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一場沒有多少人注意的殘酷災難,饑荒來了

2017-03-01 06:40

? 人氣

索馬利亞的兒童饑民(AP)

索馬利亞的兒童饑民(AP)

去年底至今,國際新聞被一個人佔滿了版面,歹戲拖棚欲罷不能,美國一位電視談話節目主持人如此形容:「川普就像坐在金龜車裡放屁,怎麼樣都驅散不了。」

當然這並不表示世界其他地區都圍繞著美國新政府打轉。亞洲有北韓金正恩派刺客殺兄;中東地區有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屯墾區爭議惡化、伊拉克政府軍搶攻第二大城摩蘇爾(Mosul);歐洲迎來荷蘭、法國與德國的關鍵大選。就連美國本身,都有奧斯獎史無前例「詐胡」搶去川普的鋒頭。但是來到非洲,則是一幅駭人的光景:饑荒。

世界糧食計劃署對「饑荒」(famine)的定義(WPF)
世界糧食計劃署對「饑荒」(famine)的定義(WPF)

所謂「饑荒」不只是「許多人吃不飽」,WFP有明確且嚴格的定義:20%民眾嚴重缺乏糧食、急性營養不良比率超過30%、死亡率超過每萬人每天2人。人類上一次「饑荒」2011年7月發生在東非索馬利亞,5年多前的事。

就個人而言,一旦體重因饑餓流失達18%,人體的新陳代謝功能就會開始錯亂,導致器官衰竭、死亡。饑荒中倖存的兒童,往往會出現生理與心智發育遲緩的問題,禍延一生。

南蘇丹的饑民(AP)
南蘇丹的饑民(AP)

南蘇丹──全世界最年輕的國家,難逃內戰摧殘

這個月21日,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WFP)宣布非洲南蘇丹(South Sudan)部分地區進入「饑荒」(famine),10萬人已經或即將斷糧。此外,在這個全世界最年輕的國家,近500萬人過著寅吃卯糧的日子,今年7月收穫季節過後,狀況還會繼續惡化。整個南蘇丹人口也不過1200萬人。

南蘇丹有不少難兄難弟。根據「饑荒早期預警系統網絡」(FEWSNET)等機構調查估計,奈及利亞北部、索馬利亞、與索馬利亞隔紅海相對的葉門,全都面臨饑荒威脅,超過2000萬人嗷嗷逮哺,140萬名兒童隨時可能餓死,情況之嚴峻數十年來未見。跨出非洲,今年全球45個國家將有7000萬人需要糧食援助,與2015年相比足足增加了40%。

索馬利亞的兒童饑民(AP)
索馬利亞的兒童饑民(AP)

過去談到饑荒,人們往往會聯想到乾旱、洪水、蝗蟲過境等天災,但上述
情勢最窘迫的地區,目前只有索馬利亞發生足以重創農業的乾旱。南蘇丹、奈及利亞、索馬利亞與葉門都是典型的「失敗國家」(failed state)或「脆弱國家」( fragile state),災難的罪魁禍首不是老天爺,是人。

南蘇丹在2011年7月9日正式獨立,隨即成為聯合國第193個成員國。南蘇丹是從殘酷、漫長的內戰誕生,國際社會期待它能珍惜得來不易的和平,善用豐富的石油資源,寫下罕見的「國家建構」(nation building)成功案例。

但是這樣的期望缺乏相應的行動與資源投注,南蘇丹獨立之後內戰換湯不換藥,總統與副總統帶領各自的部落繼續戰鬥,國家基礎建設繼續停擺,石油生產不絕如縷,農業運作遭到嚴重破壞,畜牧業牲畜大量死亡,惡性通貨膨脹雪上加霜。一場原本可以避免的饑荒誕生,國際社會得到一個案例,但是和預想完全不同。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