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恐怖攻擊之後,一位女兒名叫「光明與愛」的總理樹立了女性國家領導人典範

2019-04-02 06:10

? 人氣

2019年3月,紐西蘭基督城恐怖攻擊,總理雅頓(Jacinda Ardern)慰問死傷者家屬(Kirk Hargreaves@Wikipedia / CC BY 4.0)

2019年3月,紐西蘭基督城恐怖攻擊,總理雅頓(Jacinda Ardern)慰問死傷者家屬(Kirk Hargreaves@Wikipedia / CC BY 4.0)

紐西蘭基督城恐怖攻擊讓世人重新認識了恐怖主義一個容易被人忽略的面向──白人至上主義──以及以美國總統川普為代表的白人民族主義,但同時也讓人重新認識了一位女性政治領導人──紐西蘭總理雅頓。

在一個490萬人口、2730萬「羊口」、向來被視為海上世外桃源的國家,發生了聞所未聞、無比慘烈的恐怖攻擊,涉及極端民族主義、宗教仇恨、槍械管制、移民政策等等極為敏感的議題。一位年方38歲、上任不到1年半、自家政黨國會議席比最大反對黨還少的女總理,要如何面對?

結果雅頓(Jacinda Ardern)總理不但沒有讓人失望,而且讓人對女性國家領導人更增添了希望。

紐西蘭清真寺恐攻之後,總理雅頓(Jacinda Ardern)表現備受全球關注(AP)
紐西蘭清真寺恐攻之後,總理雅頓(Jacinda Ardern)表現備受全球關注(AP)

其實早在基督城(Christchurch)兩座清真寺慘遭白人至上主義狂徒血洗之前,雅頓已在國際政壇嶄露頭角。雖然出身「小國」(紐西蘭是台灣的7.5倍大),但她年輕、富於個人魅力、標舉進步主義政策。而且她雖然不是紐西蘭第一位女總理(是第三位),但卻是第一位在總理任內懷孕分娩的女總理,還請足了6周的產假!

2018年6月21日,雅頓生下她和伴侶(沒錯,他們沒結婚)蓋福德(Clarke Gayford)的第一個寶寶,是個女娃兒,取名「Neve Te Aroha」,意為「光明與愛」。後見之明,雅頓彷彿已預知她帶領的國家將會面臨一個非常非常需要「光明與愛」的時刻。

當媽媽在台上發表演說,雅頓3個月大的女兒妮芙待在台下的身影,成為媒體焦點。(AP)
當媽媽在台上發表演說,雅頓3個月大的女兒妮芙待在台下的身影,成為媒體焦點。(AP)

去年9月,雅頓帶著才3個月大的小女兒前往美國紐約,帶著她出席聯合國大會,創下另類歷史先例,也讓自己女性主義政壇新星的光彩更為耀眼,甚至掀起一股「賈欣妲熱潮」(Jacindamania)。

但是光鮮亮麗的形象背後,還是有不少人懷疑雅頓算不算「真材實料」(real deal)?她的工黨(Labour Party)政府2017年10月底上任以來,頗受民粹、民族主義色彩濃厚的執政聯盟「紐西蘭優先黨」(New Zealand First)掣肘,經濟政策與住宅政策遭到不少批評,幾名閣員也鬧出利益衝突爭議……

然後就是今年3月15日下午的基督城恐怖攻擊,50人遇害、50人受傷,全部都是穆斯林,幾乎都是移民或移民後裔。整個屠殺過程約進行了36分鐘,卻永遠改變了紐西蘭的歷史。

這36分鐘讓全世界的目光聚焦紐西蘭,而雅頓──一位女兒還不到9個月大的母親──也成為紐西蘭的面貌,代表它的震驚、它的悲慟、它的鎮靜、它解決問題的決心。不僅全世界在看,從未經歷這等悲劇的紐西蘭全國人民也在看。

雅頓帶領政府要員從北島的首都威靈頓(Wellington)來到南島的基督城,安慰死傷穆斯林的家屬。她出身
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LDS,摩門教)家庭,成年後轉為不可知論者(agnostic),但那天她特別披上頭巾(hijab),表明對穆斯林禮俗的尊重。不僅衣著融入環境,她的談話、她的擁抱言行更被形容為滿懷誠意與同理心,讓人打從心裡感動。

一位基督城市議會的人員哈格瑞夫斯(Kirk Hargreaves)拍下一張照片,鏡頭前的雅頓面容悲戚,雙手交握,專注聆聽,但是不失領導人的莊嚴、堅毅與風範。有人形容這張照片有如一幅宗教畫像,有如另一種意義的「聖母慟子圖」(Pietà),充分透顯出女性政治領導人獨有的力量。

同情與同理之外,雅頓還拿出實際行動,當場承諾政府會負責50位罹難者的殯葬費用,為所有死者者家屬提供財務協助。她也承諾修法,加強紐西蘭原本較為寬鬆的槍械管制法規,而且她後來也說到做到,讓國會通過法案,全面禁止販售類軍事用途的半自動武器。

紐西蘭明快修法這一點,與槍枝更為氾濫、大規模槍擊案更為頻繁的美國形成強烈對比。在美國,每當類似的慘劇發生,大小政客們就依慣例上推特表示「關懷與祈禱」(thoughts and prayers),然而無論死多少人,死的是學齡前兒童還是八十歲老人還是主持禮拜的牧師,美國全國步槍協會(NRA)與其豢養的共和黨政客都能夠確保槍械管制法規不動如山。對於NRA與共和黨,確保擁槍權的憲法增修條文第二條(第二修正案)才是他們真正的《聖經》。

對於這樁慘劇涉及的種族與宗教情結,雅頓也毫不避諱。有些人多多少少懷有「非穆斯林犯案算是恐怖攻擊嗎?」的迷思,但雅頓很快就定調此案是不折不扣的恐怖攻擊,譴責凶手代表的白人民族主義,強調紐西蘭崇尚的包容、多元價值不會因此動搖。雅頓說:「我們代表多元、良善與同情。我們歡迎與我們有志同道合的人們,我們接納有需要的避難者。」

在這一點,美國又形成鮮明的對照組。慘劇過後,美國總統川普致電雅頓,問她美國可以做些什麼?雅頓建議他「對所有穆斯林社群表達同情與關愛」(sympathy and love for all Muslim communities)。結果可想而知是對牛彈琴。川普在白宮也被記者追問,慘案是否顯示白人民族主義已成為與日俱增的威脅?這名當今白人民族主義大宗師回答:「我不認為如此,那只是一小撮人,他們有非常、非常嚴重的問題。」美國與紐西蘭的國力有霄壤之別,兩國領導人的素質也有霄壤之別。

當然,基督城恐攻是單一事件,雅頓雖然做到了與民同悲、堅守價值、採取行動,展現了難能可貴的領導人素質,但是這並不代表她也能通過未來其他大大小小的試煉。眼前就有一樁:雅頓在4月1日率團訪問北京,會見中國國務總理李克強。中國近年對紐西蘭的華人社會用力頗深,引發不少爭議。紐西蘭市場雖然不大,但它是國際情報體系「五眼聯盟」(Five Eyes)的成員,因此其5G基礎建設是否排除中國的華為,具有指標意義。

更棘手的議題則又回到穆斯林身上。中國近年大肆迫害上百萬名新疆維吾爾人穆斯林,雅頓在2018年10月曾對此表示關切,也說自己未來與中國領導人會面時「有可能」會提及這個議題。如今雅頓來到北京,基督城兩清真寺的穆斯林血跡斑斑,雖然我們不必冀望太高,但她這場中國行如果能提及維吾爾人穆斯林的苦難,意義將是非比尋常,也是分外難能可貴。

4月1日,雅頓見了習近平,雖然總理府發言人與新聞稿沒有特別述及,但據多家媒體報導,她對習近平提了新疆維吾爾人問題。

紐西蘭清真寺恐攻之後,總理雅頓(Jacinda Ardern)訪問中國(AP)
紐西蘭清真寺恐攻之後,總理雅頓(Jacinda Ardern)訪問中國(AP)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