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勢孩童救也救不完啊!面對無力應付的老師,教授媽媽送他這6句話

2020-09-07 15:47

? 人氣

面對救也救不完的學生,感到很無力的時候怎麼辦?(圖/取自shutterstock)

面對救也救不完的學生,感到很無力的時候怎麼辦?(圖/取自shutterstock)

在幼兒園當老師的導生來我家,談起經常會碰到家庭狀況不好的小孩,頭髮又酸又臭,衣服亂穿太厚太薄不合宜,家長會忘記來接等等,有時候會感到很無力,覺得怎麼救也救不完,或是感到努力了也沒用。

面對救也救不完,很無力怎麼辦?我想起我在McGill修一門課時,我的老師問學生說,成千上萬的魚,像發瘋似的往岸上拼命游而擱淺,唯有把它們送回到海裡才有希望救活它們,這時候,你該怎麼辦?

當時我的同學有各式各樣的答案,當我也有著無力感時,心中就會浮現這些答案。

譬如:

能救多少算多少。

救最靠近你的那條魚。

救你順手抓得到的魚。

救你能力範圍舉得起來的魚。

太累了要去休息,才能夠繼續救。

沒有能力救時要放下,會有和他們有緣分的人來救他們。

面對救也救不完,很無力時,我會想起這些答案,支持自己繼續做下去。

另一位導生問我,老師為什麼願意助人呢?是宗教的關係嗎?

我舉了個例子回答他為什麼我願意助人。

大雨中,你看到一個人的車子拋錨了。你開車經過看到了,而你在車子裡很舒適。

你會願意下車去幫他嗎?去幫他的話你就會淋濕了。

對我而言,我會願意離開舒適的車子,進到大雨中幫忙。沒有為什麼,單純覺得能夠幫到最好,幫不上忙也有陪伴到那個人,這樣就夠了。

況且,無論有沒有幫到忙,我都會受益良多,尤其是在過程中,我學會了很多我以前不知道的事情。

這個回答讓我回想起兩個往事。

我以前還在新竹教書時,在路上看到一位女生被撞倒,和她的機車躺在路中間。我趕緊叫救護車,緊緊握住那個女生的手跟她說,我在這裡,你不要怕,我會保護你。她無意識的回抓我的手,我跟她說,我得放開妳的手,因為很多車子正在經過,我得去幫妳擋住那些車子。

現在想起來很白癡,我就站在路中間,張開雙臂擋車子。

交通警察來了以後搖搖頭跟我說:「妳一定要用肉身擋嗎?妳可以把車子打橫來,一樣可以擋來車啊。」

是耶,我怎麼沒想到。因為出手幫忙,我學到了一課。

後來我在日本愛知教育大學訪問時重病,沒辦法呼吸。

在大家討論著要送我去哪個醫院時,國際中心的高木小姐生氣的大叫,人都快死了你們還在吵要送哪裡,強硬的做了決定,送我去醫院。這在日本有點不尋常,因為日本企業文化的決策是一層一層往上的。通常是最大的老闆說了算,但即使做了決定,極有可能時間也拖到了,做的決定也不是最好的。

除此之外,在醫院裡長長的時間,高木小姐一直握著我的手。

我經常出國,會讓我想自己花錢買機票去探望的只有高木小姐了。因為她握住我的手很久很久,還為了我去跟人家吵架。

我不曉得這算是好心有好報嗎?但無論如何,我很確定當初我握住那位昏迷小姐的手時,如果她有覺知,應該和高木小姐握住我的手時的感受是一樣的。

想到能夠給人一點點溫暖,一點點支持,我都會覺得好幸福。

當然,有時候我也會被淹沒在世間的名聞利養中,為自己的論文啊,升等啊拼命。

但即使心裡經常是掙扎的,我都還是會願意繼續寫文章給大家看,因為讀者們說,看我的文章時,他們會覺得溫暖。

助人對我而言不是為了來世的福報,也不是為了得到什麼。

助人當下所獲得的學習、成就感與幸福感,對我而言就已經滿溢了。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郭葉珍臉書

責任編輯/連珮妤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