真地寫了一個逐日行程單,其實實話實說,我對自己能不能遵守這個「作息時間表」一點兒信心都沒有。

果然,上路之後行程就一變再變,有人承受能力告急大暴龍沉不住氣啦:「我有點兒焦慮,扣子的行程又掌握不到了哈哈」。

看到這話的時候我正跟著白沙屯媽祖去進香,各種不亦樂乎忙得根本顧不上回應,很快有人出來承認錯誤,美雅表示非常抱歉:「對不起我這幾天排了發給大家。」瓊齡忒不厚道不僅看熱鬧還說風涼話:「哈~醬很適合打遊擊戰,無論敵我都掌握不住行蹤。」大暴龍更加抓狂試圖找到元兇:「記得扣子曾經答應『公開』行程的啊」——嘿嘿嘿嘿我陰險地笑笑笑……

其實,不是故意拿朋友尋開心,因為我實在不是自己的主人。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公民記者大暴龍是大埔事件活躍分子,瓊齡專長國際志願服務與志工培訓,美雅的方向是南臺灣社造,非要給我網卡的是「人權公約聯盟」的怡碧,搭建網站的是開拓的淑芳……我接觸的朋友差不多,都有一份匪夷所思的履歷。

朋友多了有好處也有壞處,最大的壞處還不是他們的無微不至,在同溫層裡互相取暖很舒服,但也被這個圈圈限制、被框定了。

生活在臺北,我對臺灣的瞭解是從書本上來的,來自專家學者,我接觸到的,是社運領袖、活躍組織、積極公民,慢慢發現就算是很接地氣的基層論述和紮根社區的機構,也都是知識人出於理想理論理念,自上而下服務社會動員社會組織社會。

以自己半輩子底層生活經歷和二十幾年一線公益積累和民間社會觀察,我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中國」,最基層的中國人的活法,他們面對的問題,有沒有組織動員的可能、以及組織動員的方法與技術細節。我相信一定也有一個「不一樣的臺灣」。那麼,作為一個外人,我如何才能觸摸到這樣的臺灣呢?

所以才會有徒步環島這樣的想法,「走臺灣路,看民主之所在,讀臺灣人,探民主之所來」。被臺灣人引以為榮的「民主」,是個大詞,我想看看跟普通人衣食住行有什麼關係,當我離開臺北走出去,用雙腳丈量這片土地,也就是走出了原有的認知路徑與生活圈子,有機會接觸不同地方不同的人,既看民主跟他們有什麼關係,也看他們跟民主有什麼關係。「民主化進程」也是個大詞,我想看看這些人現在的生活狀況聽聽他們父輩祖輩的故事,看普通人的生命與民主化進程有什麼關係,又能如何作用於這樣的進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