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駿觀點:假如習近平唱出:「別了,毛澤東!」

2016-07-09 07:00

? 人氣

面對歷史如此不堪的陰暗面,假如習主席唱出:「別了,毛澤東!」就是昭告天下,將以負責任的態度,坦誠面對歷史難堪的事實。(美聯社)

面對歷史如此不堪的陰暗面,假如習主席唱出:「別了,毛澤東!」就是昭告天下,將以負責任的態度,坦誠面對歷史難堪的事實。(美聯社)

6月23日中國大陸多維新聞網站刊出「觀察站:別了 列寧」一文,文中有些與大陸當局政治調性極為不同的大膽論斷,令人既驚艷不已,又感嘆不止,例如:「但是一旦國家發展進入了正常軌道,列寧式政黨模式那種推崇鬥爭的思維就顯然不適應一個現代國家。這也是為什麼說中共應該擺脫列寧式政黨的原因。」、「中共直至今天難以挺直腰杆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沉重的歷史包袱,這包括對於歷史上的延安整風、建政前借“憲政”之名批評國民黨、建國後的反右、“文革”直至“六四”等種種問題,而其中最核心的一個議題就是對毛澤東的評價。」、「毛澤東並非是一個英明的領袖,這個名字已經深深地烙上了“左”、“反右”、“鬥爭”的符號。這也是為什麼當習近平提出了“兩個不能否定”,……習近平發表的重要講話中稱“如果當時全盤否定了毛澤東同志,那我們黨還能站得住嗎?我們國家的社會主義制度還能站得住嗎?那就站不住了,站不住就會天下大亂”等新聞,即是在中國輿論引起了強烈反彈的原因。」

中國已走到了一個偉大的歷史關口

綜觀其文,談的是中國事,點名了毛澤東,「別了,毛澤東!」才應該是最切合文章內容的標題,最終採用「別了 列寧」,可能是編輯與作者既含蓄又大膽的擦邊球創作。含蓄是因為怕「別了,毛澤東!」太刺激當局而觸犯禁網,文章登不出事小,若拖累不少人,就罪莫大焉;大膽則在於內容直指毛澤東並涉及習主席,碰觸到中共最敏感的人物與話題。這番費心既顧及現實,又展現使命,真不簡單!

這篇文章點名了一項大家不可否認的事實,中華民族歷史的發展已經走到一個關口,而且是怎麼也躲不了、繞不過的關口,這是一個需要十分誠實面對歷史、借助坦誠反思歷史、而再創未來新猷才能安然通過的關口。往者已矣,放下過去才能來者可追,但有個前提,必須痛定思痛,才能真誠反省,「不誠無物」,唯有真誠才有實質力量,才有新生可追之路。真想新生,再造中華,就必須要面對我們歷史文化中最陰暗不堪、最令人難以啟齒的內涵,進行最坦白且公開的檢視與批評,這是向來標榜「批評與自我批評」的中共更不該逃避的重責大任。

文化大革命(文革)與毛澤東,對中國社會影響深遠(美聯社)
「別了,毛澤東!」才應該是最切合文章內容的標題,最終採用「別了 列寧」,可能是編輯與作者既含蓄又大膽的擦邊球創作。(美聯社)

在檢視與批評之後,必須將結論轉化成集體的共識,建立新制度,發展新文化,中華民族才能真正偉大復興。處在容易動盪、快速變化的新時代,唯有採取進步觀念,與時化移,才是中國自強的根本之道。沒有新制度與新文化,只會令中華民族繼續承受歷史積累出之老舊硬傷的折磨,消蝕耗損難以計算之寶貴的有生資源與力量,很難保證,甚至根本注定不能,達成真正可持續發展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這是對中華民族最大的傷害。

歷史的任務根本不曾達成

中共當年革命標榜「新民主主義」,要移除三座大山(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結果在1949年10月1日的天安門樓真正站起來的人只有毛澤東,其他的人早在延安整風時已經趴下,那來的新民主主義?中共定義下的中國封建主義或帝王專制其實在毛身上達到了歷史的最高峰。數十年間,享受鉅額的資本主義法權版稅的收入,是不折不扣之全國獨一無二、一支獨秀的大腕首富,卻把別人都打成「走資派」。國民黨的官僚資本主義固然早已剷除,階級森嚴的特供制度,不是天天向新皇室皇族進貢嗎?三年災荒時期亦無中輟!改革開放發展到如今,大陸卻成了中共學者自稱之「權貴資本主義」或「權力市場經濟」的天堂。帝國主義依然威力強大,謀我日亟,自己也有發展成帝國主義的危險傾向,以致中國的周邊找不到一個可以完全信賴、生死與共的朋友。毛領導的革命非但沒有移除三座大山,反而更加崇峻險陡,在此山中留下難以盡數、有待察明、須還歷史公道的淋淋血案,歷史只會從嚴審判而不會懷念這種人的。審判的力道將與時俱進,懷念的愚蠢將隨時風散,這是歷史顛撲不破的客觀規律。

針對「十年文革」,中共在〈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中使用「動亂」與「混亂」定性,中共有「為尊者諱」的傳統,向來對偉大領袖隱惡揚善,用到「動亂」與「混亂」指稱毛自評一生中兩項偉大事業之一的「文化大革命」,就可想見實際情況之慘、毒、凶、殘、暴、虐、亂、糟,非人類語言可以盡實合情地表述於一斑。

羅馬不可能一日造成,人類歷史事件的肇因皆是日積月累,非一朝一夕可致,十年的動亂也非1966年5月16日可瞬間橫空出世,不就是前十七年、甚至起自延安整風以來之積累的總爆發嗎?在這動亂之震盪之中,中國依然可以屹立不搖,國際地位逐步上升,值得肯定的是日夜飽經苦難、依然勤勤矻矻、自動自發、犧牲奉獻、堅守岡位、盡心盡力支撐國家門面與延續民族命脈的廣大人民群眾,而不是不惜民命、斲傷國力的元兇。如果讓對中華民族犯下滔天罪惡之元兇的陰魂,還可在我中華大地上空與地面到處飄盪流竄,誤導愚弄可憐可愛的人民,必然繼續傷害中華民族最根本、最有潛能的有生資源與力量,嚴重折損綜合國力,自不在話下。鐵證如山的事實與淺顯常識的道理極易明白,就不必小看老百姓的智商而冗贅深論了。

引導歷史向量改變,做中華千古第一人

面對歷史如此不堪的陰暗面,假如習主席唱出:「別了,毛澤東!」就是昭告天下,將以負責任的態度,坦誠面對歷史難堪的事實,卸除歷史包袱,一元復始,萬象更新,還中華民族一個正常的精神面貌與生理命脈,帶領中華民族勇敢走向未來的光明面。從今開始,擔負起歷史的重責大任,推動中國走上政治現代化與思想現代化之路。只有政治現代化,中國的思想才能現代化,才能令所有的現代化成果一方面被有機地維持保存,一方面持續創新,大幅增長國家軟實力,才能讓中國人的硬、巧實力找到可持續發展的基礎與掛搭處,這是為中華民族重新開天闢地。中華民族也將因此必然走向「真正」可持續發展的偉大復興,歷史必然濃墨重彩地記下這前無古人的豐功偉業,這些成就必然成為歷史自身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不僅僅只是習主席個人的風采了。「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淘盡的是人物,留下的是歷史,習主席就會與歷史長存,千秋萬世受人景仰懷念。

歷史在時間的向量中滾動,疾緩速度與方向角度非少數人所能掌握,人類自古以來不曾出現不倒的專制江山,中共不會例外,胡耀邦說過:「歷史是混不過去的。」旨哉斯言!聖人不能生時,唯時至而不失之。習主席正站在千載難逢之偉大歷史機遇的關口,假如習主席能宏亮堅定唱出:「別了,毛澤東!」則是中華千古第一人。錯過了太可惜!希望不要錯過!個人是幸!國家是幸!民族是幸!

*作者為獨立評論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