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用微信等同於裸奔」……當「大數據」遇上「老大哥」你還敢用微信嗎?

2019-03-22 19:30

? 人氣

微信。

微信。

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南門外熱鬧的街道上,一家新開張的中國小吃店引起了蕭強的注意。不少中國留學生進進出出,用微信掃碼付了款,帶著心儀的小吃離開。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信息學院兼職教授蕭強(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網站照片)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信息學院兼職教授蕭強(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網站照片)

蕭強是這所大學信息學院的兼職教授,也是追踪中國網路審查的網站「中國數字時代」的創辦人兼主編。

這家小吃店的出現讓蕭強憂心——正是這群中國留學生,一面在美國大學受教育,來聽他的課,對他說,他們喜歡「中國數字時代」網站,討厭信息審查和封鎖;一面又盡情享受著微信帶來的便利生活,絲毫不覺得用微信支付是個問題。

「他們完全意識不到,即使你告訴他們,他們也會說,這有什麼大不了的?」他說。甚至還有學生對他說,中國現在那麼先進,你流亡海外,回不了國,沒法體驗這些一切,實在太可惜了。

「在我看來,這是真正的威脅所在,」 蕭強說。

這個星期,在華盛頓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一場研討會上,蕭強講述了他的擔憂。

多倫多大學蒙克全球事務學院教授羅納德·德珀特(Ronald Deibert)也出席了這場研討會。他領導的「公民實驗室」曾做過一系列實驗,並發布報告披露微信的審查機制。

「社交媒體,說白了就是對個人數據的監控」 德珀特說,「我們的全部生活都是這個監控生態系統的一部分」。

德珀特說,一個慘痛的事實是,人們往往意識不到這種危害,社交媒體為生活帶來太多便利,人們過分依賴這些工具,心甘情願地用個人數據換取方便。

出席研討會的幾位專家認為,儘管社交媒體洩露個人數據的現象存在於世界各地,但產生的後果卻不盡相同。在開放的民主社會,人們可能成為廣告商的獵物,僅此而已,但在專制社會,當這些數據落入政府手中時,可能發生十分恐怖的事。

曾幾何時,蕭強也和很多人一樣相信,在信息時代,沒有一個專制政權能存活太久,包括中國的共產黨政權。

自2004年創辦「中國數字時代」以來,他一直在地球另一端密切關注著中國互聯網自由的起落興衰,期盼互聯網能改變中國的政治面貌。

這樣的希望一直維持到2012年。

「習近平上台,『帝國反擊戰』開始了,」他引用電影《星球大戰2》的標題說。

過去五六年來,蕭強看到北京竭盡所能打壓信息自由,試圖把互聯網——這個當權者眼中的妖怪重新塞回瓶子裡。但他仍然沒有放棄希望。

「我在等待《星球大戰3:絕地歸來》的發生, 不幸的是,第三部的名字叫做——《帝國掌握了AI(人工智能)》,」 他說,「這比我能想像的最糟的情況還要糟。」

人臉識別、雲計算、DNA採集、社會信用體系……當「大數據」遇上「老大哥」時,蕭強說, 「人們無處可藏」。

「我希望更多人能看看新疆正在發生的事,」他說,「這樣的事不僅局限在新疆,還在向地方擴展,搜索一下雪亮工程,到2020年,中國各地各個村莊都會安上監控攝像頭。」

蕭強依然不知道該如何讓他的學生們相信這一切不是危言聳聽。

所幸,並非所有中國人都對數碼科技帶來的威脅一無所知。

「在中國,用微信等同於裸奔,」北京一位藝術家對美國之音說。

這位要求匿名的藝術家說,他很少用微信,不過最近他的翻牆通訊工具突然都無法登陸,他只好又回到微信上「裸奔」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