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喚舞蹈大師土方巽的魂魄,跳起痙攣扭曲的暗黑舞踏:大膽「與鬼共舞」的新加坡藝術家徐家輝

2019-08-28 18:30

? 人氣

新加坡藝術家徐家輝在2019台北藝術節首度上演的舞踏表演「極黑之暗」。(台北藝術節提供)

新加坡藝術家徐家輝在2019台北藝術節首度上演的舞踏表演「極黑之暗」。(台北藝術節提供)

新加坡藝術家徐家輝在2019台北藝術節首度上演的舞踏表演「極黑之暗」,試圖以數位技術搭建人與另一個世界的溝通管道。接受《風傳媒》專訪時,徐家輝表示,他花費2年的時間蒐集資料,透過巫女接觸日本已故舞踏大師土方巽的靈魂,邀請逝者共同編舞、上台表演。

談到為什麼要執行這項突破陰陽界限、肉體極限的藝術計畫,徐家輝說:「我想要創造舞踏形式的新可能性,而我所想到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找到土方巽的靈魂,與祂合作。」

新加坡藝術家徐家輝在2019台北藝術節首度上演的舞踏表演「極黑之暗」。(台北藝術節提供)
新加坡藝術家徐家輝在2019台北藝術節首度上演的舞踏表演「極黑之暗」。(台北藝術節提供)

感受舞踏叛亂之美,「極黑之暗」震撼觀眾

徐家輝(Choy Ka Fai)指出,「極黑之暗是我的新嘗試,結合舞台上的舞蹈,與大螢幕播放的紀錄片、虛擬實境影像」,動態捕捉感應器所接收到的舞者動作,透過數位擬像技術在大螢幕同步重現土方巽(1928-1986)在人生各階段的樣貌與舞姿,觀眾能欣賞,舞者舞踏叛亂的身體如何與已故宗師土方巽的靈魂對話。

節目一開始,大螢幕播放徐家輝走訪「暗黑舞踏」創始者土方巽家鄉的紀錄片,配戴動態捕捉感應器的舞者、手持頌缽的巫女走上舞台,接著映入眼簾的是「舞踏」(Butoh):舞者時而細微、緩慢地舞動,時而在地上蜷曲爬行,隨著鼓點隆隆的電子音樂攀上高潮,舞者的表情變得極為扭曲猙獰,齜牙咧嘴、吐舌,肢體動作也變形,彷彿痙攣般不規則地扭動、掙扎。

邀請已逝舞踏大師土方巽,重返人間再創新作!

「我的作品通常不會有固定的形式,主要是看我當下對什麼有興趣,然後大量進行田野調查、蒐集資料,」提到「邀鬼共舞」念頭的開端,徐家輝表示,自己很早之前就對土方巽的舞踏著迷,2006年第一次欣賞土方巽1973年作品《夏日風暴》(Summer Storm)時,舞者如活屍般的動作,使他難以忘懷。

「暗黑舞踏」源於60年代日本對舞蹈美學的省思,以及對西方規則的反動。二戰後,日本舞蹈界開始出現「日本人的身型天生就比西方人矮小,也許本來就不適合芭蕾及現代舞等強調線條美感的舞種」的想法。舞踏宗師土方巽便在此時創立了「暗黑舞踏」,展現在生死之間的身體叛亂,挑戰西方傳統的舞蹈美感。

舞踏超乎一般人對「美」的定義,帶給觀眾的共情感受,不乏驚詫、恐懼,發自內心的痛苦與壓抑,它赤裸裸地演繹出人性的慾望與黑暗面。然而痛苦何嘗不是生命之美,土方巽曾言:「舞踏是拼命想站起來,卻站不起來,界於生、死之間的一種狀態。」

新加坡藝術家徐家輝在2019台北藝術節首度上演的舞踏表演「極黑之暗」。(台北藝術節提供)
新加坡藝術家徐家輝在2019台北藝術節首度上演的舞踏表演「極黑之暗」。(台北藝術節提供)

2016年至2018年間,徐家輝極力搜尋舞踏相關的資料,發覺到「現在的舞踏一直停留在70年代、80年代,某種程度上已經失去土方巽當年的精神。時代背景已經不同,舞踏的形式需要革新,我很清楚,我需要找土方巽的靈魂、訪問他,然後跟他合作。」

談到如何訪問逝者之靈,徐家輝打趣說道:「雖然我跟他不認識,但我發現,我跟他有共同的臉書朋友。」他表示自己其實做足了準備工作,首先探訪土方巽的墓地向祂報備:「我想跟您合作,希望您能來見我。」然後前往日本三大靈場之一、位於青森縣的恐山,尋找巫女通靈,正式與土方巽本人對話。

「我感覺到他前來與我們說話,他的氣場很強」,徐家輝說,把巫女被附身的影片拿給認識土方巽的親友看,親友也認證,巫女的動作與說話語氣確實與土方巽本人很相近,「當時我就想,既然我已經與土方巽本人溝通過了,我是否能夠建立一些關於舞踏的新可能。」

徐家輝開始嘗試用肌肉感應器和刺激神經的電子裝置來創作舞踏,有時也會試著與土方巽溝通,探索編舞的方向。他說,第二次通靈、介紹舞者給土方巽認識的時候,「祂要走不走,莫名其妙說了一個賣香蕉的故事,我就嚇到,想說祂為什麼要提這個,我突然有靈感,應該將土方巽先前敘述賣香蕉故事的口白,加進去表演之中。」

新加坡藝術家徐家輝在2019台北藝術節首度上演的舞踏表演「極黑之暗」。(台北藝術節提供)
新加坡藝術家徐家輝在2019台北藝術節首度上演的舞踏表演「極黑之暗」。(台北藝術節提供)

「超越生死,成為朋友」

徐家輝在土方巽死後的三十幾年,試圖跨越陰陽的界限,「與鬼魂結緣」,本身為基督教徒的他,也在創作「極黑之暗」的過程中逐漸改變對靈魂的觀念。「我覺得鬼魂與神靈是存在的,可以跟我們生存在同一個空間」,徐家輝說,「我去年首演完的時候,有把整場表演的錄影帶到祂的墳墓,播給祂看,想請祂給我一點回饋,也跟祂報備巡演的事情。」

「去西伯利亞的時候,在漫漫顛簸的路上,半夢半醒之間,我聽見祂告訴我,有一年冬天,祂的徒弟曾在祂曾表演過的田地上裸身跳舞,已示對祂的悼念,」徐家輝指出,他認為土方巽「託夢」想傳達的旨意是,希望在表演中加上「雪地上漫舞」,於是他在大螢幕投影增加了雪景。

徐家輝笑說,「我沒有發瘋,有時我會有強烈的感覺,就是我跟祂溝通到了。之前我的心情很緊繃,拿捏不住與祂的距離,有時候會想太多,擔心祂會不滿意。兩年後的現在,我找到比較適合的方式去接觸祂,也算是有默契了。我幫祂創立一個電子郵件帳號,有任何表演相關的大小事,我都會發E-mail給他。」

對徐家輝來說,土方巽彷彿從令其敬畏的偶像,變成合作無間的朋友,「祂現在變得有點調皮,之前在台灣首演的時候,大螢幕的阿凡達一直飄移,還飄出螢幕,我就覺得是祂弄的靈異現象。」

新加坡藝術家徐家輝在2019台北藝術節首度上演的舞踏表演「極黑之暗」。(台北藝術節提供)
新加坡藝術家徐家輝在2019台北藝術節首度上演的舞踏表演「極黑之暗」。(台北藝術節提供)

與鬼魂合作後的下一步,就是「與神共舞」

與鬼魂合作後的下一步,徐家輝表示,他接著想與神明合作。目前徐家輝頻繁往返西伯利亞、南韓、台灣、越南、新加坡等地,從事亞洲薩滿舞蹈文化的研究,在台灣,他走訪各地三太子宮廟,希望「把乩童上身時的一系列動作數位化」。

今年8月首次在台北水源劇場演出《神樂記之寶島三太子》,將乩童被三太子上身的動作,編成舞蹈。徐家輝指出,之後他還打算邀請真正的三太子乩身登台,「探討到底是人在跳舞或是神在跳舞」。

徐家輝小檔案:

新加坡藝術家徐家輝。(蔡娪嫣攝)
新加坡藝術家徐家輝。(蔡娪嫣攝)

徐家輝是新加坡籍的跨域藝術家,生於1979年,為倫敦皇家藝術學院(Royal College of Art)數位互動碩士,現居柏林,創作領域涵括舞蹈、劇場和視覺藝術等,並匯集藝術、設計和數位科技。徐家輝的作品曾受邀至各重要場館與藝術節,包括倫敦沙德勒之井劇院(Sadler's Wells Theatre)、維也納ImPulsTanz舞蹈藝術節,和柏林八月舞蹈藝術節。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