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佳瑋專文:永遠鬥不過準丈母娘

2017-04-04 06:30

? 人氣

在家錦衣玉食,孝順得來不得了。若非要為嫁人,怎捨得把她送掉?哎呀弗說了,說了心頭煎熬。人世真是無常,活活就一輩子去了!

在家錦衣玉食,孝順得來不得了。若非要為嫁人,怎捨得把她送掉?哎呀弗說了,說了心頭煎熬。人世真是無常,活活就一輩子去了!

你一個凡夫俗子怎及人家精誠所至,每天研究嫁女兒?

近幾年,中國各地丈母娘頻繁出場,聲名大震,尤其對外地駐滬的男青年來說,上海丈母娘更是眼中釘、肉中刺、咽喉裡卡的魚骨頭。我在各類飯桌茶會聽人訴苦,影影綽綽地見識了許多丈母娘。我曾經當羅賓,陪幾位蝙蝠俠去見場面、壯聲勢、當捧哏,也覺得丈母娘確實道行高,小丑和貓女們加起來也不敵人家。

比如說,我以前總以為準丈母娘們都苛刻高傲,看著滿地金磚還不動眉目,所以得靠我們幾個跟班去活躍氣氛,但陪人見了許多位準丈母娘,才知手段端的了得。好幾位阿姨上來就是親親熱熱、客客氣氣和你拉家常。你受寵若驚,還敢不順著說嗎?

姑娘坐旁邊不說話,阿姨等氣氛熟絡就開始說:

我家囡囡真是好,三歲識字,五歲看書,阿姨見了都愛抱,從小不吵不鬧。六歲學書法,接送特別煩惱。七歲學鋼琴,數九寒天,手指差點凍掉。乖是乖的來,放學就蹲家裡,晚上不往外跑。學校操行等第好,成績名列前茅。高中自是重點,大學更是名校。從來不捨得讓她走,接送車子準時到。在家錦衣玉食,孝順得來不得了。若非要為嫁人,怎捨得把她送掉?哎呀弗說了,說了心頭煎熬。人世真是無常,活活就一輩子去了!

這些話從敘事到抒情,順理成章,水泄不通,哪有你插嘴的餘地?你只好聽一句點個頭,「對對阿姨說得對」。哪怕你知道,阿姨說接送車子,是提醒你換輛好車;阿姨說心頭煎熬,是督促你把房產捧來壓驚,但還是沒法子對抗。這一串說完,你心裡剛來得及打小算盤,尋思眼前無路想縮手時,阿姨又一句:「哎呀都是獨生子女,大家曉得的呀。我家就只有這麼一個女兒,寶貝囡囡從小養大。我們是算了,哪裡捨得讓她吃苦啊!」

這一句收得滴水不漏,到此地步,哪怕之前阿姨要的是金馬堂、白玉床,男生也只好點頭附和:「阿姨說得對!」

丈母娘談判學倒真不是今日才有。自古以來,窮書生要找富小姐,老爺一關雖然難過,但很乾脆乾脆,死活就是一刀的事;反是丈母娘一關,拖拖拉拉,鈍刀割肉,得費唇舌。錫劇《珍珠塔》裡就是官府太太準丈母娘看準女婿方卿窮酸潦倒,悍然悔婚;等後來方卿發達了,兩人又互掐一番—— 全戲亮點,盡在於此。

由丈母娘出面考核其實也頗有道理。因為閨閣之事,女兒終身,本來就是內眷們互相扯皮的多。你去飲宴聚餐,很少聽到大叔、伯伯們在交際圈說到嫁娶之事。反而是阿姨們一邊喝茶、吃千層糕、豉汁鳳爪、滷水鵝,一邊頭湊在一起磨牙,說到嫁女兒行情都有黑話。比如妳女兒要在四星級辦酒,我女兒就要在五星級包廳;妳那新郎是去馬爾地夫度蜜月,我家姑爺是去歐洲一月遊。流行什麼車,該請什麼宴,照片怎麼拍,房子哪裡買,每個姑爺上考場時對抗的不是一個阿姨,而是千百個阿姨的智慧與激情結晶。如果阿姨再請兩個捧哏,可以從頭到尾讓你話都說不出—— 你一個凡夫俗子怎及人家精誠所至,每天研究嫁女兒?再怎麼翻和鬥,無非在丈母娘眼皮底下轉罷了。

還有一等準丈人、丈母娘最是狡猾,會特意玩角色分工,分紅黑臉譜。許多準丈人總是做寬宏狀,細談價碼利益,讓老婆代為出場去考驗準姑爺。丈母娘任先鋒官可以問許多精刁細滑的問題,把姑爺們問委屈了,丈人們就出來喝一聲「婦道人家,頭髮長、見識短」,再拍拍準姑爺的肩:「你阿姨愛女心切,不想讓女兒受委屈,別在意啊!」姑爺先挨了一頓,到這時見著母女情深的擋箭牌,還能說什麼呢?聰明的準丈人更懂得拿老婆做擋箭牌,亮出一句「我倒是沒什麼問題,只是我老婆恐怕不肯」,既顯得自己寬宏大量,又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許多可憐的姑爺被勾銷後還感激準丈人替他說好話,時不時過年過節還得上門送點東西、幫著報銷發票什麼的,只以為是丈母娘看不上自己,不知自己早被丈人、丈母合力給勾銷了。

司馬光人品出名的端正,妻子張氏不育,過意不去,為他買來美女放臥室裡,司馬光一見,轉身就去書房。持身既正,看見丈母娘挑女婿就恨,編《資治通鑑》間隙,抽空留了段語錄斥責:「今世俗之貪鄙者,將娶婦,先問資裝之厚薄;將嫁女,先問聘財之多少……是乃駔儈鬻奴賣婢之法,豈得謂之士大夫昏姻哉!議昏姻有及於財者,皆勿與為婚姻。」—— 這意思是說,嫁娶女兒前先問聘禮,哪是讀書人做的事? 話說得端正,但司馬光還是老實,低估了讀書人和讀書人太太的手段。

比司馬光早若干年,洛陽人富弼提筆能文,胸有大度,大才子一名。范仲淹看了他的文章說好,就推薦給宰相晏殊。晏殊是北宋最頂尖的詞人之一,眼光甚佳,也覺得此子甚有前途。關鍵時刻,晏夫人閃亮登場,她才不去跟范仲淹討論什麼文章,而是找了名占卜師王青,請他看相,直奔主題:「富弼這孩子前途如何?」王青掐算之後,回:「將做狀元,日後為相國。」晏夫人一聽,催著晏殊趕緊把富弼招為女婿吧!之後富弼登第、拜相,平步青雲,順便使這場招親故事成為風流逸話。

如果擱我們無錫,這段對話很可能是這樣的……

麻將聲裡,左鄰右舍問:「阿姐眼光就是好!伊格金龜婿釣得准!哪裡尋的呀?」丈母娘笑瞇瞇看牌,邊得意揚揚地說:「我呀,就是聽說伊格小子有前途,官運好;再去尋個算命先生,靈是靈得來,去看過他的生辰八字和面相。哦喲不要看個付樣子,跟我家囡囡倒是天作之合,將來還要當大領導。哦喲我看看伊格,弗好錯過的呀,個麼就叫我先生,把個小伙子招來當女婿啦!」

 

《有人想自殺,就放他去菜市場》.jpg
《有人想自殺,就放他去菜市場》.jpg

*作者張佳瑋生於無錫,長於上海,現居巴黎,是專業球評,也是知名的80後作家,為騰訊大家寫稿,所以文章也曾轉載於風傳媒。本文選作者新作自《有人想自殺,就放他去菜市場》(東美出版社)。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