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分子用什麼聊天? 通訊app「Telegram」保密到家 淪恐攻溫床

2016-12-29 08:03

? 人氣

德國柏林的布來特榭德廣場於19日發生卡車恐攻事件,造成德國人心惶惶,法蘭克福的耶誕市集裡可以看到荷槍實彈的警察巡邏。(美聯社)

德國柏林的布來特榭德廣場於19日發生卡車恐攻事件,造成德國人心惶惶,法蘭克福的耶誕市集裡可以看到荷槍實彈的警察巡邏。(美聯社)

「聖誕節、光明節還有新年就快到了,讓我們準備一些『禮物』給那些骯髒的豬跟猩猩吧!」

12月6日,這則訊息出現在通訊app「Telegram」的一個恐怖分子群組中,兩週後的19日,一輛死亡卡車硬生生開進德國柏林的布來特榭德廣場,奪走12條性命,49人受傷,但這些平民不過只是想在聖誕節來臨前,到耶誕市集好好購物一番而已。

主嫌突尼西亞裔的阿尼斯・安姆里(Anis Amri)隨即輾轉逃往義大利,23日在米蘭遭警方擊斃,但在那之後,「Telegram」上出現了他的遺言影片,在影片中他除了保證效忠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IS)更丟給西方國家一個冷酷的警告:「奉主之名,我們會好好地宰殺你們。」

柏林攻擊事件之後,歐美各國維安升級,嚴防聖誕市集成恐攻目標。(美聯社)
柏林攻擊事件之後,歐美各國維安升級,嚴防聖誕市集成恐攻目標。(美聯社)
柏林攻擊事件之後,歐美各國維安升級,嚴防聖誕市集成恐攻目標。(美聯社)

創辦人:「一定會有人拿去做壞事」

這些殘忍的話跟影像透過Telegram散播到全球,只要你是這個app的用戶,又剛好是名激進的恐怖分子,你就能不費吹灰之力「欣賞」到影片,甚至能在IS需要聖戰士時報名參加。這個全世界最安全的通訊app成為恐怖分子的溫床,但Telegram創辦人之一杜洛夫(Pavel Durov)只是無奈地說:「我們能做的很有限,一旦你開放讓大家使用,總會有人拿去做壞事啊。」

負責監看恐怖組織動向的美國組織「中東媒體研究機構」(Middle East Media Research Institute, MEMRI)表示:「這個app已經成了IS、IS支持者或其他恐怖分子的最佳選擇。」因為Telegram支援用戶之間的加密通訊,一旦開啟秘密談話功能,甚至連Telegram官方都看不到,「它早就超越推特(Twitter),成了他們最重要的平台。」

MEMRI執行長史達林司基(Steven Stalinsky)說道,「每個大型IS組織都在上面,我們還看到他們談論這個app的優點,還叫大家都來用。」

從俄羅斯逃到德國 恐攻卻燒到自家門口

就在柏林耶誕市集恐攻發生前3天,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曾正式要求杜洛夫採取行動,封鎖IS在app上的所有內容,還曾警告他們不只在上面散佈仇恨思想,還可能進一步直接籌劃恐怖行動,一直以來態度強硬、誓死捍衛使用者言論自由的杜洛夫不為所動,最後在輿論壓力下,曾於2015年11月封鎖78個伊斯蘭頻道,但防不勝防,這次的德國恐攻事件後,杜洛夫尚未出面說明。

在柏林發生卡車恐攻之後,法蘭克福的耶誕市集可以看到荷槍實彈的警察巡邏。(美聯社)
在柏林發生卡車恐攻之後,法蘭克福的耶誕市集可以看到荷槍實彈的警察巡邏。(美聯社)

諷刺的是,Telegram的總部就在事發地點柏林,由杜洛夫和他的哥哥尼古拉.杜洛夫(Nikolai Durov)於2013年創立,因為注重通訊隱私闖出名號,現在卻成了IS的愛用app,其實這對兄弟來自俄羅斯,2006年創立社群網站「VKontakte」後打開知名度,隨後因為不服從政府遭到打壓逃到德國,這次火卻燒到自家門口。

專家:「Telegram會紅,是因為推特跟臉書都在打壓IS」

「其實Telegram可以做的事有很多,現在這個app之所以變主流,是因為它的對手推特跟臉書(Facebook)都開始打擊IS。」一名美國高級反恐官員說道,推特至2015下半年開始積極阻止用戶散播激進的伊斯蘭思想,停用約12萬5000個帳戶,當中絕大部分和IS有關,更激怒IS拍影片嗆聲臉書及推特的創辦人。

Telegram對訊息的加密方法被某些分析師稱為「軍用等級」,讓監控員無法輕易破解,提早掌握恐怖分子的動態,再加上2015年推出電腦版本,用戶更容易傳送大量影像、文件等,更是雪上加霜,「如果你沒有在特定時間加入秘密談話,你永遠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史達林司基說道。

伊斯蘭國發布新影片,威脅臉書及推特創辦人(擷取自影片)
伊斯蘭國發布新影片,威脅臉書及推特創辦人(擷取自影片)

各國政府必須開始監控Telegram

MEMRI曾加入某個秘密談話中,看見自稱住在美國和英國的恐怖分子正計劃如何攻擊美國駐倫敦大使館,還說要「避開小孩跟婦女,不然會跟那些異教徒一樣」,但這個秘密談話並非IS的正式群組,「因為它比較容易監控,代表群組裡的成員只是比較不聰明的狂熱分子跟IS粉絲。」史達林司基表示。

因為Telegram上有大量IS散佈的「專業恐怖攻擊資訊」,讓某些使用者能輕易取相關訊息,造成「孤狼式」恐攻的機率大大提升,史達林司基表示:「目前許多政府官員依舊以監控推特為主,但我們已經告知他們,IS早就轉移陣地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韓亞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