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中國疫情防控系統為何失靈?中央、地方互推責任

2020-03-05 17:00

? 人氣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中國當局派員在武漢街頭加強消毒工作。(美聯社)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中國當局派員在武漢街頭加強消毒工作。(美聯社)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究竟從哪個時間點開始一發不可收拾?這場給整個中國帶來難以估量損失的巨大災難,又究竟在哪個環節、哪一層級發生了疏失?許多大陸媒體其實一直持續追問,並試圖釐清更多真相。

中央遭地方蒙蔽?網民不信

二月二十六日出現在大陸網路上的三篇重磅文章,給出不少信息量。《新京報》旗下的微信公號「剝洋蔥people」採訪了上海公共衛生中心負責人盧洪洲;《財經》刊出中國國家衛健委赴武漢第二批專家組其中一位成員的匿名專訪;《財新》則推出獨家報導〈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三篇文章結合來看,問責的終點看似呼之欲出,卻又讓人徒留困惑。

《財經》訪問國家衛健委第二批專家組的匿名專家時,重點追問了「為何沒發現人傳人?」在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之前,國家衛健委先後有兩批專家前往武漢,但都未公開提及病毒會人傳人,第二批專家組一月十日還對媒體表示疫情「可防可控」。受訪專家對此的解釋是:「主要的問題不是說可防可控的問題,這個病肯定是可防可控……問題是讓你防讓你控,你不防不控,那是誰的責任?」

專家口中「不防不控」的是武漢當地政府,更一再強調因為要求屬地管理,國家專家組去了也只能幫忙。而專家在武漢期間,醫院院方對醫護感染問題不說實話,當地衛健委的領導層對病例數字也不說實話……所以專家組無能為力。這位專家最後更直接將矛頭指向已被免職的湖北省衛健委領導,國家專家組被地方一路蒙蔽,才未能準確研判出「人傳人」。但多數網民卻對這樣的「甩鍋」(推卸責任)並不買帳,更認為專家組實地走訪都未獲得真確信息,根本難辭其咎。

即使國家專家組感到委屈,但結合另兩篇文章來看,國家衛健委在疫情中扮演的角色也難說無辜。上海公衛中心黨委書記盧洪洲表示,早在一月五日,上海公衛中心就向國家衛健委提交了關於華南海鮮市場肺炎疫情的病原學調查報告,並建議在公共場合採取相應的防控措施。

地方嚴控上報標準,失控原因之一

盧洪洲更對記者說:「我們的科學家,我們的管理者,做出了我們該做的事情。」雖然過程「驚心動魄」,但他們有做到「及時、緊急上報」。事實證明,國家衛健委在收到這份報告後,並未第一時間採取防控措施,但在一月八日派出了第二批專家組前往武漢。

過去一個月裡亦陸續有大陸媒體報導,武漢當地早期的疫情上報標準,和省裡、國家專家組的標準並不一致──「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的不明肺炎病例才會被上報,漏掉了包括醫護人員在內的大量非華南市場疑似感染者。

地方政府不只對上報標準嚴格控制,根據《財新》對「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的獨家披露,有基因測序公司人士透露自己一月一日接到湖北省衛健委一位官員電話,通知他武漢如有新冠肺炎的病例樣本送檢,不能再檢;已有的樣本必須銷毀,且不能對外透露樣本信息。

疑似為武漢肺炎爆發源頭的華南海鮮市場,野味攤販大剌剌販售數十種野生動物。(截自微博)
疑似為武漢肺炎爆發源頭的華南海鮮市場,野味攤販大剌剌販售數十種野生動物。(截自微博)

《財新》文章給出的關鍵信息是:在去年十二月底之前,已有不少於九名不明肺炎病例的樣本從武漢各醫院被採集,並送往不同基因測序公司進行測序。

而一月三日,國家衛健委發布了一份名為「關於在重大突發傳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強生物樣本資源及相關科研活動管理工作的通知」。這份公文規定,未經批准,不得擅自向其他機構和個人,提供武漢肺炎病例生物樣本及其相關信息。只有指定病原檢測機構才能開展病原學檢測,而已取得相關病例生物樣本的機構和個人,應立即銷毀樣本或送交國家指定的保藏機構——但哪些機構屬於「指定病原檢測機構」,公文卻並沒提,甚至連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所都一度被要求停止病原檢測,因為按中國現行《傳染病防治法》,只有國家和省級的疾控系統機構,才有權進行傳染病病原學鑑定。

整組防控系統失靈

無論出於何種原因,眼前的事實是,對不明肺炎病原的確定時間被推遲了。疫情全面爆發後,地方官員(武漢市長、武漢市委書記)與國家衛健委、中國疾控中心相互甩鍋,上怪下維穩瞞報,而地方雖承認管控晚了卻表示確有上報……,問責鏈條不斷拉鋸,在過去一個月裡讓不少網民感慨歹戲拖棚。

由此可見,地方政府發現了但沒控制住,同時衛健委、疾控中心、地方政府、基層醫院、研究機構之間也沒有做好協調合作。整個系統都要為疫情防控不力共同承擔責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

賈選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