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 買車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創產業與性別歧視》Uber女工程師揭露:主管性騷擾層出不窮 公司卻漠視不處理

2017-02-26 16:51

? 人氣

前Uber女工程師福勒19日在部落格上發表文章,描述她在Uber工作期間遭到上司性騷擾,上報人力資源部卻沒人想要解決問題,反而處處維護性騷擾的主管。文章引發廣大迴響,再次讓人關注科技產業中嚴重的性別歧視與性騷擾問題。

Uber執行長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下令調查性騷擾一事。(截圖自youtube)
Uber執行長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下令調查性騷擾一事。(截圖自youtube)

福勒(Susan Fowler)文章發表後幾個小時內,Uber創辦人兼執行長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立刻發推文,聲明他已指示Uber人力資源部針對福勒的指控進行「緊急調查」。卡拉尼克的推文寫道,福勒所描述的事情「令人厭惡而且違背我們的理念。不論是誰,只要有這種行為或認為這可以接受,都會被解雇。」卡拉尼克於2016年12月加入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經濟顧問委員會,遭質疑利益衝突,網友更發起「刪除Uber」(#DeleteUber)的抵制活動,2017年2月卡拉尼克表示他對川普的穆斯林禁令有疑慮,宣布退出委員會。

性騷擾層出不窮  人力資源部處理態度消極

福勒引發熱議的文章名為《我在Uber度過非常、非常奇怪的一年》(Reflecting On One Very, Very Strange Year At Uber),敘述她自2015年11月到2016年12月在Uber擔任「網站可靠性」(site-reliability engineering,SRE)工程師期間的經歷,揭露Uber公司文化的性別歧視現象,以及層出不窮、卻不當處理的性騷擾事件。

Uber前工程師福勒(Susan Fowler)爆料,主管性騷擾,公司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截圖自youtube)
Uber前工程師福勒(Susan Fowler)爆料,主管性騷擾,公司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截圖自youtube)

福勒上班第一天,主管就傳來一連串踰矩的訊息,暗示想和她發生性關係。她將對話框截圖並上報人力資源部與高層,沒想到公司雖然承認這是一起性騷擾,但是因為該名主管是「初犯」而且工作表現良好,所以僅給予口頭警告,而不願意給予其他處分,以免讓他的職業生涯蒙塵。 但後來福勒與其他女性同事談及此事時,才發現許多人有類似遭遇,甚至都是被同一位主管騷擾,但人力資源部也告訴他們這是「初犯」,並且都未獲得妥當處理。

至於福勒,人力資源部告知她可以選擇轉去其他團隊或繼續留在性騷擾主管麾下,但同時警告,如果日後該主管在績效考核刁難她,也不會受到處罰。

不僅如此,日後福勒申請轉去其他感興趣的團隊時,公司以她職業表現欠佳為由駁回她的申請,但事實上,福勒每次績效考核都獲得高分,工作認真負責,而且從未受到主管抱怨。

Uber人力資源部:某些種族、某些性別就是比較適合某些工作

福勒指控,Uber的工作環境充斥性別歧視,她曾質疑為何公司內男女工程師比例如此懸殊,人力資源部代表竟回應她,某些種族、某些性別的人就是比較適合某些工作,更追問她女性工程師是不是常聚在一起說三道四。

此外,公司曾打算替工程師訂購皮夾克,也提供樣品讓所有人試穿,但最後卻發E-mail通知部門裡6名女性工程師將不會得到皮夾克,因為訂購逾一百件男性夾克可以拿到可觀的折扣,但女性夾克尺寸較小,訂購6件小號皮夾克拿不到相應的折扣。這讓福勒再次向人力資源部投訴,但卻被質疑,她才是這些事件與問題的根源,絲毫沒有要處理的意思。2016年末,福勒因受不了這樣的職場氛圍而離職,經她估算,她初入Uber時,網站可靠性部門約有25%工程師為女性,她離職前,部門裡只剩下3%女性。

男性至上氛圍難助科技產業性別平等

福勒的文章,讓科技公司的性別歧視問題再次受到關注。許多人認為,男性至上的科技工作氛圍,讓許多能力優越的女性感到有攻擊性,她們因為性別歧視而在職場上遭遇的種種問題,也減低他們投入科技領域的意願。

史丹福大學法學院(Stanford Law School)法律倫理學(legal ethics)專家羅德(Deborah Rhode)指出,Uber似乎正在做正確的事,調查公司內部哪裡出了問題。在許多公司或組織裡,「職位高的人通常會有一種錯覺,以為他們有特權,做什麼事都不會受罰。」

矽谷性別歧視事件層出不窮,有些科技公司員工提告,指控雇主公司故意阻擋女性升遷。這些公司的回應多半是科技產業內的女性不夠多,而非著手改善升遷系統。2015年,華裔創投分析師與法律專家鮑康如(Ellen Pao)控訴前雇主、創投顧問公司凱鵬華盈(KPCB)因性別歧視而不予升遷,甚至因為向公司投訴性騷擾而被解雇,審判結果卻是鮑康如敗訴。

羅德認為,這些性別歧視問題的解決方法是,公司應採取積極措施招募想投入該產業的女性,並確保職場裡性別平等,任何人都不會遭遇性騷擾或性別歧視,工作升遷也不會受到打壓。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俞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