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柯文哲的問題不在失言而在心態

2017-04-10 07:10

? 人氣

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問題或許不是失言,而是心態。(陳明仁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問題或許不是失言,而是心態。(陳明仁攝)

柯文哲擔任台北市長以來爭議不斷,最近出訪東南亞,一席反對「去蔣化」、說「台灣現在最大問題就是我看你不順眼就要把你幹掉」的談話,更是沸反盈天,綠營群情激憤。有人指柯是因被蔡英文禮讓,為了連仼而刻意討好深藍。有人指柯是失言。但真正問題恐怕不是選戰權謀或失言,而是柯的心態就是如此。看到柯文哲對毛澤東的崇拜,又自比為酷吏及雍正皇帝,他的權威人格是毫無疑問的。而權威人格會因崇毛而崇蔣,進而反對「去蔣化」,並不令人意外。

什麼是權威人格?就是習慣且內化家父長制後的一種崇拜權威、服從權力(乖、順民)、模仿權威(如視毛及蔣為英雄)性格;表現出保守、僵化(非反省性)、剛強(支配與服從關係)等心態。例如柯文哲自評上任第一年的民調,承認他每個動作都會讓民調下跌,包括路邊停車格收費、微笑單車前30分鐘免費取消、停發重陽敬老金、(公車及捷運研擬漲價)等。但他卻認為重點是民調要能夠回來,不能因民調下跌而不敢去做該做的事。他並說,過去台灣政治進步太慢,就是因為每個人太關心民調。

把關心民調視為政治進步太慢的原因,把苛扣小民視為該做的事,這就是權威人格的展現。一位小市民投書稱:「柯市長這個省、那個省,都是省小錢,與龎大的市政預算相比,只是杯水車薪,起不了大作用,反而給人小鼻子小眼睛之感。照顧基層市民是市政府存在的價值,在台灣所得分配極端惡化下,基層市民是最弱勢的族群,有關的公共設施不但不應漲價,還應下降或免費。反而各種弊案動輒造成市府數百億損失,市府該省的是這種無謂的浪費才是。」不找大戶而找小民,或輕縱大戶而苛扣小民(台北中山地下書街也是奪走小民,包給誠品),沒有比這更差的權威人格了!

另一個例子就是「去蔣化」爭議。認為柯文哲講這種話是出自失言或選戰權謀的人忘掉了,早在兩年前蔣介石銅像存廢第一次引起重大討論時,柯文哲就已表示,不會主動去拆蔣銅像,因為「大家有不同的過去,但有共同的現在和未來。要走向共同的未來,第一步就要尊重彼此不同的過去。」他個人的立場是,「銅像的存在並非精神上的屈服,而是我們終於可以超越歷史,作自己的主人。」「歷史就是歷史,留著就好,不用太刻意處理。」當被問到近年228常有蔣銅像被破壞的事,他更說:「如果以前我們不喜歡別人把思想加諸我們身上,我們覺得不喜歡,我們今天也不要以這種態度去對待別人。」

2015年初的柯文哲躊躇滿志,絕對不是因為選戰權謀而反對拆蔣銅像,而是基於他以上思想及情感。這樣的思想及情感會由反對拆蔣銅像發展到反對「去蔣化」,完全合乎邏輯。雖然連年輕的時代力量發言人吳崢都曉得柯文哲錯誤,告訴他:「柯市長,你真的不了解轉型正義。去蔣並不是要消滅和蔣有關的一切事物,而是要去除過去蔣家透過獨裁統治強加在社會上的個人崇拜價值和威權價值,還原歷史真相,給予統治者應有的評價。這是一個民主社會在面對過去(獨裁迫害)的歷史時本就該有的態度。」但柯文哲偏偏沒有這種民主社會的反省心態及轉型正義心態。

對柯文哲來說,歷史就是歷史,不必刻意處理(他其實是刻意不處理),銅像的存在反而顯示我們可以「超越歷史、作自己的主人」。這除了證明是他對蔣毛的崇拜以外,很難理解「不處理就是處理」「屈服就是超越」「奴隸就是主人」的柯式思維能說服任何有常識的人。事實上,這種思維正是歐威爾筆下《一九八四》書中老大哥的思維。「權威人格」被描述為具備潛在反民主及法西斯傾向,一方面對威權保持絕對服從與祟敬,另方面從這種崇敬與模仿中建立自己的優越感。在柯文哲身上,這些特質完全應驗。

民主社會中還有人自居為酷吏、雍正,辱罵下屬及同事,把他們操得團團轉,這是權威人格。而柯文哲反對「去蔣化」的言論被許多綠營知名大老指正後,他不只沒有改變作風,還針對近日蔣介石逝世週年某山區銅像被獨派團體斬首的事說:「這樣做,台灣有更團結和諧嗎?我們用很大力氣讓整個台灣團結和諧在一起。我出訪東協後,更體認到台灣要在世界存活已很艱辛,台灣自己竟還打成一團!」言下之意,追求轉型正義的人(雖然有些人的手段不足取)反而是破壞團結和諧的人,而連市府人和都搞不好(人才紛纷求去)的人卻是「讓整個台灣團結和諧在一起」的人。

20170228二二八中樞紀念儀式後.也是受難家屬的台北市長柯文哲.到台北二二八紀念館參訪「二二八事件70周年暨台北二二八紀念館開館20周年紀念特展」.(陳明仁攝)
二二八中樞紀念儀式後.也是受難家屬的台北市長柯文哲.到台北二二八紀念館參訪「二二八事件70周年暨台北二二八紀念館開館20周年紀念特展」.(陳明仁攝)

柯文哲的言行矛盾及反差,一位大學教授投書一語道破:「柯市長既稱斬首銅像無助於社會團結和諧,那他何不一紙行政命令,通知各機關學校趕快將銅像移走?以前的政府既可以下一道行政命令,通知各機關學校竪立銅像,現在的政府為何不可以移走銅像?柯文哲不做,不但銅像繼續被斬首的命運無法避免,對蔣家人也是一種心理傷害,這樣有助於社會和諧團結嗎?柯文哲有看過德國有希特勒銅像嗎?有看過俄羅斯與東歐有史達林銅像嗎?」

這種不面對轉型正義又不真正推動團結和諧(學習南非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的矛盾,就是弗洛姆所說的「逃避自由」,是權威人格或獨裁人格的症狀。弗洛姆問,自由是否會成為一種負擔?一種過分沉重、使人們不能承擔的負擔,因而人們竟企圖逃避它?他的答案是「是」。看看柯文哲今年228紀念日的致詞,大家就知道何謂「逃避自由」了!

他說:「身為228受難者家屬,228是我很難面對的日子。每每憶及先祖父所遭遇的時代悲劇,目睹父親所承受的悲傷與遺憾,這個日子的來到,都會引起我的焦慮和不安。」「台灣歷經3次政黨輪替,民主逐漸鞏固。但台灣社會在這一天依然爭執對抗,甚至引起更多人想以冷漠丶遺忘來打發這些爭執。」「如何處理這段不幸的歷史,讓大家走向共同的未來?我們應當採用一種正面的態度,面對問題、解決問題,也預防問題在以後的日子再出現,而不是製造更多的問題來困擾彼此。 」

「只有受害者,沒有加害者」的228可以寬恕但不能遺忘、有真相才有和解。這是處理228的「正常」態度,也是「面對自由」。但柯文哲卻是「很難面對」、「焦慮和不安」、「想以冷漠及遺忘來打發」,而且反對「製造更多問題來困擾彼此」。從他反對拆蔣銅像、反對「去蔣化」,已經清楚顯示他不贊成轉型正義,認為這是「製造更多問題」;也就是他已不自覺選擇「逃避自由」,而非「面對自由」了!

「逃避自由」的柯文哲,問題不在失言而在心態。他的權威人格(如苛扣小民、辱罵下屬、崇毛崇蔣等)在主政第一年已充分展現。現在雖因爭取連任而改採較親民作風,但一旦連任成功,「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只會變本加厲。民進黨是不是該再次禮讓柯文哲,確實值得斟酌。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