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是怎麼離開拉薩的?60年前的西藏淪陷日,夏宮羅布林卡屍橫遍野

2019-03-20 13:00

? 人氣

西元1959年,對幾代藏人來說,是個刻骨銘心的年份。

上世紀50年代初中共入侵並佔領西藏後,在藏區暴力推行的一系列政策引發的不滿和抵抗在這一年達到頂峰。

3月10日,拉薩爆發藏人起義。七天後的一個深夜,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無奈出走。時年未滿24歲的他,可能未曾料到,此一去,一個甲子。

那一年,八萬多藏人追隨達賴喇嘛的腳步,背井離鄉,踏上流亡之路。匆匆離開時來不及的告別,淹沒在時光中。此一別,物是人非。

留下的人見證了中國軍隊的機槍、炮火。不計其數的藏人,生命定格在了那個年份。武力鎮壓後的抓捕讓一大批人失去自由,戈壁沙漠的勞改農場裡掩埋著他們的屍骨。

達賴喇嘛在自傳《我的土地,我的人民》中寫道:「上世紀50年代開始的死亡與破壞進程,在『文化大革命』的混亂中達到頂峰。當這一切結束之時,大約6400座(99.9%)寺廟被毀,中國的佔領政策直接導致約120萬藏人非正常死亡(藏人總人口約為600萬)。」

在那場以失敗告終的,反抗中共統治的拉薩起義60年之際,美國之音採訪了四位旅居海外的藏人,講述1959在他們生命中留下的印記。

以下是第一部分——《土丹堪尊:院子裡到處都是屍體》。

土丹堪尊

77歲,前政府官員,

1959年被抓,坐牢四年

1983年離開西藏,現居美國

1941年我出生在拉薩。1951年解放軍剛到拉薩時,他們先駐紮在拉薩東郊的一片空地上。和很多人一樣,我和哥哥也去那裡看了。

這些漢人大多很年輕,穿著破軍裝,胸前斜挎著一個窄窄的乾糧袋。因為走了很長的路,每個人都很瘦,嘴唇是乾裂的,看著很可憐。但同時他們每個人都帶著槍和子彈,挺嚇人。幾天後,他們換上了新軍裝,就這樣敲鑼打鼓地進城了。

我家很多親戚都在政府做官。長大以後,我也成了噶廈政府裡一名年輕的官員。 1959年2月,達賴喇嘛參加格西考試(藏傳佛教格魯派的「博士答辯」)時,我就是在前面舉著香火的那個人。

1959年初拉薩局勢已經非常緊張

那個時候拉薩的局勢已經非常緊張,到處看起來都像是要打仗的樣子,不止是西藏軍區,漢人的政府機關、甚至學校、銀行外都堆起了沙袋。在裡面工作的漢人都帶著槍,腰上掛著手榴彈。

解放軍已經做好了所有的準備。這些工作都是在夜裡做的。那時拉薩城裡的人晚上都睡不好,卡車運東西時發出的噪音,還有明晃晃的車燈,讓所有人都不得安寧。 戰爭一觸即發,只要一個小火星就能引燃一場大火。

3月10日那天早上,政府官員按規定都要到羅布林卡(達賴喇嘛的夏宮)開會。我的舅舅和大哥騎著馬走了。我和另一個親戚騎自行車去。臨走前,他對我說:「今天不要空著手來」,意思是要我帶上武器。我問:「為什麼?」他說:「你去了就知道。」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