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之音》解析香港的90後之怒:「一國兩制」落空、港府過度執法、大學生前景黯淡、中國認同消失

2019-09-10 11:10

? 人氣

2019年9月8日,香港反送中示威(AP)

2019年9月8日,香港反送中示威(AP)

在香港反送中示威抗爭的前線,是一群平均不滿30歲的香港青年,他們巨大的反對聲浪,被認為是長期積累後的爆發。這群90後出生的年輕人為何憤怒?導致並助長這種憤怒的因素是什麼?

警方的應對方式和特首的態度

「抗議者一再被警察稱作蟑螂和當作蟑螂對待,」香港民間記者會發言人Catrina Ko說。

從6月起,香港爆發了一系列大型示威遊行和無數起警民衝突,規模和密集程度前所未見。當局指責一些抗議者為「暴徒」。警方採取了強硬行動,向抗議者噴射胡椒噴霧,並使用催淚瓦斯、橡膠子彈、警棍和水砲,並毆打抗議者和大規模抓人,這些都被港人強烈譴責過度執法。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對美國之音表示:「當防暴警察使用威脅生命的武器時,尤其是當他們釋放超過2000多發催淚彈時,只會引起更多人的反應,並強迫他們犧牲並付出更大代價。我認為最重要的是林鄭月娥待在防暴警察身後,這只會引發更多人的憤怒。」

三起決定性的衝突點燃香港青年的怒火,第一是6月12日的武力清場,警方近距離向香港市民發射橡膠子彈和布袋彈; 第二是7月21日疑似有黑社會背景的白衣人在元朗地鐵站無差別襲擊民眾而警察被指坐視不管的事件; 第三是8月31日鎮暴警察衝入港鐵太子站車廂內,傷及無辜市民。示威者也採取了一些激烈的做法,包括圍攻大陸記者、向警察投擲燃燒彈和破壞公共設施。警方稱其執法屬「適當武力」。

特首林鄭月娥拒絕同意獨立調查警察執法方式,同時強硬當務之急是「止暴制亂」,這進一步激化了抗議者的憤怒情緒。

參與8月18日遊行的尹女士法新社說:「他們(香港政府)無遏止人們的憤怒,因為警察所做的事情是完全不可接受的。他們不是警察,他們傷害了人民。」

自治被削弱普選看不到

黃之鋒說:「一國兩制似乎是失敗的。」

許多香港青年稱反送中示威是他們最後一搏的機會,抗爭的是「一國兩制」下承諾的「自治」 逐漸被削弱。

遊行參與者Woody Ho對路透社表示:「從英國(殖民)到(回歸)中國,江澤民主席當時向我們承諾,我們將實行立法會和特首普選,但這一切都沒有發生。」

1984年,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明確強調,香港在實施一國兩制下,其自由經濟體和人民自由權利的地位「50年不變」。

經過一個多世紀的殖民統治,英國在1997年將香港歸還中國。北京歡欣鼓舞,但擁有更大自由度與繁榮的香港,卻深感憂慮。

為了理解港人對中共架空一國兩制的憤怒,必須從2014年說起。

2014年6月,中國國務院發佈白皮書,指在「一國兩制」中,「兩制」僅能「從屬」 於一國,特首人選必須「愛國愛港」,這是港人明確感受到中共將以「全面管制」 取代「港人自治」 態勢的開端。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