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緗家觀點:洪秀柱能謀到兩岸和平嗎?

2017-01-17 07:00

? 人氣

倡議兩岸和平協議的國民黨主席洪秀柱真能謀得兩岸和平嗎?(資料照/盧逸峰攝)

倡議兩岸和平協議的國民黨主席洪秀柱真能謀得兩岸和平嗎?(資料照/盧逸峰攝)

去年10月底,洪秀柱跑了一趟北京,舉辦「洪習會」。此事雖已過去近三月,評論已無新聞實效,但兩岸關係是臺灣對外政局的根本課題,且洪秀柱的北京行充分反映其政治判斷力,即便現在分析,仍有意義。

關於洪在對岸如何表達「九二共識」、「一中同表」、「一中各表」、「民國」、「中華民國」等,當時輿論已談得很多,略。筆者注意到的是洪從臺灣角度聽來是完全「政治正確」的三項主張,這和島內的政治生態,即政黨的「民意基礎」息息相關,洪的政治判斷力也在此盡顯。

洪在北京所提的三項主張,第一是「擴大臺灣的國際參與空間」。聽到這個要求,筆者真有「不知今夕何夕、吾人何人」之感!

回顧過去8年,國民黨一度強力執政,兩岸關係融洽到「過去六十年來最佳」的地步,甚至兩岸最高領導人的「馬習會」都有了,中共對臺灣的「國際空間」有多少慷慨?一點點,聊勝於無,距離臺灣的期盼十萬八千里。過去8年尚且如此,今天「理念型臺獨」的蔡英文掌權,硬不買中共耿耿於懷的「九二共識」之賬,中共能暫不大幅掃蕩臺灣的「國際參與空間」,地沒動山沒搖,已算非常客氣。此時此刻,一個選舉慘敗後在其轄下民調依然沒有起色、被稱為「史上最弱」的黨主席,竟然去提這種連馬英九都做不到的要求,何其不自量力、不識時務?難道是因為這要求本身「政治正確」,提了可在島內黨內交差?

三項主張的第二是兩岸「軍事互信機制」,道理和上面的「國際空間」一樣,略。

透視「和平協議」底蘊

三項主張的第三是「和平協議」。「和平」就其本質而言當然極其重要 ── 過去多年沒有「國際空間」,臺灣還能活好;沒有「軍事互信機制」,兩岸卻連軍事小摩擦都沒爆發;可是,臺海如果失去「和平」,後果對臺灣不堪設想。

故而,洪秀柱在「和平協議」上下功夫,出發點是沒錯。問題是,她知不知道,能確實維持兩岸和平的關鍵因素是什麼?是一紙「和平協議」,還是別的什麼?

洪習會,洪秀柱、習近平。(取自洪秀柱臉書影片截圖)
洪習會,洪秀柱、習近平。(取自洪秀柱臉書影片截圖)

從民到官、從朝到野,毫無疑問,兩岸都渴望和平,但對和平的執著程度差異巨大﹕臺灣是「絕對和平」﹕絕不會在兩岸間主動用武 ── 武力臺獨?武力統一反攻大陸?皆不可能。

但大陸只是「相對和平」、「有條件和平」,條件不能滿足,他們就要訴諸武力。什麼條件?「反臺獨╱終極統一」。中共不但至今堅持其自1949年建政以來近70年「不放棄武力解決」的立場,更在2005年制定「反分裂法」,列出三個動武條件﹕一、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二、發生將會導致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三、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

這三種情況都屬「反臺獨╱終極統一」範疇,前兩種是外在客觀的,在可見的將來不可能發生﹕第一種情況的「分裂」,就是臺灣宣佈獨立,不可能;第二種情況的「重大事變」,由於臺灣自身不可能「分裂」出去,所以必定是外力干預的「事變」。環顧全球,這世界上唯一有能力可干預臺灣事務到使其「分裂」地步的「外力」,就是美國,但美國兩岸政策向來是「一個中國、不支持臺獨、兩岸和平解決」的「三段論」,因此,這個「重大事變」也不可能出現。

剩下的第三種情況呢?說實話,這「第三種情況」最令人擔憂,兩岸之間如有戰爭,一定是這「第三種情況」引爆。

首先,所謂的「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既可能是客觀事實,也可能是主觀臆斷,可由中共單方面認定、定義,即,只要兩岸局勢不符中共期待,他就可以下「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之結論,「依法」對臺用兵;

其次,不幸的是,兩岸的客觀局勢現在就很糟,不用等到中共的「主觀認定」,眼下的現在,就已經是一個「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之現實,證據很多﹕臺獨政黨上臺執政,拒不承認「九二共識」;「主流民意」倒向臺獨政黨,拒絕統一;統派勢力極度衰萎,連「不統不獨」的國民黨都在敗選後遲遲不及回神,無法制約臺獨執政黨,無力扭轉「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局面;展望未來,國民黨似乎呈現出兩個「看不到」﹕看不到東山再起的積極跡象、看不到拋棄「不統不獨」,再次致力兩岸統一的明顯企圖;按目前勢頭,臺灣的民心只會離「中國」越來越遠、越來越獨……。中共對臺用武的「天時」(「反分裂法」的法律後盾)、「地理」(臺海目前局勢)已經具備,只差一個「人和」﹕中共的決心。如果不是因為有一外一內兩大因素阻止中共的話,或許,對抗必敗的臺灣,現在已經在中共的戰爭威脅之下「被和平統一」了。

這兩個阻止中共現在動武的因素,「外」是主要的,是擔心美國會拉上日本、甚至澳大利亞及其他國家介入臺海戰爭;「內」則加重了「外」的份量﹕中共現在國內難纏事務一大堆,尤其是進行中的軍隊改革,肯定影響用兵順利,因而不敢輕易舉戰。

這是現在,未來呢?如果習近平權力日益鞏固,各項改革有所進展,經濟更趨健康,軍力和國力更增強,因而不再懼怕「美日澳聯盟」了呢?這一切都頗有可能。反諷的是,這大概也是喜歡站上「巨人肩膀」的洪秀柱所盼望的?

可以看出,就中共角度而言,兩岸「和平協議」的首要障礙就是﹕它與「反分裂法」是什麼關係?在統一沒有得到保障之前,它的位階有可能高過「反分裂法」,讓「反分裂法」事實上作廢,綁住中共手腳嗎?答案用膝蓋想都知道。如果這個「和平協議」不能凌駕和優先於「反分裂法」,到時中共仍能援用此法對臺用兵,這個「和平協議」又有什麼意義?

洪秀柱有沒有「知己知彼」,設身處地站在中共立場考慮過這些?想想這些背景,就可知道,這個「和平協議」到底能否運作得成。和「國際空間」一樣,連馬英九都做不成的事,實力更弱的洪秀柱想做成?本意再善再美,只能說,這是天真的一廂情願!

兩岸和平的根本保障

如果沒法用「和平協議」來保障兩岸和平,還有什麼其他辦法?

這「其他方法」,說簡單,很簡單;說困難,非常困難。

簡單的是道理,如果「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會導致中共動武,那就反向操作,創造一種「和平統一的可能性依然存在」的局面,就可釜底抽薪中共的用武動因了。畢竟,中共內心是不想打仗的,因為代價太大,能不打,就不打。

創造一種「和平統一的可能性依然存在」的思維,美國駐臺協會前主席卜睿哲有過(見其著作《未知的海峽》),臺灣偏綠的李遠哲、簡錫堦也有(見:簡錫堦觀點:以正直與民主面對「九二共識」)。基本上,在他們那裡,「保持統一可能性」是一種「權益之計」,一種用來維持兩岸和平的手段。

但對藍營就不同了,這不僅是維持兩岸和平的必須,更是其核心價值「三民主義」之「民族」的原則,是藍營必須要做的事。

怎樣創造「和平統一的可能性依然存在」的局面?這和國民黨自己的黨派利益完全一致﹕維持一個強大的、信奉「三民主義」、堅持「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國民黨,無論是執政,還是在野。

一個強大的國民黨,這才是兩岸和平的「定海神針」!因為大陸可將此解釋成「和平統一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洪秀柱如能像8年前的蔡英文那樣,讓人看到重振黨魂的希望,而國民黨也果然一敗塗地後在她領導下恢復生機,現出新象,洪秀柱就謀到了兩岸和平,也不必跑到北京去緣木求魚乞討和平了。就算去,她與中共打交道也會更有底氣,中共也會對她另眼相看 ── 這是另一個話題﹕中共特別看重「實力」。洪難道不明白,此刻的國民黨和她自己,在對岸眼裡,都仿如「扶不起的劉阿斗」,即便飛來北京「交心」,但氣勢功能已讓中共指望不上,對岸對她和國民黨,其實夾雜著一絲無奈的失望和不敬?換言之,洪秀柱要去北京,也得在她展現出率黨重生的「政績」之後,而不是民調依然低盪之時。

於兩岸和平無益,對提升民調無助,到對岸底氣不足,洪秀柱的北京行不知是何算盤?更何況,國民黨正遭遇財務困難,連支付黨工薪資都要借錢,洪秀柱何必要飛北京耗費一筆沒有意義的支出?這一切,就是洪秀柱的政治判斷力?

最後,國民黨要如何維持強大?這就回到議題的基本面,也是上文提到的「說困難,非常困難」﹕擴大民意基礎。這完全仰賴政治路線,另談。

*作者為專欄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