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破解二二八事件的謊言

2020-02-28 05:20

? 人氣

二二八事件有許多解釋 ,筆者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台灣社會的轉型。圖為「二二八事件受難民意代表」展覽。(資料照,顏麟宇攝)

二二八事件有許多解釋 ,筆者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台灣社會的轉型。圖為「二二八事件受難民意代表」展覽。(資料照,顏麟宇攝)

二二八事件會發生有許多解釋 ,但我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台灣社會的轉型。一個社會的轉型無可避免的會造成人們無所適從而社會秩序動盪不安。

以日本殖民台灣50年為例,前20年大殺四方,一直到1930年還發生莫那魯道的霧社事件。台灣社會基本上是被日本用了幾十年以武力強制壓服的。等到二戰時期台灣人早已習慣日本的文化、日本人的統治方式,習慣在自己的土地上作二等公民。

再加上二戰末期日本國力潰竭,台灣的人員物資被抽調去給皇軍效命或者支援本土。更有甚者,日本人在移交之前以種種方式擄掠台灣金錢財產,甚至搞破壞。等到陳儀接收之後本地經濟頻臨破產,民生物資匱乏,連電力設備也出現問題供應不了。

在這個權力轉換的過程中人民不可避免的會經過一段適應期。從日殖時代轉化到民國派遣的陳儀政府,在新的秩序建立之前雙方的期待不同,兩者之間文化語言不通,行為不能契合,找不到自己的定位使得衝擊在所難免。

二月二十七日菸販林江邁在拉扯的過程中被缉私人員葉得根以槍把毆傷。犯了眾怒之下6個缉私人員在逃跑過程中傅學通被人抓住,開槍失手打死了陳文溪。民眾追到警局要求交出缉私人員未果。第二天報紙假稱林江邁也被打死,再加上陳文溪的親戚是艋舺流氓 ,動員一兩千人到台北專賣局打死兩人打傷四人,然後放火。隨後湧到陳儀的長官公署討公道。民眾衝進去以後被機槍打退,當場打死3人打傷3人(後來也死了)。

緝菸血案發生後,前往包圍肇禍者任職機關臺灣省專賣局臺北分局的抗議群眾,時間為1947年2月28日。(取自維基百科)
緝菸血案發生後,前往包圍肇禍者任職機關臺灣省專賣局臺北分局的抗議群眾,時間為1947年2月28日。(取自維基百科)

基於對槍械與射擊的興趣我有兩點意見:

1. 照報導來看傅學通似乎是在被捉住時對空鳴槍時不小心打死了陳文溪。但我不排除他是因為自衛而有意開槍。因為這樣才容易解釋為何他能逃脫,也能解釋怎麼會剛好就打死了家族有黑道色彩的陳文溪。傅學通被判死刑上訴後改判10年徒刑 ,理由就是正當自衛。

2. 一兩千人暴衝長官公署的場面在機槍打擊下竟然只死了6個,也算是奇蹟。顯然機槍手很有節制,只在最緊急的情況下才開火而非無節制的亂殺。 民眾似乎也很識相,知道別繼續和機槍過不去。

離開長官公署以後暴動全面爆發,暴民開始打「阿山」(外省人)。而且「打阿山」不僅在路上,公車,火車上,全省外省籍的公司行號甚至住宅都遭到攻擊。從2月28日到3月8日估計有600-800外省人死於非命。直到9日鎮暴軍隊登陸基隆港為止。

前行政院長孫運璿在1946年5月到台灣擔任台電的機電處長。帶領修復台灣電力系統從25%進步到80% ,創下大功。他的228日記寫道:

「昨晚太平町專賣局職員,因緝私煙發生聚毆,結果民眾死傷各一,惹起公憤。今日上午民眾數千人圍攻專賣局,分局內地職員多被毆傷,且有數人斃命。下午復包圍長官公署與及警察發生衝突,復被擊斃數人,事態愈形擴大,演變成本省人排外風潮,遇見外省人即打。下午三時許長官宣布戒嚴令,暴徒四出滋擾。余在公司,三時半蔡課長來告:外間情勢緊張,應提前下班以免生事。當即召集緊急會議,提前於四時四十分下班。五時左右,聞暴徒已至台北支店,乃急尋黃協理,同至蔡課長家中躲避。及暴徒至公司後,內地人皆已避去,故未肇事。晚間,與蔡瑞堂、周春傳談及此次不幸事件,頗為痛心,尤其是令日人看見我們自己火拼更覺難堪。」

其實日記中所謂的暴徒根本就是台電員工。當時他在台電已有很高的聲譽,竟然還會被自己的員工圍堵。還要靠本省籍同仁保護,用雨衣變裝避難,真是情何以堪?也從而得知當時社會瘋狂的程度。

除了打阿山,所有的政府機關行號都被佔領,憲警單位都被繳械。電台報紙都被控制。基本上全省除了基隆與高雄軍營以外全被暴民佔領。全台陷入無政府狀態。警局憲兵隊的槍械彈藥,不是被搶,就是被反叛的警員自動獻出。

在2017年紀政自述她生父因在228事件中持槍帶人衝到某「貪官汙吏」家放火而被起訴。紀老爹在開庭前竟然還找了時間教導她姐姐如何用那把手槍自衛。可以想見當時被劫走 ,失落民間的槍枝有多少。而在一個沒有警力的社會一般的老百姓如何能抵擋手持槍械失去理智的暴徒?

希望基金會董事長紀政。(陳明仁攝)
希望基金會董事長紀政。(陳明仁攝)

這些年來我看過許多228相關的口述歷史,在關鍵問題上的可信性許多都不高。尤其是牽涉到死亡數字。有稱「高雄屠夫」彭孟稽派人殺了幾千幾萬人。而整個事件已知的本省人死亡人數在800上下,交叉比對一下就清楚根本與事實不合。

還有向來被喧染的3月8日登陸國軍在基隆「無差異掃射」與「人犯用鐵絲穿手、腳、鼻拋入海中」。故事裡這些人從來都無名無姓。本省人不比外省人,在地親友一堆。所以要是真被無差異掃射,死在街頭,絕不會無名無姓,沒人認識。鐵絲穿XXX更是荒謬:知道那樣搞多費事?而且過程非常痛苦人家就站著給你穿?目的是什麼?就為了丟海里?那機槍一掃不就完了?而且國軍3月9日才到基隆,如何能在8日掃射?故事編得荒腔走板!

為了順利接收台灣,陳儀在1944年4月成為台灣調查委員會的主委,在一年的工作期間聘任的人員近50人,其中台籍人士有四分之一,包括連戰的老爸連震東。委員會主要在調查台灣現況,擬定統治方針,招募與訓練行政人才與接收幹部。其下成立了台灣行政幹部訓練班、台灣員警幹部講習班、台灣銀行人員調訓班、台灣土地問題研究會、台灣公營事業研究會以及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每班一年下來都培養了幾百人,可以說國府為了接收台灣做了充分的準備。

而陳儀帶領的官僚在台灣的表現其實不差。他找來的大多是閩南籍,會講閩南話。他也處處在維護台灣的利益。但這並無法阻止人們的造謠。說什麼接收大員貪贓枉法,侵占日產台產,還編篡了幾本證據以為228暴動合理化。結果被發現那些案子根本就是台灣本地人所為。更可笑的是這樣明顯的暴動竟然還有人想要以「官逼民反」、「先鎮後暴」來下結論。

二二八事件死了相當數量的本省人與外省人,尤其是死難的外省人大多是無端受害。為了族群融合的長遠打算,早年政府想要以懷柔的手段讓大家忘卻這段血腥的歷史。也因此給了別有用心的人們以造假的故事來遂行它們的目的。

詐騙集團用二二八事件作政治提款機騙了我們幾十年,現在該是覺醒的時候啦。

*作者為旅美電腦工程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