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失去的夠多了」與神學士談判的女中豪傑:阿富汗和平不能犧牲女性權利

2020-02-27 20:30

? 人氣

阿富汗國會副議長古菲,是與神學士談判的阿富汗代表團中唯二女性。(AP)

阿富汗國會副議長古菲,是與神學士談判的阿富汗代表團中唯二女性。(AP)

2月初,莫斯科,阿富汗和談現場──房間擠著70位男人,女性只有寥寥兩位。

在場唯二的女代表古菲出聲建議,另一方也該有女性參與,對方則以大笑回應。

坐在古菲對面的,是惡名昭彰的恐怖組織「神學士」(Taliban)。該組織信奉伊斯蘭教基本教義派,控制阿富汗許多區域,特別壓制女性在公私領域的一切生活,動輒以鞭打、石刑至死等方式對待「不聽話」的女人。

44歲的古菲(Fawzia Koofi)並非不了解對手底細。自從神學士崛起以來,她的人生多次遭受這個組織的殘酷打擊。但她告訴BBC:「我不害怕,保持鎮定很重要,我代表的是全阿富汗的女人。」

唯一女性政治代表,堅守女性權利

古菲是現任阿富汗國民議會人民院副主席,15年前開始代表全國最窮的巴達赫尚省(Badakhshan)擔任國會議員。美國、神學士與阿富汗代表團的和平會談中,古菲是唯二被邀請加入代表團的女性,三次事前會談都有她的身影。另一位女性是人權工作者賈法禮(Laila Jafari)。

倡議女性受教權近20年的古菲,也展現更強勢的姿態與神學士對抗。「我告訴他們,阿富汗現在存在多元觀點,不再侷限於單一的意識形態。」古菲在會談中表示,未來的阿富汗必須確保女性受教、工作的權利。

神學士回應稱,女性可以受教育和工作,「但只能在伊斯蘭律法跟阿富汗文化的界線之內」。古菲也轉述神學士的說法:「他們說女人可以當總理,但不能當總統;他們也說,女人不能當法官。」

父親被殺害、求學中斷、丈夫被囚,全因神學士而起

早在1979年,古菲的父親遭到神學士游擊隊殺害,結束25年國會議員生涯。1996年神學士掌控阿富汗,她正在首都喀布爾攻讀醫學院,神學士禁止女生受教育和工作,古菲的醫生夢被砸得粉碎,一夕間變成只能偷偷摸摸教女學生的英文老師。

「那個時期真的很令人抑鬱,」古菲說。

阿富汗媒體訪問國會副議長古菲(右)。(AP)
阿富汗媒體訪問國會副議長古菲(右)。(AP)

不久,神學士的宗教警察「揚善抑惡部」(The Vice and Virtue Ministry)宣布,女性必須穿著罩住全身與臉部的「布卡」(Burqa)才能出門,否則就會被當街痛打。固執的古菲堅決不肯屈服於被她視為非阿富汗文化的布卡,行動也因此受到限制。毫無疑問,當美國主導的聯軍在2001年入侵阿富汗,讓神學士政權垮台之後,大部分民眾都鬆了一口氣,從壓抑的肅殺氛圍中解脫。

當時僅24歲的古菲投入聯合國人權工作,協助戰爭中的童兵安置;又發起提倡女性受教權的「回到學校」等運動。但神學士的迫害如影隨形,她結婚不久,神學士抓住並囚禁她的丈夫哈密德(Hamid),2003年被釋放出來,但丈夫很快就因為在獄中染上肺結核而死。

然而,成為寡婦並沒有澆熄古菲的鬥志。2005年阿富汗舉行國會大選,古菲憑藉父親人脈與為婦幼付出的努力選上議員,主張婦女平權、基本國教及反貪腐等政見,在8年內當上副議長。她甚至曾在2013年意圖參選總統,只因未滿40歲門檻才做罷。古菲也在今年1月成立新政黨「阿富汗改革運動」(Movement of Change for Afghanistan),繼續推動民主派政見。

神學士也曾多次攻擊古菲、意圖置她於死地。她在2011年3月前往阿富汗東部參加國際婦女節活動,回程時車隊遭到攻擊,河岸對面的高地上不斷響起槍聲,隨扈緊急把她與兩個女兒載到山洞裡藏起來,最後由直升機救援才回到喀布爾。

神學士東山再起,人民心驚膽戰

2014年,美國與聯軍撤出大批軍隊,蟄伏多年的神學士組織趁隙東山再起,掌控區域甚至比過去還大。阿富汗總統賈尼(Ashraf Ghani)領導的政府疲軟無力,更壯大神學士聲勢,終於導致美軍與神學士展開平等和談,阿富汗政府甚至不排除將神學士視為合法組織的局面。神學士的捲土重來讓民眾無不心驚,2018年12月民調顯示,82%的阿富汗民眾絲毫不同情該組織處境。

古菲也曾投書《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警告美國勿大意,她明確指出,神學士只會在感受到壓力時假意參與和談,除非他們完全掌握阿富汗的一切,否則很難甘於和平。古菲說:「我們在戰爭中出生、長大,我和我的孩子這一帶都不知道和平是什麼滋味。」

阿富汗民眾修復因砲轟而損毀的家園。(AP)
阿富汗民眾修復因砲轟而損毀的家園。(AP)

面對女權議題,神學士發言人夏亨(Suhail Shaheen)斥為模糊焦點,他告訴BBC:「反對和平的人正在利用女權問題破壞和談。」

但古菲堅稱,和平代表的是每個人都可以活在自由、有尊嚴、有正義存在的社會。古菲說:「女人已經失去太多了,我們還能失去什麼?」

如今,她的兩個女兒都在喀布爾就讀大學,兩個少女已經很習慣自由上網、接觸媒體和資訊的世界。

古菲斬釘截鐵地說:「沒有任何力量,可以把我女兒和她這樣的少女關在家裡。任何想統治阿富汗的人都要知道這一點。」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