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全島都是中國「攻擊的正面」 來認識保衛台海安全的新一代空中兵力

2019-09-25 08:10

? 人氣

空軍三型主力戰機之一的IDF經國號,近年在「翔展案」等構改案後已全數完成提升,IDF也是目前唯一完成性能升級的三型戰機之一。(蘇仲泓攝)

空軍三型主力戰機之一的IDF經國號,近年在「翔展案」等構改案後已全數完成提升,IDF也是目前唯一完成性能升級的三型戰機之一。(蘇仲泓攝)

隨著戰鬥型態轉變,最先接敵的軍種,是可在相當距離外偵獲目標,且迅速到達定位攔截或是「視距外」即發動攻擊的空軍,以台灣的地理環境而言更是如此,加上對岸近年頻頻對我實施遠海長航的繞島演訓,據稱相關航線就有6條,也因此過去西岸被認為才是空防壓力區,如今變成全島都是「攻擊的正面」,空軍能否盡速建立新一代空中兵力,將代表雙方戰力的天秤扳平,攸關台海安全穩定甚鉅。

今年3月底,共軍兩架殲-11戰機蓄意穿越海峽中線,引起我防空兵力緊張,當時包括前推進駐澎湖,由IDF經國號戰機組成的任務編組「天駒部隊」和來自本島的F-16戰機,無論是在空機還是緊急起飛都有相應「動作」,雖然後續共機在我方伴飛監控下回到中線以西,但這次事件也透露空軍飛行員全天24小時待命應處所承受的壓力,絕非外界可以輕易想像。

防空飛彈機動部署 拱衛特定地區及指揮中樞

除了空中兵力現況及未來展望受到關注,防空飛彈部隊動態也是觀察指標。在共軍繞島演訓頻率增加後,東部空防壓力逐漸浮現,軍方因此在花東地區部署天弓三型飛彈,更進一步將原先部署的鷹式飛彈前推至綠島;弓三過去在總統蔡英文視導空軍花蓮基地時就曾曝光,相關飛彈車隊在台東街道亦被人直擊。此外,今年漢光演習實兵演練期間,大台北地區的愛國者三型飛彈也曾部署至大佳河濱公園內,提供松山機場、國防部、衡指所等重要設施和指揮中樞防空屏障。

20190924-台灣防空壓力近年與日俱增,特別是對岸頻頻對台實施繞島演訓,「全島都有可能變成攻擊正面」,除了空中兵力建構情況引發關注,防空飛彈部署也值得觀察。圖為今年漢光演習期間,愛國者三型飛彈前推至大佳河濱公園放列。(蘇仲泓攝)
台灣防空壓力近年與日俱增,特別是對岸頻頻對台實施繞島演訓,「全島都有可能變成攻擊正面」,除了空中兵力建構情況引發關注,防空飛彈部署也值得觀察。圖為今年漢光演習期間,愛國者三型飛彈前推至大佳河濱公園放列。(蘇仲泓攝)

這些價值不斐的防空武器以車輛裝載,因此射擊後能夠發揮快速轉移的效果,提高戰場存活率,也因為具機動性,使得部署區域、條件更加「寬容」,但進駐特定區域協力防空仍是合理推敲,而罕見畫面一次次出現,同樣代表台灣所承受的空防壓力「只有更重、沒有最重。」

因應防空負擔增加,牽動的不只是地面飛彈部署位置的調整,從本周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通過《新式戰機採購特別條例草案》初審,以及新式高級教練機首架原型機出廠,都能看出端倪。

三型戰機升級 IDF完成、F-16執行中、幻象2000還在談

由於空軍現行三型主力戰機F-16、IDF經國號、幻象2000服役至今都面臨中壽期問題,在對岸每年龐大軍費支持下,新銳兵力一批批投入,我方戰機所擔負的越發吃重。有鑑於此,IDF型機近年在「翔展案」後完成性能提升;F-16A/B型機升級為F-16V的「鳳展案」刻正執行,預計將空軍現有140架全數提升至V等級,今年應完成24架提升,唯據聞目前進度稍有落後;幻象2000型機處境則較為尷尬,官員稱至少還能用8年,「目前暫無汰除計畫」,但後續如何處理,這部分也只能說跟法國原廠「還在談」。

20190924-空軍三型主力戰機之一的幻象2000性能優異,但苦無升級機會也讓其定位最為尷尬。官員稱幻象至少還能服役8年,「暫無汰除計畫」;後續如何處理,跟法國原廠則還要再談。(蘇仲泓攝)
空軍三型主力戰機之一的幻象2000性能優異,但苦無升級機會也讓其定位最為尷尬。官員稱幻象至少還能服役8年,「暫無汰除計畫」;後續如何處理,跟法國原廠則還要再談。(蘇仲泓攝)

除了三型機性能升級仍未完全解決,空軍現以「鳳翔案」為名,預計以新台幣2500億元向美新購額外66架F-16V,這也是軍方現正於立法院積極奔走的項目。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本(9)月23日通過《新式戰機採購特別條例草案》,後續將進入黨團協商,籌措購買66架F-16V所需的2500億元之法源依據正逐步建立。國防部希望能夠在2026年全數交機完成,屆時將在台東基地成立新聯隊來負責新機運作,而部署在台東除了有強化東部空防的用意,還和後面會提到的新式高教機服役有關。

20190924-空軍三型主力戰機之一的F-16,現有的部分在「鳳展案」下,預計將現有140架全數升級為F-16V等級,目前已有部分完成提升,不過整體進度仍落後。(蘇仲泓攝)
空軍預計將現有140架F-16(見圖)全數升級為F-16V等級,目前已有部分完成提升,不過整體進度仍落後。(蘇仲泓攝)

新式高教機首架原型機本月24日正式出廠,沒有意外選擇了因諧音而被政治聯想的「勇鷹」為名;軍方規劃明年6月首飛,目標2026年完成66架量產。新式高教機是空軍、中科院、漢翔三方在IDF既有基礎上研製,因此外型幾乎等於IDF,然而官方稱「勇鷹號」有80%的更新,所以骨子裡已是大大不同。

20190924-新式高教機「勇鷹號」24日在台中出廠亮相,軍方規劃明年6月首飛,2026年完成66架量產。「勇鷹號」是以IDF基礎研發,因此外型和IDF幾乎如出一轍,不過官員強調,全機已有80%的更新。(蘇仲泓攝)
新式高教機「勇鷹號」24日在台中出廠亮相,軍方規劃明年6月首飛,2026年完成66架量產。「勇鷹號」是以IDF基礎研發,因此外型和IDF幾乎如出一轍,不過官員強調,全機已有80%的更新。(蘇仲泓攝)

「勇鷹號」服役 取代AT-3、F-5E/F型機

空軍戰機飛行員養成的進程,現行為「三階段、三機種」,意即學員得依序完成螺旋槳的T-34C教練機、噴射的AT-3教練機和擔任部訓任務的F-5E/F戰機,全般通過後,才能下到三型主力戰機(F-16、IDF經國號、幻象2000)的使用聯隊,進一步實施換訓。但當新式高教機投入服役後,角色上能夠將AT-3和F-5E/F兩者合併,屆時將變成「三階段、兩機種」,學員減少重複適應新機所需之時間,訓練效益能夠增加,再加上「勇鷹號」是以IDF為原型產製,部分零組件通用,量產有助於降低未來IDF出現「消失性商源」帶來的風險。

前面說新購入的F-16V將部署在台東基地,這個部分和新式高教機關係密切,原因在於目前擔任部訓機任務的F-5E/F不僅老舊且正是以台東為本場,「勇鷹號」服役後取代過去F-5E/F的定位,F-5型機走入歷史,新聯隊順理成章接手台東基地,原先在此地的訓練任務則回歸高雄岡山空軍官校,空軍飛行訓練至此將進入一個全新的時代。

20190924-空軍現仍有一批F-5E/F戰機,平時駐防台東志航基地,在飛行員養成過程中,扮演「部訓機」的角色。未來在新式高教機「勇鷹號」服役後,F-5型機將逐步汰除,退出序列。(蘇仲泓攝)
空軍現仍有一批F-5E/F戰機,平時駐防台東志航基地,在飛行員養成過程中,扮演「部訓機」的角色。未來在新式高教機「勇鷹號」服役後,F-5型機將逐步汰除,退出序列。(蘇仲泓攝)

回過頭來看,包括現有F-16升級進度、新購F-16執行情況、新式高教機能否如期如質量產,乃至於未來幻象2000的存廢,這每一條線眼下同時進行,且或多或少牽動著彼此後續可能出現的員額需求、預算大小、部署位置等規劃。建構強而有力的空防戰力,不是單靠採購新戰機特別條例草案初審通過,或是新式高教機首架原型機出廠就能自滿,而得靠執政當局、國防部官員的智慧和整體社會的支持,未來7至10年內的走向,將是戰力完備與否重要的分水嶺。

喜歡這篇文章嗎?

蘇仲泓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