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法官舌戰川普》有違司法中立 金斯堡為批評總統候選人表示「後悔」

2016-07-17 09:31

? 人氣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堡。(美聯社)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堡。(美聯社)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最著名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近日與川普數度言詞交鋒。但這一次她顯然踢到了鐵板,不僅保守黨批評她違反司法中立,就連法界人士也。高齡83歲的金斯堡14日鬆口,針對近來受訪時批評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Donald Trump)的言論,表達悔意。

不滿川普 金斯堡連番重砲

這場唇槍舌戰始於金斯堡7月8日接受美聯社專訪。訪談中,金斯堡針對當前的總統選戰發表意見:「我不想要去想像這(川普當選)可能性,但如果事情真的這麼發展,我們就都只能坐以待斃了。」兩天後,《紐約時報》也刊出金斯堡專訪,這位大法官說道:「如果唐納‧川普當選總統,我無法想像國家會變得怎麼樣。」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堡。(美聯社)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堡。(美聯社)

即便前兩次訪談的內容已經引發外界譁然,但金斯堡不僅沒有對前幾日的批評道歉,反而在11日接受CNN訪問時加重批判力道,就像朗誦法典一樣,逐條列出川普的缺失,並且直接稱呼川普「騙子」:「他是個騙子…他所說的話缺乏一致性,只是隨口講出當下他腦中冒出來的想法。」

川普推特回嗆:妳腦袋被轟過了吧!

川普自然不甘示弱,馬上予以反擊:「我認為對一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來說,涉入一場政治選舉,是非常不恰當的行為。」「我認為這對最高法院而言是個羞恥,她(金斯堡)應該要向最高法院道歉。」川普在自己的推特上,一如往常地以直白的語彙,稱金斯堡「腦袋被轟過」,要她「快下台!」。

金斯堡並沒有得到預期的支持,反而在政界與法律圈都引發了違背法律倫理的爭議。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共和黨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都表示,金斯堡身在司法體系的最高層,更應該要注意司法中立,「身為最高法院大法官,卻批評將來有可能入主白宮的人選─這讓我們合理懷疑,她將來的司法仲裁是否可能有所偏袒。」

除了共和黨群起「護駕」,連自由派大報《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對未能堅持「法官不語」與「司法中立」原則的金斯堡大法官,同樣抱持批評態度。《華郵》寫道 :「即便大法官金斯堡對川普的批評並非空穴來風,但她評論選戰,顯然越界到了我們無法予以贊同的範圍。」

金斯堡發表「後悔」聲明 但未向川普道歉 

金斯堡本人15日則是親自出面滅火,透過最高法院發出聲明,對於日前的直率批評表示「後悔」。金斯堡似乎同意外界對她「說得太過火」的批評,卻沒有向要求她道歉的川普本人表示歉意的意思。 聲明中寫著:「經過反省後,我的確是在近日受訪時發表了未經深思熟慮的言論。對此我感到後悔。」「法官應該要避免評論候選人。未來我將會更加謹慎。」在稍後的訪談中,她也表示不願再談論此事,希望討論能夠就此打住。

專跑最高法院的路透記者畢斯古皮克(Joan Biskupic)認為,金斯堡的聲明是對這72小時來,「來自橫跨左右翼光譜」的批評所做出的回應:「她免不住要感到震驚─在這過去的72小時裡頭,居然冒出了這麼多對此事的質疑,當中甚至有包括她傾左翼的粉絲。」 「因此我想,她大概覺得有必要發出聲明來平息這場風波;而且她的做法是,透過承認自己犯下錯誤、而非一言不發地躲著等風頭過去。」

專攻政府倫理(Government Ethics)的明尼蘇達法學院教授潘特(Richard Painter)表示,即便法官們心中的確有所偏好,但「她不應該說出這些話、也不應該給予川普要求撤換她的機會。」不過他也認為,這場糾紛應會隨著金斯堡的聲明而結束,金斯堡並不會真的因為此事而遭到撤換。

目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事議題,也是這一次總統大選的重點之一。因今年2月保守派大法官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驟逝,最高法院如今呈現保守派與自由派勢力各半的局面。歐巴馬總統雖在今年3月提名哥倫比亞特區聯邦巡迴上訴法院(D.C. Cir.)首席法官嘉蘭德(Merrick Garland),但在美國總統大遠結束前,共和黨佔多數的參議院進行實質審議的可能性不高。下一屆總統將如何處理新任大法官人選,對美國司法的走向將有深遠影響。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前排左起:湯瑪斯、史卡利亞、羅伯茲、甘迺迪、金斯堡;後排左起:索托馬約爾、布瑞爾、阿利托、卡根(美聯社)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前排左起:湯瑪斯、史卡利亞、羅伯茲、甘迺迪、金斯堡;後排左起:索托馬約爾、布瑞爾、阿利托、卡根(美聯社)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