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壽!去義大利拍「瘟疫電影」被慘困疫情重災區…電影與現實不謀而合!劇組喊:膽戰心驚

2020-03-04 17:32

? 人氣

武漢肺炎在義大利爆發同時,正在拍攝黑死病疫情的英國劇組意外受困威尼斯。示意圖。(圖/Unsplash)

武漢肺炎在義大利爆發同時,正在拍攝黑死病疫情的英國劇組意外受困威尼斯。示意圖。(圖/Unsplash)

英國導演尼可拉斯·赫伯特(Nicholas Hulbert)上週從倫敦飛往威尼斯附近拍攝電影,抵達義大利兩天後,他突然收到了來自英國母親捎來的簡訊:「希望你的拍攝一切順利!」母親一如往常地寫道,但隨即話鋒一轉,說道:「我寫這封信,其實是因為武漢肺炎病毒在義大利的狀況不樂觀,你們一定要多加留意。」就是從收到母親訊息的此刻開始,他才意識到事情或許比他想像中更加嚴重。

而在幾天之前,赫伯特也從沒想過,他這部以14世紀瘟疫爆發為背景的短片,會與武漢肺炎在義大利逐漸失控的情況不謀而合。他目前著手拍攝的影片改編自文藝復興時期作家薄伽丘著名寫實短篇小說集《十日談》,故事描述十個人為躲避黑死病逃至郊區別墅與世隔絕,為打發時間而輪流說的100個故事。

「這其實蠻詭異的,」當《紐約時報》記者致電採訪賀伯特時,他說道,「我們在拍的東西跟現實產生了一種奇特的連結。劇中我們因黑死病逃難至這座別墅,與此同時,現實生活中的封城線也離我們越來越近。」

電影與現實宛如鏡像對應

武漢肺炎疫情至今延燒70多國,超過九萬人確診,三千多人死亡。身處歐洲疫情重災區義大利的演員們對這次的疫情更是有感。雖然導演赫伯特樂觀表示:「往好處想,演員可能會因此更容易入戲吧。」但戲裡戲外同樣存在的壓力源,看來確實對劇組演員產生不小影響。演員們開始在午餐時間窸窣討論疫情,而身為導演的赫伯特坦言,他看不出來他們究竟是準備好入戲,還是被現實世界疫情嚇著。

「從去年決定接演此片後,我試著用想像力揣摩角色感受,想像在這種情況下人們會怎麼做。」片中女主角瑞秋·布朗表示,「但隨著疫情逐日逼近,那種恐慌感逐漸非常真實地席捲而來;我更深刻感受到,當面對肉眼無法看見的敵人時,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所幸因劇情需要,整個劇組在拍攝期間幾乎與外界隔離:耗時整天的拍攝,劇組在拍攝完畢後就會撤回民宿休息,一天當中工作人員和演員會接觸到的非劇組人員僅有兩位,也就是民宿主人和拍攝場地別墅的主人。

布朗說,由於劇組緊湊的拍攝時程,一開始她其實把疫情拋諸腦後,甚至不太有時間關心武漢肺炎相關新聞。但在開拍五天,劇組決定去超市搶購民生物資,以防未來無法遇知的狀況時,他原先刻意遺忘的恐懼感突然襲捲而來。

「那不是『我們派兩個人出門多買些補給品吧』那種囤貨,」布朗回憶道,「而是『意識到我們有必要這麼做』那種。」

儘管幾乎與世隔離,外頭的任何風吹草動都使劇組膽戰心驚。某天拍攝進行到一半時,外邊突然響起刺耳的鳴叫聲。「聽起來像二戰時期的空襲警報。」赫伯特說,「當下沒有人知道那是什麼,我們以為是跟肺炎病毒有關的警示,開始議論該不會等一下會有著全套防護衣的人上門?」後來才發現,那只是鄰近工廠午休放飯的鐘聲。劇組開始開著「不是玩笑的玩笑」以緩和情緒,但在竭力避免恐慌的同時,他們也努力加快腳步,盼能早點結束拍攝,離開義大利。很幸運地,雖然周遭各城鎮接連封城,但直至拍攝結束,該劇組所在城鎮處都未遭封鎖,最終他們順利完成拍攝,並安全返回英國。

在返回英國後,布朗表示儘管並不覺得自己染病,但她仍認為自己有責任自我隔離14天。「我無法就這樣回家然後假裝沒事,這樣太自私了。」導演赫伯特則是擔心疫情不斷擴大將影響未來作品的拍攝,但他也束手無策。「我們無法改變任何事,更無法預知下一次的『新型冠狀病毒』。」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