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擲15億保釋金的世紀大逃亡:藏身182公分大提琴盒,身高167的前日產董座這樣逃回黎巴嫩

2020-01-01 20:35

? 人氣

涉嫌挪用公款、違反《金融商品交易法》等罪的日產前董座戈恩4日上午又被逮捕。(美聯社)

涉嫌挪用公款、違反《金融商品交易法》等罪的日產前董座戈恩4日上午又被逮捕。(美聯社)

被控挪用公款、目前以15億日幣保釋候審的日產汽車前董事長戈恩,去年12月31日驚傳已經逃離日本,並且成功抵達祖國黎巴嫩。更驚人的是,連日本檢警竟然也是「看報紙才知道人跑了」,除了安倍政府這次丟臉丟到國外,這齣「不可能任務」的細節,更成為2020開年最惹人關注的謎題。

黎巴嫩裔商業傳奇

1954年在巴西出生的戈恩(Carlos Ghosn),是來自黎巴嫩的移民第三代,不過他讀小學時搬回黎巴嫩、並在法國完成高中大學教育。戈恩畢業後進入米其林輪胎,30歲便升到南美洲營運長,成功讓米其林在南美洲的紅字轉黑。戈恩36歲升任北美分公司董事長兼執行長,42歲跳槽雷諾汽車擔任副董事長。

2019年12月30日,交保候審中的日產汽車前董座戈恩飛離日本,抵達黎巴嫩首都貝魯特。(AP)
2019年12月30日,交保候審中的日產汽車前董座戈恩飛離日本,抵達黎巴嫩首都貝魯特。(AP)

1999年,日本的日產汽車連年虧損、瀕臨破產,雷諾汽車收購日產汽車36.8%股權後,戈恩成為日產汽車的社長兼執行長,全家也從美國搬到日本。這位空降社長上任後大幅削減成本,僅僅兩年就讓日產汽車轉虧為盈,讓他的商界傳奇再添一筆,連日本明仁天皇都對他授予藍綬褒章

2016年,雷諾日產聯盟收購三菱汽車,由「日產救世主」戈恩擔任雷諾、日產、三菱汽車的最高負責人。戈恩的祖國一直將其視為「黎巴嫩之光」,除了發行戈恩的主題郵票,不少人希望他回國拯救黎巴嫩的經濟,甚至有人希望他出來選總統。

「日產救世主」的殞落

不過戈恩前年從雲端摔落谷底,因為他涉嫌挪用數十億公款、低報個人薪酬,因觸犯《公司法》特別背信等罪名,2019年遭到日本檢方起訴。戈恩除了遭到羈押一百多天才獲得保釋,三個董座職務更被公司陸續拔掉,預定今年春天將在日本面對刑事審判。

戈恩的大起大落已讓人目不暇給,不過去年12月31日,始終堅稱清白無辜、日本司法迫害的戈恩驚傳已經逃離日本,也讓「戈恩傳奇」再添一筆。因為戈恩的交保條件相當嚴苛,雖然可以回到東京住處,但門口裝有監視器、離家也有人跟監掌握行蹤,除獲法官允許不得在外過夜、甚至不准他跟搬回黎巴嫩的妻子聯繫,而且戈恩的黎巴嫩、法國、巴西三本護照,也全都要交給律師保管。

戈恩在日本的辯護律師弘中惇一郎
戈恩在日本的辯護律師弘中惇一郎

如今他的律師弘中惇一郎證實三本護照都還在他那,而且日本的檢警也都不知道戈恩離開住處—問題來了—65歲的戈恩是怎麼閃過監視器與警方跟監、又能通過海關查驗身份的這一關,遠從日本東京飛到黎巴嫩的貝魯特老家跟妻子團聚呢?

愛妻主導逃亡行動?

黎巴嫩與法國的媒體指出,這場跨國逃亡行動是由他的妻子卡洛(Carole Ghosn)一手策劃。卡洛安排了一支由保安公司僱員組成的「耶誕樂團」,堂而皇之地進到戈恩在東京的豪宅為他「演奏音樂」,這些人多半是特種部隊的退役成員。表演結束後,167公分的戈恩躲進182公分的低音大提琴琴盒,眾人就這麼在警方的眼皮子底下離開,再搭乘私人飛機飛往土耳其的伊斯坦堡,轉機後回到貝魯特老家。卡洛在面對法新社求證時,全然否認老公的逃亡與她有關,不過法國《世界報》指出,卡洛其實就在飛出日本的這班私人飛機上。

【延伸閱讀】躲大提琴盒逃出生天?戈恩愛妻斥媒體「瞎掰」,東京檢警:監視器拍到他自己走出去

《華爾街日報》引用知情者說法,表示戈恩是為了尋找一個公正的司法環境才會離開日本,他期待的不是逃過審判,而是希望他的案子可以在黎巴嫩洗清冤屈。《華爾街日報》說,戈恩的救援小組其實一週前就在日本集結,29日成功把戈恩弄出住處後,當天深夜11時10分從關西國際機場出發,經過俄羅斯上空飛抵伊斯坦堡、最後返抵貝魯特。知情人士表示,想要洗刷冤情的戈恩也考慮過飛往法國、巴西與美國,但最後仍選擇了對他十分友善的祖國黎巴嫩。

涉嫌挪用公款、違反《金融商品交易法》等罪的日產前董座戈恩4日上午又被逮捕。(美聯社)
涉嫌挪用公款、違反《金融商品交易法》等罪的日產前董座戈恩。(美聯社資料照)

戈恩能躲在琴盒裡溜出豪宅,但他是怎麼通過海關查驗護照,現在還是沒人說得清楚。部分黎巴嫩媒體說,戈恩是從一個小型機場離境,但《華爾街日報》則說他的私人飛機是從關西機場起飛。不過《朝日新聞》指出,雖然包括羽田、成田、關西等機場在內,每天都有不少私人飛機起降,但根據國土交通省的說法,私人飛機的乘客同樣要經過海關查驗護照與安檢,才能出入境,除了國賓與使館人員之外(而且也要先行報備),「百分之百不可能在未查驗身份的情況下離境」。

至於戈恩有沒有可能從頭到尾躲在琴盒,所以無須出示護照過海關呢?《共同社》說,就算是私人飛機出入境,行李也要經過X光機查驗,所以也不太可能。不過日本《共同社》也引述一名機場人士指出,在沒有國際定期航班的地方機場,出入境的手續與海關的相關檢查不比國際機場嚴格,因此確實可能有所疏漏。

日產前董座戈恩潛逃出境震驚全日本,大批媒體守候在其辯護律師的住處。(AP)
日產前董座戈恩潛逃出境震驚全日本,大批媒體守候在其辯護律師的住處。(AP)

雖然現在仍不確定戈恩如何出境,也有媒體猜測他變裝拿假護照離境,但可以確定的是,戈恩入境黎巴嫩「完全合法」。因為黎巴嫩當局表示,即便不瞭解他如何離開日本,但戈恩在12月30日是拿著護照合法入境,所以不會對他採取強制出境或拘留等措施。法新社則說,戈恩是拿著法國護照與黎巴嫩身份證入境。黎巴嫩當局否認參與這次逃亡,表示這完全是戈恩的私人行為,也希望跟日本政府繼續保持良好關係。

由於戈恩也與有法國護照,法國政府12月31日也對這位法國公民的逃亡案表態。法國經濟部次長潘尼耶—魯納歇(Agnes Pannier-Runacher)表示,她對前日產董事長戈恩離日赴黎的消息「深感意外」。不過這位法國官員也說,她也是經由媒體掌握此事。潘尼耶—魯納歇在接受電台訪問時表示,任何人都不能凌駕於法律之上,但戈恩仍可以透過法國公民的身分獲得法國領事協助。

黎巴嫩會挺戈恩到底嗎?

雖然黎巴嫩政府說與戈恩逃亡無關,不過根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導,戈恩返國後大部分時間除了跟妻子待在有武裝警衛保護的自宅,他其實也拜會了黎巴嫩總統奧恩(Michel Aoun)。由於黎巴嫩跟日本本來就沒有簽署引渡協議,如今黎巴嫩又公開宣稱「沒有理由將其驅逐出境」,看來戈恩確實是選對了去處。

其實早在2018年戈恩首次遭到逮捕時,黎巴嫩的外交部就曾公開表示,「戈恩是黎巴嫩的著名人物,也是黎巴嫩人在國際上的成功代表,黎巴嫩外交部將跟他站在一起,確保戈恩獲得公正的審判」。如今戈恩跑了,日本政府除了兩天後才掌握消息,現在也只能把15億日圓(約合新台幣4.1億)的保釋金沒收,現在一時似乎也找不到方法把人抓回來。

戈恩在黎巴嫩的住處。(美聯社)
戈恩在黎巴嫩的住處。(美聯社)

戈恩逃回黎巴嫩後,《朝日新聞》也趕到他在貝魯特的住處附近採訪。《朝日》記者按門鈴試圖直接採訪本人,但一名操阿拉伯語的男子應門後把記者趕走。《朝日》指出,黎巴嫩因為腐敗問題遭遇財政危機,但是靠著海外黎巴嫩公民的捐輸,讓該國的財政赤字大為紓緩。其中被視為天才企業家的戈恩,就是一個經典案例。

戈恩在黎巴嫩的住處。(美聯社)
戈恩在黎巴嫩的住處。(美聯社)

《朝日》走訪戈恩住處鄰近的黎巴嫩人,得到「他在黎巴嫩沒有罪,他跟我一樣都是黎巴嫩的公民,非常歡迎他」的說法,顯見黎巴嫩從政府到民間似乎都對戈恩展開雙臂。不過《朝日新聞》與《日本經濟新聞》也指出,由於黎巴嫩經濟嚴重倒退,政府想對通訊軟體課稅補充財員,引爆強烈民怨與反政府的街頭抗爭,連總理哈里里(Saad Hariri)也被迫下台。如此敵視貪污腐敗的黎巴嫩,究竟能不能容得下戈恩,其實也在未定之天。

由於早年曾被法國殖民,黎巴嫩素有「中東巴黎」的美稱,2009年也繳出10%的亮麗經濟成長。如今黎巴嫩的經濟成長幾乎停滯,「中東巴黎」的建築物也明顯老舊,最近連想從銀行提領現金都受到限制。以黎巴嫩目前的氛圍,如今在日本涉嫌挪用公款的戈恩,到底會被視為是黎巴嫩的救世主,還是一個從海外狼狽逃回國的貪污犯,其實頗值玩味。一位黎巴嫩的記者就對《朝日》表示,如果政府擺明力挺戈恩,對街頭示威的年輕人來說可能會有負面反應。一位參與遊行的前學校雇員則對《朝日》說,如果戈恩真的做錯事,我不歡迎他。人們甚至開起玩笑,以戈恩「貪污專家」的資歷,確實可以入閣當個大官。

難以為繼的戈恩大審

戈恩在逃回黎巴嫩後,隨即發表了一篇簡短的公開聲明。他強調自己「並非逃避司法,而是逃離了不公義與政治迫害」,並且表示下個星期就會跟媒體交流。戈恩在黎巴嫩當地的代理人1月1日表示,戈恩8日將在貝魯特召開記者會,屆時戈恩親自說明他的想法與未來的動向。

不過《日本經濟新聞》引用一位日本檢方人士說法,他認為戈恩根本是認為訴訟勝算太小,才會匆忙逃亡。此外,日本《刑事訴訟法》規定,除了部分輕微罪行之外,被告本人審判日必須到場才能開庭,因此戈恩如果不願返回日本,黎巴嫩政府又不幫忙引渡,對戈恩的刑事審判勢必無法繼續,對其挪用公款的事實釐清與責任追究,也等於就此告吹。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