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數百名異議者「被失蹤」 國際特赦組織:埃及國家安全局幹的

2016-07-17 08:32

? 人氣

埃及抗議者在今年4月15日一場街頭抗爭中叫喊著反對總統塞西的標語,埃及國家安全局則施放催淚瓦斯驅離逮捕抗議人群。(美聯社)

埃及抗議者在今年4月15日一場街頭抗爭中叫喊著反對總統塞西的標語,埃及國家安全局則施放催淚瓦斯驅離逮捕抗議人群。(美聯社)

國際特赦組織13日在一份報告中指控,埃及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NSA)涉嫌以「反恐」之名,進行一連串對異議分子綁架、刑求、暴力逼供的行動。目前失蹤人口數以百計,失蹤者身分多為政治活躍者以及反政府和平示威人士,其中甚至包含年僅14歲的中學生,此舉被視為埃及政府對反對勢力「殺雞儆猴」的手段。

埃及自從5年前「阿拉伯之春」推翻統治時間長達30年的強人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後,武裝部隊最高委員會主席塞西(Abdul Fattah al-Sisi)又在兩年後發動政變,再次推翻由人民選出的穆爾西總統(Mohamed Morsi)、接管政權,埃及社會至今仍在新政府的高壓統治下。

塞西雖然通過2014年的選舉考驗,但民間一直有反對的聲浪。擁護原穆爾西政權、或單純不滿軍政府政變奪權的民眾,兩年前便在首都開羅(Cairo)發起多次遊行、也占據了兩處營地和平靜坐至今;然而,塞西政府卻不斷以軍力包圍、突襲與強制驅離等鐵腕手段應對和平示威的人民。

與此同時,埃及國家安全局也在私底下突襲前政權支持者的住處,將其強行逮捕拘禁。據目擊者與被拘捕當事人所描述的標準「被失蹤」流程,重裝的國家安全局人員會在深夜或凌晨進入嫌疑者的居處,持槍要脅,待到監禁處後銬上手銬與蒙面,並進行搜身、沒收電子用品。

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
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

國際特赦組織在報告中,詳細敘述了曾被拘禁122天的卡里爾(Islam Khalil)的經歷。這名26歲的埃及人在監禁處遭到暴力毆打、脫光倒吊、電擊私處等酷刑,全程蒙面上銬,直至失去意識。 他提到,刑求他的人曾告訴他:「你以為自己有勝算嗎?我們可以殺了你,把你的屍體包在毛毯裡、隨便丟到任何一處垃圾桶中,而且沒有人會問起你。」

報告中並且提到近日引起極大國際輿論的義大利學生雷傑尼(Giulio Regeni)慘死案。雷傑尼是一名28歲的義大利籍劍橋博士生,在開羅從事田野調查,卻不幸在今年2月被發現陳屍開羅郊區;從屍體狀況看來,在他自1月底失蹤以來,明顯遭到殘忍虐待。

雷傑尼的慘死引發國際強烈輿論抨擊,義大利政府要求埃及政府給予交代,並已派遣調查團前往開羅,與埃及警方共同調查雷傑尼死亡的真相。但國際特赦組織點名埃及內政部長阿卜杜勒—加法爾(Magdy Abdel-Ghaffar)極有可能為一切失蹤與虐待案的幕後主使者。

埃及內政部長阿卜杜勒-加法爾。(美聯社)
埃及內政部長阿卜杜勒-加法爾。(美聯社)

「雷傑尼身上的傷和其他遭受埃及國家安全局刑求的人們極為相似─他的事件只是冰山一角。」 「我們擔心綁架與虐待雷傑尼致死的,事實上就是埃及政府;只要他的死亡尚未獲得調查釐清,我們對埃及政府的懷疑只會隨著時間加劇。」

特務出任內政部長 疑為元兇之一

現任埃及內政部長阿卜杜勒—加法爾在2015年3月就任內政部長。在此之前,他曾在穆巴拉克時期的埃及國家安全調查局工作,當時此局處即以不當虐待的手段而惡名昭彰。而根據近期失蹤獲釋的受害者指稱,他們在監禁處所遭受的刑求,與穆巴拉克時代所用的手段相同。

國際特赦組織中東與北非分會主任路德(Philip Luther)分析,這種「被失蹤」手段已成了埃及政府的關鍵政策。「任何敢於大聲反對政府的人都要承受被冠上『恐怖主義』的風險,遭受可能的綁架、審問和虐待。」 「這份人權調查報告透露的,不僅僅是受刑求者的慘況,還有司法與國家安全局兩者的勾結。埃及司法的存在,是為了掩飾國家機器的暴力:他們沒有對國家被指控不當對待的案件展開調查,這種不作為實際上就是違反人權的共犯。」

對埃及司法現狀的觀察顯示,檢察官在法庭中的指控常是基於刑求逼供下的證詞、法官也不在警方被指控不當虐待時判定受害者可驗傷蒐證,且即便在少數准許驗傷的案例中,傷者的律師也不被允許得知驗傷結果。

埃及政府則屢次否認使用暴力,並且指控國際特赦組織「散布不實謠言」和「支持『恐怖』組織」,包含目前遭到埃及列為非法組織的穆斯林兄弟會、同時也是前任總統穆爾西與其多數支持者所屬團體;不過埃及官方並沒有提供事實性的證據支持其說法。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