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壓、工時長、無限責任制,日本上班族出逃成網咖難民

2015-05-11 17:10

? 人氣

黑色西裝之於武士服,正如工作對日本人來說是一種榮譽,你很難想像在這個社會還有一群人,下班後要走入燈紅酒綠街區裡的網咖─他們不是去打電動發洩壓力,而是「回家」。

近幾年,越來越多年輕人將出國打工、遊學放進未來的規劃,除了想去外面開開眼界,一方面也對職場抱持著猶疑的態度,畢業是否就意味著走入低薪、「無限責任制」的工作環境?日本人在工作上一向給人認真、一絲不苟的形象,下班時間的地鐵、大馬路,深夜的居酒屋門口,都能看見著穿西裝打領帶的上班族群聚。然而,這個敬業的經濟大國近幾年來,在就業結構上也面臨艱難的處境。

在日本街頭,成群穿著西裝的上班族是常見的
在日本街頭,經常可見成群穿著西裝的上班族(圖/diloz@flickr)    

日本的「網咖難民」現象從1990年代開始出現,直到21世紀後變成嚴重的社會議題。窩居網咖的人大部分都是失業或身兼半職的臨時工,其中也不乏二十幾歲的年輕人,每天在生活和存款之間掙扎,畢竟沒有人能永遠住在和櫃子一樣大的房間裡。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顯然不只是房價,而是工作失去了保障員工生活的功能。

「長久以來,日本被視為繁榮的國家,且擁有終身僱用制的保障。這才是我所認識的日本。」拍攝「網咖難民」的導演Fukada出生在東京,她過去在紐約生活了十年,回國後發現在這個世界第三大經濟體,員工的可取代性不斷提高。企業為了減少預算,以低薪的短期約聘人員取代正職員工。她將此現象帶來的後果,從「網咖難民」的角度拍攝成紀錄片。

影片中的兩位受訪者Fumiya和Tadayuki Sakai,分別在僅約一坪大的房間中寄宿了22個月、16個月,值得慶幸的是網咖內有洗衣設備、公用浴室,生活機能還算方便,也是他們唯一能負荷的容身之處。電腦、躺椅、櫃子,是網咖中房間的全貌。從這個一天租金大約台幣六百元的角落,可以看見日本就業結構下,貧富差距日漸拉大的社會縮影。

五光十色的街上,有些人卻以網咖為家
在五光十色的東京街上,有些人卻以網咖為家(圖/kalleboo@flickr)

日本網咖成為變相的難民收容所 「我不能永遠做臨時工維生」

27歲的Fumiya是工地警衛,櫃子上擱著他每天上班穿的一雙舊布鞋。Fumiya早已習慣在小房間梳妝打理後出門上班,被訪問時,他眼裡流露著疲憊和無奈。

「第一個早上,我被廚房洗碗的聲音吵醒,幾乎沒有休息到。在這裡,微小的噪音都變得難以忽略。」

Fumiya正嘗試從網路上找租屋,但價格都超過他所能負擔。在東京,他需要大約一百萬日圓才能付租屋的保證金、代理費、傢俱花費等等,要存到足夠的金額至少要花上二到五年的時間。問題是,光是要餵飽自己就花掉他大半的薪水。

網咖內有免付費的公共浴室
網咖內的免付費公共浴室(擷自影片)

「我不能永遠以臨時工維生。我想學會更多技能,找一份全職工作。」

在日本,臨時工佔了38%的工作人口,其中大部分都是短期合約,所得收入只有正職員工的一半,更加深了貧富差距問題。目前,領取失業補助在日本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旦失去工作,生活保障等同受到威脅。從就業衍生出的社會問題下,日本的網咖成為了避免更多街頭流浪漢的收容所。

權力霸凌形成的職場壓力  「被老闆吼、被巴頭都是常見的情況」

全職工作是每個日本人都想追求的目標,但是一旦找到了,等著他們的就是高工時和高壓力的工作環境。

Sakai 今年43歲,在過去的二十年,他是一家信貸公司的系統作業人員,每個月平均加班120~200小時,忙到沒有時間回家。Sakai經常是在公司小睡後就起來繼續工作,有時甚至分不清白天黑夜。

「同事都說我急躁、情緒化,但我自己卻沒有察覺。到醫院諮詢後,醫生告訴我得了憂鬱症...我想在日本,很多人也跟我有一樣的情況。後來,我請了一個月的長假去治療憂鬱症。」

公司開始謠傳Sakai 成了神經病,上司也認為他的工作情況不佳,不再讓他加薪。事實上,比龐大工作量更令人難以忍受的,就是普遍存在的「權力霸凌」。

長期生活在狹小的空間,就像被限制在櫃子裡
長期生活在狹小的空間,就像被限制在櫃子裡 (擷自影片)

「老闆找我去喝酒,我婉拒了。他對我說『我不再需要你了』,從此一個半月都不再跟我說話,連討論工作也是。」

當Sakai 認為他的壓力已經瀕臨極限,決定離開這份待了20年的工作。在遞辭呈的那一刻,他彷彿重獲自由,只想規劃新的人生。後來,因為債務問題,Sakai也成了「網咖難民」的一員,如今他正等待能搬進朋友公司裡的辦公室,離開狹窄的生活空間。

日本人相信:樹大招風,別反抗比你有權力的人。在公司裡被老闆罵「為什麼這麼簡單都做不好?」或是被上司巴頭、被吼都是常見的情況。現在對年輕一代來說,這種職場文化越來越難以忍受。

權力霸凌帶來的心理壓力,也是現代文明病發生的原因之一
權力霸凌帶來的心理壓力,也是現代文明病發生的原因之一(擷自影片)

「在這波經濟危機中,有一件事是越來越確定的─無論是哪種行業,大部分的人都失去了工作保障,我們成為了可以被輕易取代的勞工。」

根據2007年的日本官方調查,日本每天平均有60900人在網咖過夜,其中有5400人是網咖的長期居民。紀錄片導演Fumiya花了三年說服網咖老闆讓她進入採訪,她希望藉著這部影片,讓大家看見全球經濟低迷是如何影響我們的生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