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韓版豬哥亮!窮小子一夕爆紅致富,卻投資涉賭欠債70億,你該認識的傳奇人物「李尚敏」

2018-03-08 11:21

? 人氣

他製作的唱片,一年內賣出250萬張;上百萬的進口跑車,他拿著現金直接付款;覺得飯店比較方便就把家搬到飯店,每個月30萬台幣的飯店帳單不手軟。他曾是90年代當紅的饒舌歌手、製作人,賺進上億台幣,卻因為涉嫌經營賭博網站、投資遭騙,存款歸零,還反欠下兩億元台幣(約合七十億韓圜)債務,每天被債主追著跑,負面消息太多而被電視台封殺。

但他沒有躲,也不肯申請破產。他站出來︰「這些債,我都會負責還清。」

堪稱為韓版豬哥亮,他是韓國藝人李尚敏(이상민)。

從窮小孩變身億萬富豪

今年45歲的李尚敏,大起和大落都是以億為單位。從窮苦小孩,成為帳戶裡有著一億元現金的知名音樂人;又在十年之內,變成負債兩億、背著前科的債務人。

他四歲時父親過世,母親做過各種工作,一手把他和姊姊帶大。困苦的環境,讓他小學四年級就開始騎著腳踏車,幫媽媽的餐館做外送。身為非婚生子,他不被父親家族所承認,李尚敏從小就一心想著「我以後一定要成功!」

22歲時,李尚敏和朋友組成的四人團體Roo’ra,將當時韓國少見的雷鬼音樂,混合著怒吼式的饒舌,做成輕快的歌曲。第一張專輯就擠進SBS《人氣歌謠》的一位候補(註1),接著第二張專輯主打歌《失去翅膀的天使》帶有一點印度風和雷鬼風的歌曲,一推出即造成爆紅,創記錄地在七天內賣出一百萬張。

當時Roo’ra的人氣,堪比現在的少女時代、Wanna One。除了橫掃各種獎項,為了活動趕場,甚至以直昇機來代步,幾乎是巨星的待遇。「當初其他人都反對《失去翅膀的天使》這首歌,是我堅持要用。結果歌曲大紅,讓我開始產生自信。」回首從前,李尚敏直言︰「成功的太快,讓我把世界想的太簡單。」

隨著Roo’ra走紅,李尚敏也開始投入製作人的角色,還開起經紀公司培養藝人,包括Chakra、Diva…等團體。曾經歷過台灣樂壇「翻唱風」的讀者們,可能也曾聽過他們的歌曲,因為徐懷鈺的《怪戰》和《誓言》,原唱就就分別為Diva和Roo’ra。

翻唱大量韓國舞曲的徐懷鈺,帶著點西班牙風情的《誓言》,就是出自李尚敏之手。(影片中金髮的饒舌男子即為李尚敏)

身為當紅製作人,他每製作一張專輯,就可賺台幣三百多萬。還有每個月的版權費收入台幣六十幾萬。以20年前的韓國物價換算,每個月坐在家裡,光是版權費,就可以有等值於現在台幣150萬的被動性收入。「當時有大公司打來,說想挖角我,年薪給我五千萬(台幣)。」成功來得太快,李尚敏的野心變得很大︰「我拒絕了。因為我覺得我能賺到的錢,遠超過這個數字。」

錢賺得快也花得快。當時他住在108坪的豪宅,車庫裡有著八、九台名車,「裴勇俊是我鄰居,家只有我一半大。」他的生活奢華,投資也不手軟,涉足時尚、餐飲、娛樂。把自己開設的公司搬到江南清潭洞,就在SM經紀公司的對面,「用了當時最高級的錄音設備、作曲室,連SM的藝人都來參觀。」愛上這種高級感的李尚敏說︰「同事明明就在樓下,我也要他們用視訊跟我會議。覺得那樣看起來很厲害。」

李尚敏在節目上談起過去的奢華生活。(圖/SBS《我家的熊孩子》,Fion提供)
李尚敏在節目上談起過去的奢華生活。(圖/SBS《我家的熊孩子》,Fion提供)

賺了錢就囂張 衰敗的開始

現在以綜藝主持、拍廣告來賺錢還債的李尚敏,演藝特色之一就是「虛張聲勢」。明明欠債還有上千萬,他卻表現得一點也不悲慘,甚至帶著點囂張,反轉一般人「欠債就該慘兮兮」的刻板印象。

二十初頭就狂漲的成功,為窮小孩帶來自信,也帶來再也不想被看低的自尊心。住豪宅、開名車、當老闆,都是他認為成功人士該有的樣子。事業成功,下個目標不是收山,而是得要更成功、賺更多錢,於是李尚敏大手大腳的朝各方面發展。但命運之神卻在此收手,不再眷顧。

他為新人團體X-Large砸了五千多萬台幣,還千里迢迢找來MC Hammer一起製作,最後專輯卻只賣了三千張。投資了韓國第一間結合拳擊、人妖秀、Live音樂、撞球…等綜合娛樂設施的餐廳,佔地一千多坪,可容納1,200人,是韓國首見的新型態娛樂空間,卻在開幕不久後有拳擊手在比賽時死亡而被迫歇業。

李尚敏當初所投資的大型娛樂餐廳Gimme Five,造價3.5億台幣。(圖/Ilbe,Fion提供)
李尚敏當初所投資的大型娛樂餐廳Gimme Five,造價3.5億台幣。(圖/Ilbe,Fion提供)

再加上李尚敏的姊夫經營賭博網站被抓,和姊夫有金錢往來的李尚敏,被檢方認為是賭博網站的幕後投資人之一。而同為藝人的老婆,結婚一年多就對他說要離婚。

唱片不賣、投資失利、離婚、涉嫌經營賭場…幾年之間,李尚敏從人人追捧的歌手、製作人、老闆,變為人人追討的欠債者。「你有看過電影裡,討債的一腳把門踹開的畫面嗎?」李尚敏說︰「我後來都已經看到習慣了。」

他向大眾開記者會道歉,一邊被債權人威脅恐嚇,朋友們也紛紛走避。韓國有破產重生的制度,藉由破產、清算,讓揹債的人,可以有人生重開機的機會。像是韓國演員朴寶劍,也曾因為幫父親當保證人而揹上債務,在2014年時申請破產。

李尚敏開記者會向大眾說明離婚原由。(圖/youtube,Fion提供)
李尚敏開記者會向大眾說明離婚原由。(圖/youtube,Fion提供)

但日子過得一團亂的李尚敏,卻沒有利用法律制度來降低壓力。「當時有被我公司主管所欺騙的債主找上門,一臉絕望的看著我說『那是我畢生的積蓄…』。」很多債務並非李尚敏的直接責任,但他決定一肩扛起︰「這些事,都是因我而起。那我就要負責到底。」

2005年,連續跳票之下,32歲的李尚敏,從手握上億現金的大老闆,確定成了揹負兩億債務的債務人。窮小子又被打回了原地,甚至退的更遠。

奮鬥再起 連債主都同情

欠債太多,李尚敏甚至一度沒有地方可住,只能窩在車裡過夜。每天都在工作,沒有一天休息。因為壓力太大,每晚要靠酒精才能入睡,被診斷出患有憂鬱症和恐慌症。同時還得面對法院的官司及各路債主的威嚇,「債主對我說,『就算是魷魚乾,也可以榨出汁來』。」李尚敏說︰「很多朋友也而被債主找上威脅。」

被無線電視台封殺、演藝生涯如同被判刑的李尚敏,在2012年出演了有線台Mnet的惡搞節目《音樂之神》(음악의 신),意外地重啟演藝之路的升勢。

《音樂之神》是偽 • 紀錄片(Mockumentary)形式的選秀節目,李尚敏在節目中擔任製作人,選拔具潛力的新人成為練習生,培育他們出道。內容半真半假,對話極為無厘頭又搞笑,也充滿著李尚敏對過去的自嘲。

節目《音樂之神》裡裝腔作勢的李尚敏。(圖/youtube,Fion提供)
節目《音樂之神》裡裝腔作勢的李尚敏。(圖/youtube,Fion提供)

像是第一集裡,李尚敏經營新的俱樂部開幕,把酷龍成員具俊燁約來慶祝,卻把對方騙上台做表演,讓對方事後對他破口大罵︰「你搞什麼?以後不要再打給我!」或是想要挖角偶像團體Sistar,被問到可以給多少,「就你們現在的合約金額再多給一百萬吧(台幣三萬左右)」,種種拿李尚敏過去的慘況開玩笑的劇情,連參與的藝人都忍不住問︰「這是真的還假的?該不會是整人遊戲吧?」半真人秀、半短劇的搞笑綜藝,吸引了不少忠實觀眾,也讓其他製作人開始找上門,邀請李尚敏出演。

隨著李尚敏出演的節目愈來愈多,在2017年終於迎來他的高峰。他2017年加入SBS的綜藝節目《我家的熊孩子》,展露自己的欠債生活。明明是個藝人,穿的都是兩、三百塊的衣服鞋子,還會自己修理地板、清洗機器,連冷氣都捨不得開,敷面膜時把剩下的保養液拿來擦手擦腳,沒有藝人的不食人間煙火,而是像我們一般人在過的日子。「我不是藝人,」李尚敏說︰「我是個債務人。」

在節目上公開自己敷面膜日常的李尚敏。(圖/SBS《我家的熊孩子》,Fion提供)
在節目上公開自己敷面膜日常的李尚敏。(圖/SBS《我家的熊孩子》,Fion提供)

節目裡透露的節儉日常,讓觀眾們對他心生同情,「走在路上,會有人塞食物給我,」他笑說︰「就連我的經紀人都常被請吃飯。」而粉絲們寄給他的禮物,也是各地名產食物,生怕他吃不飽。還有粉絲決定去念法律,就為了以後能夠幫上李尚敏。

看到他努力打拚的模樣,債主對他的態度也有所改變,逢年過節送給他人蔘、鮑魚、韓牛…等高檔食物,雖然隱含著「希望你能保持健康,努力賺錢」的意義,卻也是溫馨的提醒。還有人關心他的感情生活,催促他結婚組成家庭「如果你結婚的話,剩下的債務就減免30%,當做我給你的結婚禮金」債主直接對他這麼說 。

節目多了,廣告也一個接一個上門。從金融產品、保險、美容、食品…他過去的人生曾精彩也曾悲慘,卻拓展了他的路線,什麼產品都可以沾上一些邊。中文裡形容窮,帶著酸味,但李尚敏卻把他的窮,賦予了趣味。

李尚敏拍攝網路購物商城廣告。(圖/youtube,Fion提供)
李尚敏拍攝網路購物商城廣告。(圖/youtube,Fion提供)

「年輕時大賺的那幾年,就像場夢,其實我感受不到幸福。反而失敗之後,我覺得又再度找回初心,是個全新的開始。」李尚敏這麼說。比起23歲時爆紅的成功,他人生第二次的再起,像是長流的細水,蘊積著能量。而他兩億多台幣的債務,預計在今年(2018年)可以還完。身為觀眾的我,竟也入戲地期待,他債務一身輕那天的到來。

註一︰當時節目名稱為《生放送TV歌謠20》(생방송 TV 가요 20)

責任編輯/鐘敏瑜

喜歡這篇文章嗎?

Fion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