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林義雄做出了「智者」決定

2014-05-02 06:11

? 人氣

林義雄做出智者的決定,停止禁食,保存己身為他所追求的「喜樂世界」繼續奮鬥。(吳逸驊攝)

林義雄做出智者的決定,停止禁食,保存己身為他所追求的「喜樂世界」繼續奮鬥。(吳逸驊攝)

馬江體制做出核四停工封存決策,江宜樺並將此一消息專程奉告林義雄,此時林的禁食就該停止。因為他不是為自己而是為台灣人民及後代子孫安危禁食,事前他已說得非常清楚。因此目標一旦達成,他就必須結束行動,保存有用之身,繼續為民主、為他所追求的「喜樂世界」奮鬥(他妹妹發表他禁食第七天文章,題目即是《我的哥哥林義雄:一個一心想使台灣成為一個充滿喜樂世界的人》)。

林義雄果然沒有讓國人失望,他隨即停止禁食,將奮鬥結果赴宜蘭「面告」亡母、亡女,然後入醫院短暫治療,以便有體力撰寫《感謝你!台灣人!》公開信。這些行為,使他在仁、勇兼具之外,又加上智慧力量,無愧孔子說的「智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

智者不惑何其困難!不但「千夫所指」會使人「無疾而死」,千萬人的掌聲及烈士的虛名也會使人迷惑,造成「殺君馬者道旁兒」。林義雄顯然不為這些虛象所迷,也不為馬江的玩弄「停工」「停建」文字所惑。他像所有智者一樣,直探問題核心,只要問題實質解決,禁食行動就該結束。如果不肯結束,那反而是「以死相脅」、「只想做烈士,不想做鬥士」了!

中國古諺說:「貪夫殉財,烈士殉名,誇夫死權」。烈士是萬不得已為之,是最後且唯一的行動。「孔曰成仁,孟曰取義」,都是因為有比生命更高的目標,目標不能達成,生命已無意義,所以「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捨生而取義者也」。目標能達成,就無捨生取義這同事。這是智仁勇「三達德」把智放在最前面的主因。沒有頭腦,智慧不足,光有宋襄公之仁、子路之勇,又有何用!

而且林義雄也看到了,禁食才幾天,縱然核四停工決策已定,蔡丁貴等人還是鬧得不可收拾(蔡最該遭人詬病之處是,每次把群眾帶來,都不負責帶走,自己先被帶走住院,放任群龍無首的群眾任意衝撞,不只把民主社會變野蠻社會,也使318學運及林義雄禁食的善良動機及美好結果大打折扣。沒有目標也沒有止境的運動,實際是在傷害運動!傷害人民對運動的信任!製造運動的耗竭死亡!變相替不改革的執政者保駕護航!)。這豈是深愛台灣、一心追求「喜樂世界」的林義雄所樂見!林義雄還沒有絕食致死,情況已如此,萬一他不顧一切求死,情況不會更嚴重嗎?

有不忍人之心,才有不忍人之政。不只林義雄的禁食及停止禁食都出於不忍人之心,馬江體制的核四及時停工,也可說是出於不忍人之心,是「整個宇宙聯合起來幫林義雄完成夢想」的一部分力量。做為一個智者,絕不能放棄去說服、感動這一部分力量,因為他們也是台灣的一部分。只有台灣各部分人共同努力,讓和諧團結逐漸蓋過敵意對立,羅素及林義雄追求的「喜樂世界」才會實現!

林義雄敬佩甘地及金恩,但他也該認識和他理想息息相關的史賓諾莎,甘地、金恩乃至托爾斯泰的思想,無不承自這位最孤獨傷痛的哲學家。是史賓諾莎超越並完善了蘇格拉底及斯多葛主義(包括馬卡斯•奧理略),最先告訴我們什麼是「自我的完善」和「國家的完善」。跟同代的霍布斯不同,他預告我們,理性國家不是可怕的巨獸「利維坦」,而是可敬的「喜樂世界」:

「國家的最終目的並不是要統治人民,也不是要用恐懼來抑制他們,而是要使每一個人免於恐懼,可以充滿安全感的生活及行動,不虞傷害自己及鄰居。我再說一次,國家的目的不是要把有理性的人變殘忍的野獸和機器,它是要使他們的身心能夠安全的發揮其功能,使人類的生活和行為由一個自由的理智來領導,如此他們遂不致把精力浪費在仇恨、憤怒和狡詐上,也使彼此不致不公平相待。所以國家的目的是真正的自由。」

為什麼自由是國家的目的?因為國家的功能是要促進成長,而成長要依靠「自由」的理智。一個十七世紀的哲學家對仍在形成中的近代「國家」及「自由」,思考已經如此成熟,誰能說十八世紀的啓蒙時代,特別是理性時代,不是史賓諾莎人文理性(包含且超越了科學理性)的普遍落實?黑格爾說得好:「史賓諾莎是近代哲學的重心:要嘛是史賓諾莎主義,要嘛不是哲學。」「要研究哲學,就要先做一名史賓諾莎主義者。」

同「國家的完善」一樣,史賓諾莎建基在人文理性上的「自我的完善」,也充滿著自由的理智,二者都是宇宙秩序(即永恆秩序)的一體。他知道沒有理智的熱情(激情)是盲目的,沒有熱情的理智是僵死的,因此要用理性去觀照熱情、節制激情:「對激情愈了解,它就愈不是激情,心靈會逐漸馴伏它。」「只有在我們了解之處,我們才是自由的。那並非不受社會正義與儀節的約束,而是不受個人本能的束縛。由於這種圓滿和完整,才產生了智者的鎮定。」「把一切都看成一種永恆秩序發展的一部分,一個人便能學會對不可避免的命運微笑,而且不管是自己現在的樣子或一千年後的樣子,他都欣然自足。」

這種「自我的完善」是多麼的泰然自若!托爾斯泰、甘地不都追求這種境界嗎?甘地、林義雄在禁食時,心中不都充盈著這種自我完善及國家完善的理想嗎?史賓諾莎為這種自我完善下註腳:「心所知道的愈多,就愈了解自己的力量和自然的規則;它愈了解自己的 力量,就愈能引導自己並為自己立下規則;它愈了解自然的現則,就愈容易使自己從無用的東西中解放出來。」

自我完善是一個不斷修練的過程,像宮本武藏由「武人」進步到「哲人」的過程。但更重要的,國家完善需要更多人的自我完善,其中史賓諾莎最稱許「自我保存」,他把「德性」與「力量」看做同一件事,「一個人越懂得保存自己(類似孟子的「持其志,毋暴其氣」),並尋求越多有用的東西,他的德性(亦即力量)就越多。」「教人懦弱的道德體系是毫無價值的,德性的基礎不外於自我保存的努力與堅持,人類的幸福有賴於這種力量。」用易卜生的話來說,自我保存就是「一個人要想有用於世,莫如先把自己鋳造成器」。同理,要追求國家完善、追求「喜樂世界」,必須有更多人民鑄造成器,而不只是覺醒。覺醒只是先決條件!

如何使更多人鑄造成器?這也是智者的任務。林義雄公開信中指出「台灣人民已經普遍覺醒,如果能將這覺醒,以有效的組織和適當的方法加以鍛鍊,就能增進人民的主人意識,提高大眾抗爭的能力,成為一股沛然莫之能禦的人民力量。」毫無疑問,318學運就是這種力量,而蔡丁貴式的橫衝直撞決非這種力量。要培養318學運那種力量,需要更多人未來共同努力,林義雄不會也不能逃避這職責!

甘地說:「不是所有的殺生都是暴力。對於一個已經失去殺生力量(尤其是「捨生取義」)的民族,他是不可能去實踐非暴力的。非暴力是最高形式的放棄,一個弱小而怯懦的民族之無能實施這種崇高行為(只懂胡鬧及暴亂),猶如一隻小老鼠不適合說它放棄了殺傷貓一樣。」已經進入非暴力運動更高層次的林義雄,應該教育更多人脱離老鼠思維及行徑!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