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香港人!」《外交政策》:中美進入「新冷戰」局面,香港成為21世紀的西柏林!

2019-07-21 17:26

? 人氣

2019年7月13日,香港市民發動「光復上水」遊行,要求港府解決中國「水貨客」到香港購物「掃貨」造成的亂象。(AP)

2019年7月13日,香港市民發動「光復上水」遊行,要求港府解決中國「水貨客」到香港購物「掃貨」造成的亂象。(AP)

「在兩千年前,當時最讓人驕傲的句子是:我是羅馬公民。今天,在自由世界,最令人自豪的宣言是:我是柏林人!所有自由人,無論生活在哪裡,都是柏林公民。因此,身為一個自由人,我以『我是柏林人』感到自豪!」──約翰.甘迺迪

冷戰時期,西柏林是西方與蘇聯對峙的最前線,美國總統甘迺迪發表的「我是柏林人」演說,更讓西柏林成為自由世界的象徵。而當對峙的兩大強權換成了中國與美國,隨著中美對抗局勢全面升級,「新冷戰」(New Cold War)眼看蓄勢待發,這個時代又有哪座城市能扮演西柏林的角色,堪為「自由世界前哨」?《新聞周刊》(Newsweek)北京分社社長劉美遠給出的答案是——香港。

向內地輸出革命!「反送中」浪潮離中國本土越來越近

劉美遠(Melinda Liu)16日在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撰文指出,儘管北京當局許下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承諾,但香港的高度自治與公民權利過去數年不斷遭到打壓,民主力量在歷經數次抗爭失敗後似乎節節敗退。但港府此番強硬推動《逃犯條例》修法,讓中國可要求香港直接引渡嫌犯至中國,點燃港人心中積壓已久的不滿,加上對2047年大限來臨的恐懼,掀起200萬人上街的「反送中」浪潮。

當前香港「反送中」示威遍地開花, 7日舉行的九龍大遊行,路線終點為「廣深港高速鐵路」的西九龍站,也就是中國政府設立「內地口岸區」,實施一地兩檢制度的所在地,許多示威者在車站外向陸客宣傳其訴求,更表示要對中國內地「輸出革命」。13日在香港北區的主要商業中心「上水」(Sheung Shui),則有3萬人上街參加「光復上水」遊行,要求港府解決中國「水貨客」到香港購物「掃貨」造成的亂象;隔日在沙田舉行的「反送中」遊行,警民在商場內爆發激烈肢體衝突,更出現濺血場面。

2019年7月14日,香港沙田舉行反送中遊行,警民在商場內爆發激烈衝突。(AP)
2019年7月14日,香港沙田舉行反送中遊行,警民在商場內爆發激烈衝突。(AP)

劉美遠點出,抗議地點原本集中在香港政府、立法會所在的金鐘,連日來這波「反送中」浪潮已蔓延至九龍、沙田、上水等地,這些地點不只在地理上離中國本土越來越近,在中港關係、香港自治地位及港人自由等層面而言,也相當具有象徵意義,示威者的訴求也早已從最初的抗議《逃犯條例》修訂、要求撤回逃犯條例,升級至爭取參政權的「立即實行(特首與立法會)雙普選」。

香港民主力量跨海影響台灣、中國

除了在抗議地點和訴求上不斷擴張,劉美遠更指出,中美緊張局勢如今已從貿易戰全面升級至「準冷戰」(quasi-cold war)局面,「即使貿易戰停戰,戰略上的不信任不可能在一夜間消失」,部分美國鷹派人士甚至已將中國視為國安威脅,香港此刻面臨的危機,儼然象徵著西方自由主義與中國威權主義兩股意識形態的拉鋸與衝突。

香港反送中抗議遍地開花。(AP)
香港反送中抗議遍地開花。(AP)

劉美遠也提及,香港的反送中浪潮跨海加劇了台灣民眾對中共的反感,更因此對台灣政壇造成連鎖反應,現任總統蔡英文原本低迷的支持度被注入一劑強心針,讓她最終在黨內初選輕鬆獲勝;即使是剛贏得國民黨黨內初選的「親中民粹」市長(Beijing-friendly populist mayor)韓國瑜,也得向選民保證一國兩制不會在台灣實現,「除非Over my dead body」。

因此,香港示威者對中國「輸出革命」的渴望,呼應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所言,希望香港繼續作為一個「希望的燈塔」,在香港進行的「民主實驗」能對中國起到示範作用,推動中國走向自由化,更令某些人聯想起冷戰時期西柏林扮演的「自由世界前哨」角色,但這絕非林鄭月娥或習近平所樂見。

香港反送中抗議遍地開花。(AP)
香港反送中抗議遍地開花。(AP)

西柏林為何成為自由世界象徵?

1945年5月8日,納粹德國宣布無條件投降,盟軍將德國分為4個佔領區,首都柏林也被一分為四,柏林東部由蘇聯控制,美英法3國則掌控柏林西部。隨著蘇聯與西方國家的矛盾關係越趨惡化,美、英、法佔領區在1949年合併,成立「德意志聯邦共和國」(BRD,西德),蘇聯也隨即成立「德意志民主共和國」(DDR,東德)分庭抗禮,開啟兩德分裂的時代。

冷戰時期的西柏林被東德(紅色區塊)包圍,藍色區塊則為西德。(圖/維基百科)
冷戰時期的西柏林被東德(紅色區塊)包圍,藍色區塊則為西德。(Disposable.Heroes@Wikipedia/CC BY-SA 3.0 )

弔詭的是,西柏林雖在實質上由西德統治,在地理位置上卻被東德完全包圍,儼然成為西德的「飛地」,東德政府在東西柏林邊界修建柏林圍牆之後,西柏林此後更徹底孤懸在東德境內。1963年,美蘇強權對峙情勢正熾,美國總統甘迺迪(John F. Kennedy)造訪西柏林,站在布蘭登堡門(Brandenburg Gate)前發表著名的「我是柏林人」(Ich bin ein Berliner)演說,強調美國捍衛民主自由的決心。

不過,冷戰時期的西柏林有甘迺迪撐腰,柏林圍牆最終被大量東德市民推倒,但是香港呢?劉美遠則說,儘管香港人對中國產生影響的希望渺茫,港人的示威最終可能以鎮壓收場,但當今「自由世界」的老大哥、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對待中國的態度卻也是前所未有的強悍,更一向不畏於觸怒北京當局——儘管蔡英文強硬表態拒絕一國兩制,主張台獨的民進黨更不受中國青睞,但繼美國軍方日前宣布對台出售F-16V戰機,蔡英文出訪時過境紐約更獲得高規格接待,美方甚至強調當今台美關係為「20年來最佳」。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