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登山專文:簡又文筆下的太平天國不是階級鬥爭,是民族革命

2020-04-03 05:40

? 人氣

簡又文(見圖)是首先利用西文資料以研究太平天國的中國學者。他從太平天國時期出版的英文報紙雜誌,如《華北先驅周刊》和其他出版物中蒐集了許多資料,加以翻譯利用,大大開闊了史學界對太平天國的認識。(圖/新銳文創提供)

簡又文(見圖)是首先利用西文資料以研究太平天國的中國學者。他從太平天國時期出版的英文報紙雜誌,如《華北先驅周刊》和其他出版物中蒐集了許多資料,加以翻譯利用,大大開闊了史學界對太平天國的認識。(圖/新銳文創提供)

簡又文(1896-1978)一生多釆多姿,跨足政、軍、學三大領域,詳情可見新編《簡又文回憶錄》,在此就不再贅述。其中最為人所稱道的是他用力甚勤,終身不懈於太平天國的研究,以一人之力完成了《太平天國全史》與《太平天國典制通考》兩部大書,從縱橫兩個方面收羅了有關太平天國的絕大部分史料,而其所發議論亦有不少獨到之處,被學界公認為當代太平天國史權威。

洪秀全於一八五一年一月十一日(道光三十年十二月初十)在廣西金田起義,定國號為「太平天國」,自太平軍起義後,瞬即獲得各地人民響應,不久席捲不少省分,定都南京。其後因為其中諸王內鬨,及清朝獲得列強的支援,太平天國終在一八六四年被滅亡,歷時十四年之久。在晚清數十年中,太平天國的史蹟和史料被視之為禁忌,焚毀破壞得蕩然無存,許多重要的文獻、文物甚至被外國人帶到他們的博物館中。例如上世紀三十年代,學者蕭一山從英國大不列顛博物館帶回多種太平天國印書及有關文獻,而學者王重民在英國劍橋大學發見太平天國官書十種,這些都成為日後研究太平天國極重要的史料。

洪秀全(圖/維基百科)
洪秀全畫像。(圖/維基百科)

研究太平天國史的鼻祖,首當推巴色會(即今日崇真會)教士韓山文牧師(Rev. Theodore Hamberg),他早在一八五四年就據洪仁玕述辭寫出《洪秀全之異夢及廣西亂事之始原》(The Visions of Hung-Siu-Tshuen and Origin of the Kwang-si Incurrection)出版,這書是研究太平天國初期歷史最重要的史料,最爲可信,簡又文說他曾搜尋十餘年而未得。直至八十年後(一九三四)他在燕京大學任教時的同事洪業(煨蓮)敎授以英文原本交其翻譯,他改題為《太平天國起義記》,於一九三五年出版。其後他將譯文及以前譯著有關太平史料之作九篇,彙編爲《太平天國雜記》,這是他研究太平天國史的第一本著作。其實簡又文研究太平天國的起因,始於他在美國芝加哥大學讀神學的時候,得著老師的指導和提點,以致終身以研究太平天國為職志,並且採用「聖經批評學」的方法去研究太平天國史,所以在史學方法應用上較為新穎和突出。

簡又文自一九三九年起立志撰述太平天國全史,一九四四年出版的《太平軍廣西首義史》即為全史寫作計畫中的第一部。《首義史》出版後十八年,《太平天國全史》印行。太平一朝之始末和大事,於此得有系統之陳述。他的另一巨著《太平天國典制通考》,內容更加豐富精詳,對太平朝典章制度思想政策之考證研究,允稱賅備,對太平天國宗教的研究,尤為深入,該書史學價值更出《全史》之上。一九六五年他則綜合《全史》和《典制通考》以英文寫成《太平天國革命運動史》(The Taiping Revolutionary Movement)一書,一九七三年由耶魯大學出版社發行,該書在英語世界影響極大,一九七五年並榮獲美國歷史學會費正清獎(The John K. Fairbank Prize)。

簡又文是首先利用西文資料以研究太平天國的中國學者。他從太平天國時期出版的英文報紙雜誌,如《華北先驅周刊》(North China Herald)和其他出版物中蒐集了許多資料,加以翻譯利用,大大開闊了史學界對太平天國的認識。他反對用階級鬥爭觀點研究太平天國,否認太平天國的農民革命性質。他對太平天國極抱同情態度,認為太平天國是民族革命運動,兼有宗教革命和政治革命的意義,其目標是要改革一切傳統的舊制度,並認為這樣的大計畫不特為中國歷史所未見,即在世界歷史中亦佔重要而光榮之一章。

1964 赴美耶路大學研究院作書前照(簡又文談太平天國,新銳文創)
簡又文。(圖/新銳文創提供)

簡又文在太平天國史除了有中英文專書多部外,還有論文數十篇,而晚年諸多文章散見於《大陸雜誌》、《思想與時代》等刊物,並未結集成書。其中僅《太平天國與中國文化》小冊於一九六八年由香港南天書業印行過,但市面上亦是難尋。而〈五十年來太平天國史之研究〉七萬言,原載於一九六四年《香港大學五十周年論文集》中,是有關太平天國研究的研究,誠如他所說:「茲篇之作,是要將數十年來海內外學人辛勤努力研究太平天國史之成績,分期摘要舉列出來,試作一次總結算。因篇幅關係,不能一一作詳細之述評,惟其有特殊貢獻或比較重要者,則為之表彰或敍述出來。此是一種『文獻學』(或『歷史學』),亦可作此一專門歷史的歷史讀也。」

他如,因為太平天國忠王李秀成的親筆供辭手稿本的影印出版,簡又文特別寫了〈忠王親筆供辭考誤〉、〈忠王親筆供辭之初步研究〉、〈關於忠王親筆供辭〉、〈也談李秀成──李秀成伏誅之謎讀後〉幾篇相當重要的文章,有很多精彩的新發現,甚至推翻前人的說法。當年曾國藩之殺李秀成事先並沒有得到清廷的同意,曾氏兄弟為了某些私下的顧忌,擅自處決了李秀成。曾國藩為了平息當時外界各種不利於己的謠諑,將李秀成的親筆供辭刪定並找人繕寫。《曾文正公日記》七月初七日謂:「將李秀成之供,分作八九人繕寫,共寫一百三十葉,每葉二百一十六字,裝成一本,點句畫段,並用紅紙簽分段落,封送軍機處備查。」,此稱為《李秀成自述》「摺進本」。同時在七月十一日,也就是李秀成被殺後的第五日,曾國藩以「摺進本」寄往安慶,著其子曾紀澤立即刊刻發行,此稱為《李秀成自述》「安慶本」。李鴻章在同年八月十七日在蘇州已得見「安慶本」。它與「摺進本」是否全同,抑又有所刪改,學者楊家駱認為以「摺進本」至今尚未在故宮檔案中發現,因此無從懸揣。但「安慶本」有曾國藩的批記曰:「以上皆李秀成在囚籠中親筆所寫,自六月二十七日至七月初六日,每日約寫七千字。其別字改之,其諛頌楚軍者刪之,閒言重複者刪之,其宛轉求生乞貸一命,請招降江西、湖北各賊以贖罪,言招降事宜有十要,言洪逆敗亡有十誤,亦均刪之,其餘雖文理不通,事實不符,概不刪改,以存其真。兩江總督曾批記。」曾國藩雖然把李秀成的手稿本請人謄寫後又刪改並刊刻了,但仍難杜眾人悠悠之口,各種謠言和揣測仍然不脛而走,人們並不相信他所刪去的僅僅是這些,而認為一定有某些不利於曾國藩及其所統湘軍的重要供證,被刪去了。於是陸陸續續出現了多達二十種不同的《李秀成自述》版本,其中亂刪妄增,任意竄改之處則更多。當年清史研究專家孟森(1868~1938)就曾經表示過:希望曾國藩後人「善彰世德」,把《李秀成自述》手稿本真跡公諸於世。但曾氏的後人並沒有接受此建議,而這份《李秀成自述》手稿本就轉入家府富厚堂藏書樓密藏,後來它被帶至臺灣,在曾國藩逝世九十週年的一九六二年,其曾孫曾約農才把這冊珍藏將近百年的手稿本拿出來,交與世界書局影印問世。

太平天國重要將領李秀成。(圖/維基百科)
太平天國重要將領李秀成。(圖/維基百科)

簡又文認為《李秀成自述》手稿本是中西史學界硏究太平天國史之最重要的第一手史料,但其中並不是字字句句無訛,也不是人人事事真實的。於是他逐頁逐行指出其錯誤之處,先引其原語,後加注釋訂正之。簡又文是極其重視史料的歷史學者,對於此次《李秀成自述》手稿本的出版,他自己也承認他是被其蒙蔽與誤導,以至實際上成爲一個不幸的受累至甚者,因為當年他所撰《太平天國全史》內有些一資料是採自梁峪廬鈔錄之「呂集義本」的(因堅信爲完全眞品)。而今始得讀這「眞蹟影印本」,因而發見「呂氏本」漏略之數處竟致令《太平天國全史》幾個結論陷於重大的錯誤,而今又無法補救,不禁驚憤交集。他並在文中嚴詞批評呂集義:「粗心疎忽不能盡職。他既不遵命將全部原文攝影(只拍照十多張),而其『補鈔』之大部分又不字字盡鈔,竟爾脫漏了二千八百餘字,更未將曾氏所後加之字句刪去,乃即以此不完備之攝影滋漏遺之補鈔本携歸桂林,銷差塞責。以後『羅鈔本』及『梁鈔本』均照此轉錄面世。二十年來,使舉世誤信爲真正原供全文焉。若無此次臺灣之『眞蹟影印本』及時刊出,則一般世人與歷史家幾何不永被蒙蔽與誤導,而歷史眞相亦將永被湮滅耶?這大罪過,呂氏理當負其全責的。」由此可見簡又文作為一歷史學者其求真之精神,可見一斑。

他如,〈太平天國瑣錄〉、〈郭士立與太平軍〉、〈洪秀全從學朱九江事再研究〉、〈洪秀全之死〉、〈太平天國新史料——干王遺墨〉諸文都是有新材料、新發現、新觀點的重要文章。承蒙簡又文哲嗣簡幼文醫師的授權,由我編成《簡又文談太平天國》一書,甚為感謝,我覺得這將是一本非常重要的書籍,也是簡又文晚年對太平天國最後論定與考辯。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自一九七〇年起,簡又文陸續將所有蒐集珍藏多年之太平天國的史料、文物,寄交給耶魯大學圖書館珍藏。影響所及是歷史學者史景遷(Jonathan Spence)教授率先充分利用了簡又文的資料,然後又親自到廣西金田等地做實地調查。最後以其生花妙筆寫成名著《上帝的中國兒子:洪秀全的太平天國》(God's Chinese. Son:The Taiping Heavenly Kingdom of Hong Xiuquan),於一九九六年出版。這也是簡又文讓其研究材料繼續為世人所用,無私無我而遺愛人間的另一方式!令人敬仰!

*作者為文史作家。本文為作者所編《簡又文談太平天國》(簡又文著,新銳文創出版)導讀。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