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威脅是從西方來的」 質疑美國介入2016年政變 土耳其決定轉向俄羅斯

2019-07-28 19:00

? 人氣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美聯社)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美聯社)

土耳其在東地中海進行鑽探活動而遭歐洲聯盟制裁,並且因對俄羅斯採購武器恐遭美國制裁。安卡拉與西方漸行漸遠,一場看起來難以逆轉的政治和外交「冷對抗」正在上演。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土耳其國父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urk)推翻鄂圖曼帝國後,領導現代土耳其走向歐洲。但是大約100年後,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正朝另一個方向前進。

2016年敘利亞難民危機高峰之際,土耳其同意幫歐盟「戍邊」,以換取財政援助並協商公民入境申根區免簽待遇。但是土耳其入盟申請進程長期停滯、歐盟的援助承諾跳票、簽證自由化措施沒有到位,導致雙方嫌隙加深。彷彿遭到排擠的土耳其難以在移民、反恐和其他議題上成為歐洲的可靠夥伴。

本月發生的兩件事使得歐盟無力逆轉近鄰土耳其「異心」的態勢更加明確:土耳其採購的俄羅斯武器到貨,並因而被踢出夥伴國主要來自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F-35匿蹤戰鬥機開發計畫;歐盟因安卡拉在賽普勒斯週邊海域進行天然氣鑽探而施加制裁。

NATO本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為對抗莫斯科軍事力量而成立的軍事同盟,土耳其卻創下NATO成員採購俄製武器首例,並在敘利亞議題上與俄羅斯和伊朗合作,跟西方貌合神離。土、俄關係於2018年取得重大進展,艾爾多安與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這段期間進行13場會晤、8次電話會談。

土耳其在經濟遭逢巨大壓力之際,因對俄羅斯採購S-400防空飛彈系統而跟美國關係鬧僵。就在各方關切華府是否施加制裁之際,安卡拉倒是先遭到布魯塞爾以「繼續展開新的非法鑽探活動」的理由施加制裁,只是外界對此關注度偏低。

歐盟中止對土耳其的高層對話和例行工作關係,「全面航空運輸協定」(Comprehensive Air TransportAgreement)談判也已暫停,並削減可能價值約8億歐元的2020年土耳其入盟前援助,歐洲投資銀行(EIB)也會針對在土耳其的貸款活動進行檢討。兩項金融制裁彷彿對已有經濟內傷的安卡拉再打兩拳。

但土耳其對歐盟的制裁不屑一顧,霸氣回應此舉「無關緊要」,並矢言增派船隻前往相關海域。既沒有胡蘿蔔可以讓土耳其回心轉意,也沒有棒子逼它就範的歐盟進退失據。

莫斯科透過S-400系統成功地讓安卡拉與NATO盟國疏遠,尤其是與華府,並且乘勝追擊。

美國宣布將土耳其踢出F-35匿蹤戰鬥機開發計畫隔天,俄羅斯技術國家集團(Rostec)總裁車梅佐夫(Sergey Chemezov)隨即表示,已經準備好對土耳其出售具超機動特性的蘇愷35(Su-35)戰鬥機。他當時說:「若土耳其方面表達此意,我們準備好研擬交付蘇愷3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作者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