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道具助理到製作人,安哲毅:學會買好便當,也是一個大學問

2017-06-03 08:00

? 人氣

由王小棣導演監製的《植劇場》系列影片播出後引起觀眾熱烈迴響,其幕後推手之一的製作人安哲毅,正是王小棣導演一手調教出來的徒弟。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此次,安哲毅受愛奇藝台灣站之邀參與「愛奇藝開課了!」活動,與傳播科系學生分享《不為人知的戲劇幕後功臣—製作人的那些事》,現場也與《植劇場》另一位製作人、現為歐銻銻娛樂戲劇監製廖健行進行對談。

對於製作人這份工作,業界常有人打趣說「製作(片)人就是製造騙局的人」,但安哲毅認為,那是身為製片組一種「鍥而不捨」的精神,一路從製片助理到製作人,他勉勵學生:「學會買好便當也是一個大學問。」

安哲毅大學唸的是室內設計,畢業後在劇組工作約兩年,因對電影有濃厚興趣,赴美國加州藝術學院電影製作研究所攻讀碩士。她與王小棣導演在電影《我的神經病》中結下師徒緣,當時他在劇組擔任道具助理。

活動上,安哲毅分享自己初當道具助理時,曾為了怕弄丟一頂女主角連戲的帽子,騎車想要把它帶回家好好安置,沒想到到家一看,帽子早已不翼而飛,同條馬路他來回尋找,就是不見帽子蹤影,他說:「當下我真的覺得我剛起步的電影生涯毀了。」雖然最終事情總會解決,但過程已讓他印象深刻。

一路從道具助理到當上小棣老師的副導,安哲毅透露,拍戲過程總有很多不愉快,就像學生時代會說我再也不要跟某某某同一組,真正出社會拍片爭執更是不可避免。

他在《我的神經病》擔任道具理時,常被王小棣導演大罵,甚至想過放棄拍片,但他說:「我永遠記得殺青那天小棣老師抱著我,告訴我他下一部片想找合作,那個當下我覺得這就夠了。」這是讓安哲毅堅持初衷的理由,他也勉勵現場學生,真的做過,一定會留下些什麼在自己心裡。

在幕後工作多年,安哲毅認為,製片組的工作在整個片場看來總是最瑣碎、最不引人注意,訂便當、擋車擋人,都是製片助理要做的事,但安哲毅則說:「在劇組裡訂便當可是大學問,這麼多工作人員辛苦的工作,如何在預算裡讓大家吃得開心有力氣好好拍戲,可不是簡單的事情。」

安哲毅當過導演,這次換當製作人,對於業界的人常打趣說「製作(片)人就是製造騙局的人」,他則認為那是身為製片組「鍥而不捨」的精神。他回憶起曾經有一部片的主角家分七個地方拍攝,當時導演看上一個場地,屋主怎麼都不肯借。

他一開始選擇說服導演,希望導演放棄,他說:「那時遇到困難就想挑軟柿子吃,想說屋主不願意借,那就說服導演吧。」沒想到他又被導演打槍,非得要那個場地,最後來回談了七次屋主才願意開放一個角落拍攝。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