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思書齋】謊言、該死的謊言、統計數字......我們在後真相時代與真相的距離

2019-07-28 20:00

? 人氣

後真相時代(翻攝網路)

後真相時代(翻攝網路)

2019年還沒過完,但是年度代表字肯定是「假」──台灣這兩年的新聞搞得還不夠假嗎?

如果有記者斷章取義地抄了上面那句的前半部,民眾搞不好就以為2019年台灣年度代表字真的是提早選出的「假」。如果這則假新聞真的出現了,你會不會認出來它是假新聞呢?或者即使真的發生,你也一丁點都不感到意外呢?

很可悲的,我們與真相的距離似乎愈來愈遙遠,連主流新聞媒體都可能不再重視真相,只要有一大筆鈔票,你要他們做出什麼新聞,就能做出什麼新聞,除了一堆行車記錄器、業配和醜聞之外,收視率高的新聞有幾則是正經的?

以前要讀新聞,得訂閱報章雜誌和擁有電視機,可是我已經好幾年沒讀紙本報紙、也很多年沒打開電視機了,卻天天免費讀到一大堆網路上的新聞。現在想讀新聞,不但唾手可得,而且無遠弗屆,過去你了不起訂個四五家報紙,現在大小新聞網站多到難以計數,而且還輕易能讀到國外的報導,可是我們就和世界越 來越不脫節了嗎?

就因為太方便了,我們天天被海量訊息轟炸,於是得利用各種方法篩選訊息,因此越來越會看到自己更想看到的訊息,媒體也越來越分眾,我們於是就只能活在同溫層中,有些我臉書上洗版洗到我無法忽視的新聞,在好友臉書動態中卻完全看不到。

美國總統大選中,川普幾乎完全不管事實,愛說啥就說啥,更發明了「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s)這名詞;台灣去年的地方政府選舉也充斥著各種假新聞,一個謠言接著一個謠言用長輩圖的形式流竄。這些假新聞和長輩圖,已經影響了選民的判斷力,世界各先進國家都遭遇外國惡勢力利用金錢收買媒體的不良影響,台灣受害甚至最慘重!

在這個資訊時代,真相為何離我們愈來愈遠?如果有一天,我們能夠透過所有通訊系統的劃時代革新,能夠蒐集和掌握事情的所有訊息,把現場都全部還原,我們就能看到真相了嗎?我想,這還是很難的,不信的話,找伴侶、家人或好友來吵個架,看看你們誰認知的真相才是真相吧?或者你的真相不是你的真相。

真相究竟被誰操弄了呢?我們真的失去了真相了嗎?《後真相時代:當真相被操弄、利用,我們該如何看?如何聽?如何思考?》(TRUTH: How the Many Sides to Every Story Shape Our Reality)就是要來和你討論這個有關真相的議題。

我們究竟是如何依自己的立場和意識形態來相信所謂的「後真相」(post-truth)呢?根據《牛津英語詞典》,「後真相」的定義是「訴諸情感及個人信念,較陳述客觀事實更能影響輿論的情況」(circumstances in which objective facts are less influential in shaping public opinion than appeals to emotion and personal belief),真是「厲害了,我的真相」。《後真相時代》作者海特.麥當納(Hector Macdonald)認為,同樣的事實如果經過主觀的篩選和組合,就能夠詮釋出不同的「矛盾真相」。

《後真相時代》談了四種矛盾真相,分別是部分真相、主觀真相、人為真相、未知真相。《後真相時代》要一一拆解建構所謂的真相的過程是怎麼一回事,瞭解到政客也好、媒體也好、商人也好,真是儘量利用有利於他們的方式來篩選和組合事實及另類事實,來誤導你、影響你。

有個笑話是這樣的:有個阿宅問神父,祈禱時可以抽菸嗎?神父回說絕對不行;那阿宅繼續問,抽菸時可以祈禱嗎?神父就回說當然可以。所以不是讀這篇文章的是笨蛋,而是連笨蛋都讀這篇文章哦!

沒有人不在乎真正的真相,《後真相時代》用大量案例,解說這個時代所謂的真相究竟是如何被塑造出來的。

這個世界實在是太複雜了,在現代工業化文明社會,有太多太多複雜的人際網絡,有太多太多我們一輩子都搞不清楚的事物,各種各樣專業分工才能滿足我們現在最基本的所需。我們再痛恨媒體、再瞧不起記者也好,都很難不讓他們為我們收集和整理資訊,即使是利用人工智慧,它總也要依某些條件為你篩選和組合資訊吧?於是我們每個人,即使是最博學多聞的人,也都是瞎子摸象,只知道世界所有真相的小碎片。

我們選擇相信的真相決定了我們對事物的見解,然後影響了我們將採取的行動。政客、商人、媒體就是能用故事來讓你有所反應。可能你不知道,鑽石在地球上其實並不稀有,是商人讓你相信「鑽石恆久遠、一顆永流傳」,然後用高價把礦產資源豐富的碳賣給你。

如果我們難以認清真相,那麼一切只看數字又如何?謊言其實有三種:謊言、該死的謊言和統計數字。如何呈現統計數字,也決定了你的觀感。如果在一堆災難中採取方案能救兩成人,或者採取另一個方案卻有八成人會慘死,你選哪個呢?

人之所以會採取行為,是因為主觀相信的道德觀、吸引力和金錢價值。過去我談死刑,會有一大堆人來詛咒我全家被惡人殺光光,我反問他們,殺我全家的人該不該被判死刑?還沒人給我答案。

很多的爭論,吵的就是主觀真相的不同,畢竟持不同的道德倫理標準的人,善惡的主觀真相就有所不同。你的蜜糖可能是別人的毒藥,金錢價值也是種不同的主觀真相,你願意掏錢買的可能是大多數人不屑想要的。宣揚理念,就是要人們改變原先的主觀真相。

覺得一杯半滿的水,是有一半是水?還是一半是空的呢?大文豪莎士比亞說「名字真義為何?玫瑰不叫玫瑰,亦無損其芳香。」然而實際上,語言文字的選用,例如對產品、政策、事件的命名,也左右了人們的觀感。新名詞和新定義也可能就是新的人為真相。

還有所謂的未知真相。這是個宗教和政治自由且多元的現代文明社會,宗教和政治上的信念,並非真正的真相,可是仍驅動一大票人有所作為,影響力還左右了更大多數不在乎的廣大群眾的抉擇,這其實就是未知真相的力量。

如果你有一個朋友,賣了股票就狂漲,買了股票就狂落,你一定要好好款待他/她。如果我們知道媒體都儘是黑白講,那就知道真相一定是在反面,所以一直說謊的小人反而一點都不可怕,可怕的是利用真相來誤導他人的偽君子。

事情也非總是只往壞的方向發展,想一想我們也用了多少善意在包裝真相上,讓人感到樂觀和希望,所以能夠有行動的力量和勇氣。如果我們選擇接受的後真相是讓世界變得更好呢?那麼什麼樣才是正人君子的作為呢?《後真相時代》提出,那要溝通內容符合正確事實,還有溝通目的是為了讓閱聽者支持某項正面成果,並且不會讓閱聽者採取不利自己的行動。

《後真相時代》在每一章,都提供了讀者各種實踐指南,讓我們不僅從大量五花八門的案例中學到教訓,也能在硝煙漫佈的亂世中保持清醒,認清敵我!這是公民必須要好好面對的真相。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貞祥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