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勞工權益是國家發展重大課題

2016-08-15 05:42

? 人氣

勞工團體至立院門口抗議,進行絕食行動。(資料照,顏麟宇攝)

勞工團體至立院門口抗議,進行絕食行動。(資料照,顏麟宇攝)

許多人認為勞工剛性休假會危害經濟發展,那麼勞工該怎樣休假才符合台灣的經濟利益?無止盡的以公司利益為目標?反正所謂的公司,大約是指股東為主的經營團體,而勞工呢?勞工則是被引號入“公司”這一名稱中的邊緣人。只要需要員工犧牲時,這時“公司”就成了很好的催眠符號,一祭出這個大旗,你只要不同意,就是公司叛徒,同事背叛者。而關於勞工個人權益,身心是否因此受傷則再所不計,反而認為是理所應該犧牲的,這種集體共構為惡的社會,和有權人購買,或則本身是社會上階層的人,本身以其知識,解釋權,宣傳工具不斷剝削弱勢者,這個正如「哈伯瑪斯」所說的,社會強權用「整體利益」,壟斷的「解釋權」剝削弱勢者,這種社會怎會是公平正義的社會?!

勞工團體29日至立院群賢樓前召開「勞工要123天假」排字行動。(顏麟宇攝)
勞工團體至立院群賢樓前召開「勞工要123天假」排字行動。(資料照,顏麟宇攝)

事實上,台灣薪資倒退回一、二十年前,已是不爭事實,而這一、二十年台灣GDP成長成果都是誰吞掉的?!是員工?是弱勢底層?還是財經巨鱷?這一、二十年來,貨幣發行成長量都落到誰的口袋?!相信這個不待贅言,眾所皆知的事實。現在台灣上層社會,還努力營造台灣經濟不景氣,企業錢賺得不夠多,但事實呢?這些財經巨鱷「億元」起跳的別墅一棟一棟的買,毫不手軟。而苦哈哈的勞苦大眾卻多數都是月光族,不是他們不夠節儉,而是在物價以及薪資的雙重夾殺下,他們的日子只能存活在生存線上下苟活。這就是台灣社會現狀,富者朱門酒肉臭,貧者無立錐之地貧富分殊狀況。

可是鈔票數到手軟的社會上層,還不斷用威脅:「再吵連飯都沒得吃」來威脅這些為他們日以繼夜辛勞的工奴們。他們無視這些底層的人所受的身心創傷,工作壓力,職業傷害,不斷以壓榨來榨乾這些社會底層勞動者的剩餘一點一滴體力和精神,不到崩潰好像不會終止。他們把勞工當成牲畜,牛馬般鞭笞,而非同樣是人類,都是人生父母養的同類。他們無視,這些勞工也有家人,也有家庭婚姻要維持,他們只把這些勞工視為生產動物,無視這些人的哀號,這就是生為底層社會的悲哀。因為他們沒有知識可以申訴,沒有媒體,沒有可以發聲的管道。政治是有錢人的遊戲,是有錢人的權力遊戲場,這些弱者連門票都沒有,更何況在這當中發出聲音?就算有微弱聲音出現,很快就會被擁有更大聲音的權貴階層給吞沒了。

勞工團體29日至立院群賢樓前召開「勞工要123天假」排字行動。(顏麟宇攝)
勞工團體至立院群賢樓前召開「勞工要123天假」排字行動。(資料照,顏麟宇攝)

然而從一個社會發展,這種病態傾斜式發展,實則不利台灣的經濟發展。畢竟一個被吞噬的社會多數底層,成為一個沒有發展力,缺乏活力的社會基層,這種社會是不會有發展性的,這點正如「戴倫.艾塞默魯」、「詹姆斯.羅賓森」所著的那本名著《失敗的國家》說的一樣。一個奴隸所構成的國家是沒有創造力的。一個社會底層如果被視為工奴,不斷存活在生存線上掙扎,這種國家和社會如何會有創造力?如何會有活力?!主宰這社會的上層菁英階層,如果無視這種社會現象,台灣社會的生育率不斷下修,社會發展停滯,老年社會惡化的狀態將一一快速浮現,這絕不會是危言聳聽。主政者要刻意忽視這種問題的嚴峻性,那麼台灣社會成為台勞社會,也將是指日可待。

所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一個貧弱的台灣,不會是一個良好的社會投資環境,也不會是一個好的社會生存環境。我想沒有比企業菁英和政治菁英們更理解這個的。因此如何營造一個共營社會,讓勞工有活力,積極向心力。如何讓勞工薪資所得能實質提高,勞工權益獲得保障這才是台灣未來極為嚴峻的生存和發展課題。如果台灣菁英階層還無視這個問題,甚至刻意忽視,那麼台灣整體的沉淪,則不會僅僅是勞工階層而已,雖然說商人無國界,但根都爛了,枝葉還能繁茂嗎。覆巢之下無完卵一直是顛不破真理,勞動階層的權益問題,不僅僅是人權問題這麼簡單,直得國人再三審思。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天涯論壇主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