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常香港家庭裡的政治風暴:20年前,她的父母才從內地來港,如今她卻是反送中的堅定支持者

2019-12-26 12:30

? 人氣

父母20多年前從中國內地移民來港的Amy,是位大學生,20歲,運動開始後便找任何機會出來抗議,並非衝在一線的勇武派。(美國之音)

父母20多年前從中國內地移民來港的Amy,是位大學生,20歲,運動開始後便找任何機會出來抗議,並非衝在一線的勇武派。(美國之音)

香港持續了半年多的反送中抗爭,不僅令香港社會分裂成支持民主的黃絲和親政府的藍絲,也令無數的家庭因觀點分歧而發生爭執、吵鬧,甚至衝突。父母20多年前從中國內地移民來港的Amy,是位大學生,20歲,運動開始後便找任何機會出來抗議,並非衝在一線的勇武派。她15歲的妹妹觀點上支持她但不上街。她父親是廚師,母親是收銀員,都反對抗爭。她和父母,尤其是父親時有爭吵,長期不說話。她家庭的衝突可謂是目前香港許多家庭的一個縮影。

記者首次見到Amy是在紀念6.12反送中首次警民衝突6個月的集會上。她當時和3位夥伴在給獄中手足寫聖誕卡。攀談之後,瞭解到她家的情況,希望採訪。起初不情願的她在同伴的鼓勵下,欣然赴約。

「10月1號國慶,他們的口號是『十月一號賀他老母』。家人都因為這件事不用上班,就留在家裡。留在家裡她(母親)就塞著門,不讓我出去,因為她知道我一定出去的,我已經收拾東西打算出去了。結果她塞住門,我沒有辦法出去。那日是我最遺憾的一日。為什麼呢?因為到5點多就知道香港員警開了第一槍實彈,打中中五的學生。」

看到手足在街頭抗爭挨實彈,那麼多的人受傷、被捕,無助的Amy只有痛哭。

「我就發脾氣,很惱怒,返回去門內。之後我沒有出來,再惱怒都沒用,唯有在家看媒體直播,看了很多個小時,心是很痛很痛,還有不斷地哭,因為覺得自己沒有出去,知道自己的力量很微小,幫不了一些什麼。但覺得過不了自己良心,有一班手足在外面挨生挨死,挨實彈。」

Amy的父親是廚師,餐館像一些受到影響的餐廳、店鋪一樣被迫結業,丟了工作,對運動很反感。

「我爸在看電視上那些示威者畫面的時候,說『早就應該開槍打死他吧』這些。我聽到很生氣,然後說這很沒人性、沒有血性,你不配當一個人。因為他(示威者)是一個生命,不管對還是錯,不應該這樣。然後我就大概一個月不理他,他煮的東西我不吃,他喊我的名字我不理。」

Amy表示,雖經母親訓斥,但她還是認為父親的話不對。

「後來她勸告我說這樣很不孝順。就罵了一頓,我才理他。可是有些時候我還是會罵他,因為我覺得那樣說話不是太好。」

Amy說,他父親又找到工作,不過還不穩定。她表示,理解抗爭給許多人帶來困難。「我能理解,但我們如果現在不再做些什麼事情出來的話,香港就淪陷了。因為我們在捍衛我們最後的自由,因為我們覺得如果香港這塊地也淪陷了,然後我們香港會變成中國大陸,不像是香港了。香港和中國大陸最特別的地方就是一國兩制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