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9月8日──首位出櫃美國大兵登上《時代》封面 力爭軍中同志人權

2019-09-08 08:10

? 人氣

美國空軍中士馬特洛維奇(Leonard Matlovich)早在44年前就勇敢挑戰軍中不平等禁令。(翻攝leonardmatlovich.com)

美國空軍中士馬特洛維奇(Leonard Matlovich)早在44年前就勇敢挑戰軍中不平等禁令。(翻攝leonardmatlovich.com)

我想要你們看著那面旗幟,屬於我們的彩虹旗,而且我想要你們看著旗子的同時,內心也感到自豪,因為我們也有一個夢想。
──馬洛特維奇,1988年5月7日於加州沙加緬度

隨著性別平等意識高漲,傳統保守的美國軍方也向同志族群敞開大門,在2011年正式廢除軍中的「不問不說」(Don’t Ask, Don’t Tell)政策,讓同志族群在服役期間公開性向,也不會被強迫退伍,不過在44年前,空軍中士馬特洛維奇(Leonard Matlovich)勇於出櫃,挑戰軍中不平等禁令,並登上9月8日出刊的《時代》雜誌封面,開啟軍中同志權益的抗爭之路。

家中獨子 成長於天主教軍人家庭

1943年,馬特洛維奇在喬治亞州歷史大城薩凡納(Savannah)出生,他是家中獨子,他的父親是名空軍中士,因此他的童年時光大部分在軍營度過。馬特洛維奇19歲那年,美國開始加派士兵到越南,他自願從軍,並派駐在越南3年時間。馬特洛維奇回到美國後被派駐在佛羅里達州,開始經常出沒同志酒吧,在他30歲時首度與男人發生性關係。

公開性向被阻止 意識同志遭受歧視

由於馬特洛維奇在美國南部長大,知道種族歧視是錯誤行為,加上1960至1970年代期間,多次傳出軍中種族歧視案件,因此馬特洛維奇自願擔任講師,導正他人對黑人的認知及相處方式,而他的表現相當成功,空軍還派他在美國各地巡迴授課,而在這期間,馬特洛維奇曾向友人坦承同志身分,但立即被上司否認並加以隱藏,使他認知到同志族群遭受的歧視,與種族歧視沒有不同。

挑戰軍中禁令 登上各大媒體頭條

1974年,馬特洛維奇在《空軍時報》(Air Force Times)上看到同志運動人士卡莫尼(Frank Kameny)的訪談內容,便與卡莫尼聯繫,而卡莫尼認為馬特洛維奇在軍中功績優異,可望為軍中同志族群爭取權益,在經過多方考量後,馬特洛維奇在1975年3月親自向基地司令遞交一封信,內容以禁止黑人與白人進入相同學校就讀的法令,被聯邦最高法院判定違憲為例,要求軍中解除禁止同志公開性向。

馬特洛維奇的行動立刻引發關注,不僅成為《紐約時報》及明星主播克朗凱(Walter Cronkite)播報的「CBS晚間新聞」頭條新聞,《時代》雜誌更以馬特洛維奇作為封面人物,搭配「我是1名同性戀」的斗大標題,掀起同志人權議題熱潮。馬特洛維奇也成為第一位登上主流雜誌封面的出櫃同志,更是當時的同運代表人物,為同志運動寫下新的轉捩點。

遭空軍強迫退伍 司法還公道

不過空軍仍強迫馬特洛維奇退伍,但在法院聽審時,1名空軍檢察官要求馬特洛維奇簽署協議,保證「不再公開同志傾向」,便可繼續留在軍中服役,但他直接拒絕,最後軍方認為馬特洛維奇不適任,但考量他戰功彪炳,決定以「榮譽退伍」模式,迫使馬特洛維奇結束軍旅生涯。他之後尋求法律途徑抗爭,並在1980年討回公道,但擔心軍中報復,因此沒有重返軍職。

母親怨上帝懲罰 父親痛哭後接受

馬特洛維奇的出櫃決定,也讓他與家人的關係緊張,他當時打電話向母親坦承同志身分,但身為天主教徒的母親認為這是上帝給她的懲罰,甚至認為是馬特洛維奇禱告不夠,或是沒看精神科醫師,才會認為自己是同志。馬特洛維奇的父親則是透過新聞得知兒子出櫃,馬特洛維奇回憶表示,「父親大哭2小時」,但之後告訴母親說,「如果馬特洛維奇接受(同志),我也能接受」。

投身同志運動 感染愛滋病逝

馬特洛維奇之後投身同志運動,成為繼同志人權鬥士、首位出櫃政壇人士米爾克(Harvey Milk)之後,最具代表性的同運人士。1970年代晚期,美國出現愛滋傳染高峰期,馬特洛維奇不幸感染,他在得知染病後變得歇斯底里,但前往歐洲旅遊數月後,重整心情返回美國,繼續為同志權利奮鬥,同時爭取愛滋教育及醫療權益。

馬特洛維奇在1988年病逝,由於他為同志爭取權益的貢獻,他的墓碑也成為同志軍官將士的紀念碑,墓碑上沒有刻他的名字,反而以「1名同志越戰退伍軍人」代替,且墓誌銘寫道:「當我從軍時,殺了2名敵人而獲得勳章,卻因愛上1個人而退伍。」馬特洛維奇墓碑位在美國華府的國會公墓(Congressional Cemetery),與聯邦調查局前局長胡佛(John Edgar Hoover)的墓碑位在同一排。

同志族群主要任務:把愛傳出去

馬特洛維奇離世23年後,美國同志運動大有斬獲,國防部正式廢除「不問不說」政策,同志軍官可以勇於做自己,且不會因為性傾向而被迫退伍或被拒絕從軍,但這一切的成就要歸功於馬特洛維奇勇敢踏出第一步,而他生前最後一次演說強調,同志族群的夢想比美國夢更遠大,同志族群的任務就是傳遞愛,而對於愛滋病患的態度也只有一個字:愛。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