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5年級的她來說,用吃苦換新人生,78年級的你辦得到嗎?

2015-09-15 19:00

? 人氣

我的個性就是好奇寶寶,永遠想要嘗試新的學習和挑戰。當年做雜誌的行銷公關,主導舉辦了幾個大活動,包括PEOPLE的奧斯卡嘉年華、ELLE雜誌的女性電影展。如果只做業務,我就接觸不到這麼多,我是一個喜歡好玩事物的人,充滿好奇心,做女性電影展、奧斯卡嘉年華,心裡只想著:哇,可以認識那麼多在電影界的人!活動愈辦愈有心得、也愈玩愈大,甚至還辦了台北市第一屆的跨年倒數計時晚會──初生之犢不畏虎,我跟如今三立電視台的行銷副總張正芬,兩個小女生,為了營造像紐約時代廣場般的歡樂氣氛,就在遠企購物中心門口辦了第一屆的跨年倒數計時晚會。

動員了幾十個單位,大大小小的會議每天開不完,那時只有三台電視頻道,普通的民間活動要出動SNG車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我只好效仿劉備,三顧茅廬終於說服當紅節目「玫瑰之夜」的製作人俞凱爾大哥,完成這項台灣跨年活動的創舉。現在想起來,當時真的累到死,可是累得好開心。隨著全場倒數的那一刻,我看到現場那麼多夥伴、民眾,一起仰望煙火許願、彼此祝福擁抱,內心激動澎湃,久久無法忘懷。第二屆開始就由市政府接手主辦,一直到現在,已經變成台北市的傳統,甚至全台各縣市也開始舉辦自己的跨年場。

一系列活動辦下來,經驗值有了累積。加上很多公關公司經常來找VOGUE和GQ合作,變成我們一天到晚都幫別人辦活動。

老闆心念一轉,覺得既然可以幫人,我們好像也可以自己做──於是決定開一家公關公司,由我來負責。於是雜誌社的工作之外,我另外兼職擔任起第一任樺舍公關的總經理,也是我正式一腳跨入公關領域的開始。這個轉彎來得自然,全要感謝老闆這麼信任我,也謝謝我自己這麼勇敢。

人生有時候也是一種賭注,評估停損點,最慘、最糟的狀況是什麼?自己是否可以承受?如果算一算手上的籌碼,有勝算的條件,不妨就放手賭一把。說不定我內心有一點小小的賭性呢!但這不是亂賭。

以我為例,轉戰到公關行業,初期肯定辛苦,比起可以領高額獎金的業務員,似乎不是好主意。但是擔任主管或是跨足公關行銷,歷經更全面的磨練,有一天可能會變成副總、甚至總經理,有沒有可能?當然有可能。我的停損點是,隨時可以回頭做業務,只不過中間歸零會流失一些資源,錢賺得比較少、比較慢。跟我同期打拼的業務夥伴,有人一路堅守崗位奮鬥,賺到了財富和生活的自由度,我則是體驗到不同的風景,兩者沒有孰好孰壞,全看每個人的拿捏取捨,想要過什麼樣的人生。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溫筱鴻的鐵戰人生:時尚CEO的18堂職場實戰課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