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國源專欄:人民幣匯率關卡主角已換人

2019-07-29 07:00

? 人氣

自金融海嘯以來,人民幣匯率從未跌破7元兌1美元,但今(2019)年6月初來到6.9311,使外匯市場關注人民幣匯率是否有「破七」可能。圖為人民幣示意圖。(資料照,美聯社)

自金融海嘯以來,人民幣匯率從未跌破7元兌1美元,但今(2019)年6月初來到6.9311,使外匯市場關注人民幣匯率是否有「破七」可能。圖為人民幣示意圖。(資料照,美聯社)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6月10日來到6.9311,使破七成為市場重要心理關卡。人民幣七元兌一美元也似乎是人行固守的底線。但如今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會不會跌破九十二更值得關切。

近日外匯市場又開始關注人民幣匯率是否有破七(Crack Seven)的可能性。數字七之於人民幣匯率有何意義?主要是自金融海嘯以來,人民幣匯率從未跌破七元兌一美元的關卡。但今年5月初,川普(Donald Trump)宣布對中國輸美產品提高關稅,雙方緊張情勢再度升溫時,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於6月10日來到6.9311,使破七與否再度成為市場重要的心理關卡。

其實對中國人民銀行(人行)而言,人民幣匯率七元兌一美元似乎也是必須固守的底線。在過去十年間,人民幣匯率只有兩度很接近破七,分別是2016年年底與2018年10月,兩次都是從年初一路走貶至年底,導致人行為了捍衛人民幣匯率並防止資金外逃,直接在市場拋售美元,使2016年外匯存底從年初的3.23兆美元降至年底的3.01兆美元,2018年則從年初的3.16兆美元降至年底的3.07兆美元,足見人行為了固守人民幣匯率不致破七,著實付出不少代價,但卻飽受操控匯率的質疑。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AP)
對中國人民銀行而言,人民幣匯率七元兌一美元是必須固守的底線。圖為中國人民銀行長易綱。(資料照,AP)

為了降低操控嫌疑,人行除了關注人民幣對美元的走勢外,亦密切監看代表一籃子貨幣的CFETS人民幣有效匯率指數的變化。其實自一六年十月人民幣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的特別提款權(SDR)成分貨幣生效後,人行便改為監看一籃子貨幣為基礎的有效匯率,而不再將人民幣釘住美元,使人行干預美元匯價力道減弱。再加上當時中國遭受經濟數據疲弱的衝擊,人民幣匯率大幅走貶,頓時成為全球風暴中心。

於是人行遂透過國有金融機構在離岸市場大幅拉高拆借利率,提高作空人民幣的成本以狙擊空頭,拉近人民幣離岸價(CNH)與在岸價(CNY)價差。同時為避免再度引發貶值預期,人行再次調整人民幣匯率管理思維,將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形成機制朝向「收盤匯率+一籃子貨幣(美元所占權數22.4%)匯率變化」調整,使其更全面性。

但值得玩味的是,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從2015年11月編列以來,無論遇到何種政經情勢,從不曾跌破九十二,使其成為另一個倍受關注的指標。若再佐以近日人行行長易綱為首的中國官員,對人民幣匯率的評論均刻意淡化破七的重要性來看,「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會不會跌破九十二」,恐怕才是現今更需密切注意的議題。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原刊《新新聞》1690期,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