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年推動墮胎合法化,晚年力挺反墮胎》美國女性墮胎權傳奇人物「羅伊」69歲病逝

2017-02-19 16:34

? 人氣

1973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就「羅伊訴韋德案」(Roe v. Wade)做出歷史性判決,確認女性墮胎權受到美國憲法增修條文第14條保障,而該案原告「羅伊」(本名麥科維)女士20日在德州東部城市凱帝的一間養護中心過世,享壽69歲,曾專訪麥科維的紐約記者普拉格(Joshua Prager)當時與麥科維的家人陪同在側,他表示麥科維是因心臟衰竭而與世長辭。

麥科維(Norma McCorvey)因為化名「羅伊」(Jane Roe)提出訴訟,爭取女性可自行選擇墮胎的權利,成為支持墮胎權陣營的代表人物,而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引發反墮胎人士強烈不滿,麥科維甚至被反墮胎人士視為「殺人犯」。

不過麥科維的想法在1995年有了重大轉變,她先是受洗為福音派基督徒,之後則成為天主教徒,並大力支持反墮胎活動,成了反墮胎陣營的「女神」。韋德(Henry Wade)則是代表德州政府打官司的聯邦地方檢察官,早在2001年即已過世。

麥科維女士(Norma McCorvey,左)早年成為爭取墮胎權的先驅,晚年卻轉為支持反墮胎(AP)
麥科維女士(Norma McCorvey,左)早年成為爭取墮胎權的先驅,晚年卻轉為支持反墮胎(AP)

偷竊、性侵、家暴 早年生活坎坷

麥科維於1947年在路易斯安那州西部城鎮希姆斯波特(Simmesport)出生,之後在德州休士頓長大,而她的成長過程並不完美,10歲時偷竊加油站錢財,之後與朋友跑到奧克拉荷馬州首府奧克拉荷馬市,並欺騙1名旅館員工讓她們有個房間可住,但在2天後被1名侍女報警逮捕,原因是該名侍女撞見麥科維和女性友人接吻。

麥科維之後被送到德州達拉斯的聖彌額爾天主教學校,接著就讀德州甘城女子感化學校(Gainesville State School for Girls),完成國中課業。她曾透露這段期間是童年最快樂的時光,而當她獲准回家時,她都會在做些壞事讓自己再被送回感化學校。麥科維離開感化學校後,交由母親的1名表兄弟照顧,而她指控該名親戚連續3周的每個晚上都性侵她。

麥科維在16歲時結婚,嫁給煉鋼工人艾伍德.麥科維(Elwood McCorvey),但她之後控訴遭受家暴,選擇離婚並回到娘家,1965年生下第1個孩子梅莉莎(Melissa)。不過麥科維之後染上吸毒和酗酒問題,還直接把梅莉莎留在母親家中,自己跟朋友跑出去玩,麥科維的母親選擇報警,以「拋棄嬰兒」的罪名要求警方抓人,且在數個月後誘騙麥科維簽下領養同意書,獲得梅莉莎的監護權。

麥科維女士(Norma McCorvey)早年成為爭取墮胎權的先驅,晚年卻轉為支持反墮胎(AP)
麥科維女士(Norma McCorvey)早年成為爭取墮胎權的先驅,晚年卻轉為支持反墮胎(AP)

三度懷孕想墮胎 開啟墮胎權司法戰

1967年,麥科維未婚懷了第2個孩子,但她最後選擇生下孩子,並把這名孩子送給他人領養。1969年,麥科維三度懷孕,不過德州法律禁止墮胎,她的友人建議她聲稱遭受性侵而懷孕,以此理由申請進行墮胎,但因麥科維沒有向警方報案的紀錄,無法獲准墮胎,因此她化名羅伊,透過韋汀頓(Sarah Weddington)和柯菲(Linda Coffee)2名女律師提告,挑戰德州的墮胎禁令。

麥科維從未親自出庭接受法官問話,都是由韋汀頓和柯菲代表出席,整個官司耗時3年,麥科維也在這期間生下第3個孩子,使得外界對這場訴訟案充滿疑惑。1973年,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以7票贊成、2票反對做出判決,認定女性墮胎權獲得憲法增修條文第14條提到的「正當法律程序」(Due Process Clause)及「平等保護條款」(Equal Protection Clause)保障,即確保公民的基本權利不受政府侵害,主筆判決書的大法官布萊克蒙(Harry Blackmun)明文,孕婦可在懷孕首3個月自行決定要不要墮胎,且政府不得干預。

麥科維女士(Norma McCorvey)早年成為爭取墮胎權的先驅,晚年卻轉為支持反墮胎(AP)
麥科維女士(Norma McCorvey)早年成為爭取墮胎權的先驅,晚年卻轉為支持反墮胎(AP)

從未現身法院 也從沒有墮過胎

儘管打贏官司,麥科維依舊不為人知,她也沒有與韋汀頓和柯菲聯繫,與同性伴侶岡薩雷茲(Connie Gonzalez)度過約10年的「無名」生活。1987年,麥科維向專欄作家勞文(Carl Rowan)坦言,當年謊稱自己遭受輪暴而懷孕,理由是為了獲准墮胎,不過當年訴訟過程中,韋汀頓和柯菲並沒有強調性侵這一點,因此性侵並不是影響法官判決的關鍵因素。

麥科維在1994年出版第1本自傳《我是羅伊:我的人生、羅伊訴韋德案,以及選擇的自由》(暫譯,I Am Roe: My Life, Roe V. Wade, and Freedom of Choice),內容坦承自己是名蕾絲邊,並在接受《紐約時報》專訪時稱,她和岡薩雷茲不愛跑趴,而是喜歡一起宅在家。不過在1995年,反墮胎團體「拯救行動」(Operation Rescue)在麥科維任職的墮胎中心旁開設辦事處,讓麥科維有了重大改變。

接受基督信仰 立場逆轉為反對墮胎

「拯救行動」全國主任、基督教福音派牧師班漢姆(Phillip Benham)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她(麥科維)無法與我們站在同一陣線,她厭惡我們」,不過兩人在經過多次溝通,探討基督信仰與墮胎後,麥科維的態度出現轉變,她開始上教堂,並由班漢姆受洗為基督徒,自此轉向為反墮胎陣營發聲,甚至在1997年告訴CNN,她認為「支持墮胎的人只是為了拿到保險費,並開設更多殺人(墮胎)中心」。

1998年,麥科維出版第2本自傳《愛贏了》(暫譯,Won by Love),敘述她從支持墮胎權變成反對墮胎權的過程,同年成為天主教徒,並宣布自己不再是同性戀,反墮胎天主教組織「生命牧者」(Priests for Life)的神父帕沃恩(Frank Pavone)同意麥科維成為天主教會的一員。帕沃恩18日稱,麥科維也是受害者,她因年輕無知而被當成宣傳墮胎的工具,同時對逾5800萬名因墮胎而死的嬰兒感到抱歉。

請願要求推翻判決 最高院不予處理

麥科維同年也在聯邦參議院委員會上宣布:「我會奉獻餘生,推翻以我名義通過的法律。」2003年,麥科維透過律師向達拉斯聯邦地方法院提出請求,聲稱有新證據顯示墮胎會對婦女造成傷害,但她敗訴,聯邦第5巡迴上訴法院在2004年駁回上訴,麥科維仍不死心,在2005年向聯邦最高法院提出請願,以墮胎會傷害女性為由,希望法院推翻判決,但院方認為是假設性議題而不予處理。

距離羅伊訴韋德案已經過了44年,但女性墮胎權仍在美國社會存有爭議性,新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則在1月22日,判決44周年的隔天簽署行政命令,重啟前總統雷根時期發起的墮胎法案「全球禁令」,禁止任何接受美國資金援助的國際非政府組織在海外提供墮胎手術或諮詢等服務,違者將面臨援助資金被凍結的命運。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