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香港人!」《外交政策》:中美進入「新冷戰」局面,香港成為21世紀的西柏林!

2019-07-21 17:26

? 人氣

2019年7月13日,香港市民發動「光復上水」遊行,要求港府解決中國「水貨客」到香港購物「掃貨」造成的亂象。(AP)

2019年7月13日,香港市民發動「光復上水」遊行,要求港府解決中國「水貨客」到香港購物「掃貨」造成的亂象。(AP)

「在兩千年前,當時最讓人驕傲的句子是:我是羅馬公民。今天,在自由世界,最令人自豪的宣言是:我是柏林人!所有自由人,無論生活在哪裡,都是柏林公民。因此,身為一個自由人,我以『我是柏林人』感到自豪!」──約翰.甘迺迪

冷戰時期,西柏林是西方與蘇聯對峙的最前線,美國總統甘迺迪發表的「我是柏林人」演說,更讓西柏林成為自由世界的象徵。而當對峙的兩大強權換成了中國與美國,隨著中美對抗局勢全面升級,「新冷戰」(New Cold War)眼看蓄勢待發,這個時代又有哪座城市能扮演西柏林的角色,堪為「自由世界前哨」?《新聞周刊》(Newsweek)北京分社社長劉美遠給出的答案是——香港。

向內地輸出革命!「反送中」浪潮離中國本土越來越近

劉美遠(Melinda Liu)16日在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撰文指出,儘管北京當局許下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承諾,但香港的高度自治與公民權利過去數年不斷遭到打壓,民主力量在歷經數次抗爭失敗後似乎節節敗退。但港府此番強硬推動《逃犯條例》修法,讓中國可要求香港直接引渡嫌犯至中國,點燃港人心中積壓已久的不滿,加上對2047年大限來臨的恐懼,掀起200萬人上街的「反送中」浪潮。

當前香港「反送中」示威遍地開花, 7日舉行的九龍大遊行,路線終點為「廣深港高速鐵路」的西九龍站,也就是中國政府設立「內地口岸區」,實施一地兩檢制度的所在地,許多示威者在車站外向陸客宣傳其訴求,更表示要對中國內地「輸出革命」。13日在香港北區的主要商業中心「上水」(Sheung Shui),則有3萬人上街參加「光復上水」遊行,要求港府解決中國「水貨客」到香港購物「掃貨」造成的亂象;隔日在沙田舉行的「反送中」遊行,警民在商場內爆發激烈肢體衝突,更出現濺血場面。

2019年7月14日,香港沙田舉行反送中遊行,警民在商場內爆發激烈衝突。(AP)
2019年7月14日,香港沙田舉行反送中遊行,警民在商場內爆發激烈衝突。(AP)

劉美遠點出,抗議地點原本集中在香港政府、立法會所在的金鐘,連日來這波「反送中」浪潮已蔓延至九龍、沙田、上水等地,這些地點不只在地理上離中國本土越來越近,在中港關係、香港自治地位及港人自由等層面而言,也相當具有象徵意義,示威者的訴求也早已從最初的抗議《逃犯條例》修訂、要求撤回逃犯條例,升級至爭取參政權的「立即實行(特首與立法會)雙普選」。

香港民主力量跨海影響台灣、中國

除了在抗議地點和訴求上不斷擴張,劉美遠更指出,中美緊張局勢如今已從貿易戰全面升級至「準冷戰」(quasi-cold war)局面,「即使貿易戰停戰,戰略上的不信任不可能在一夜間消失」,部分美國鷹派人士甚至已將中國視為國安威脅,香港此刻面臨的危機,儼然象徵著西方自由主義與中國威權主義兩股意識形態的拉鋸與衝突。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