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不是因為不愛,只是真的太累了…黑寡婦《婚姻故事》教會戀愛男女:這就是婚姻

2019-12-30 17:47

? 人氣

Netflix原創電影《婚姻故事》由史嘉蕾喬韓森、亞當崔佛主演(圖/IMDb)

Netflix原創電影《婚姻故事》由史嘉蕾喬韓森、亞當崔佛主演(圖/IMDb)

睡眼惺忪的亨利,從媽媽妮可手中,被抱到爸爸查理懷裡。或許是本就不想離開媽媽懷抱,亨利稍稍睜開了眼睛。眼前電動大門因為停電卡在原地,查理和妮可合力推動大門。鏡頭特寫在兩人臉上,一來一回切換。就在大門闔上那一刻,一頭的查理和亨利,和另一頭的妮可,就這樣被隔了開來。

離婚似乎就是這麼一回事:一旦把門關上,從此就是陌生兩端。

Netflix原創電影婚姻故事》講述主角妮可(史嘉蕾喬韓森 飾)為了身為劇場導演的丈夫查理(亞當崔佛 飾)放棄演員夢,最後卻深覺失去自我、渺小卑微,最後逼不得已走上離婚一途的過程。本片由兩人協議離婚揭開序幕,片中詳述夫妻雙方為了兒子亨利監護權,在離婚法庭上、法庭外的糾心掙扎。

《婚姻故事》在上線後引發熱潮,不只在IMDb上取得94高分,更一舉入圍金球獎多項獎項,甚而被譽為2019年少數可與《小丑》角逐奧斯卡的強片。但畢竟「離婚」題材早被各種愛情電影玩爛,觀眾早就對兩人愛得死去活來,而後相看成厭、分道揚鑣的故事看得熟爛。而《婚姻故事》不單只講離婚,全片也就只拍了離婚過程。這樣看似「老梗又單調」的電影,是如何在眾多競爭者中脫穎而出,獲得巨大成功的呢?

(圖/IMDB)
男主角查理是個相當自我中心的劇場導演(圖/IMDb)

走不下去的婚姻

妮可一直深愛著查理,這點是無庸置疑的。婚前早已擁有電影代表作的妮可,大可選擇繼續在洛杉磯拍戲,但她卻為了查理搬到紐約做舞台劇,將自己奉獻給查理和他的劇團。而查理也同樣深愛著家庭,就算把財產都投注在劇團上,查理知道背後始終會有妮可和兒子亨利的支持,這樣「美滿的」家庭為什麼會走上離婚一途呢?

就像妮可告訴委任律師諾拉的,「有些問題從一開始就存在」。妮可脫離熟悉的洛杉磯的生活,離鄉背井成為紐約劇場演員,一開始她的「明星光環」帶動了整個劇團的演出,但當劇團和導演(查理)的名氣越來越大,妮可的光芒逐漸消失了,她成了劇團裡的「某個女演員」。她開始感覺自己從未為自己而活,就算懷胎生子,孩子脫離母體後也是獨立個體,她沒有所能依靠的人、沒有生活重心、更沒有自我。而繼續這段婚姻只會讓惡性循環加劇,所以「離婚」成為一個出口,電影也就以兩人協議離婚拉開序幕。

(圖/IMDB)
女主角妮可為婚姻做出不少犧牲,卻在婚後感到內心自我逐漸消亡(圖/IMDb)

婚內幸福,離婚時卻顯得意外醜陋

起初,妮可和查理並不打算聘請律師,想直接以「諮商」和「調解」方式解決;而查理甚至根本不想離婚,他覺得這場婚離得莫名其妙,因為妮可從沒講出自己的真實想法。但在妮可回洛杉磯拍片時,她因緣際會認識了律師諾拉,並被說服、接受了聘請律師的想法,而查理知道後,他不得不請一位律師來幫他協調離婚。

打從律師這位「第三者」介入後,妮可和查理的婚姻也就真正「回不去」了,在律師介入後,離婚就不再是「他們兩人的事情」,反而變得像是毛線般拉扯糾纏,糾結的線圈只會越打越死。對兩方律師而言,只要幫助客戶打贏官司,爭取到孩子監護權,不論什麼手段都可以;但在律師使盡各種計策手段,在法庭上爭駁時,真正的當事人妮可和查理卻感覺自己面目在律師攻防間愈漸扭曲。律師口中提出的都是確實發生過的事,但幾經言語包裝後,聽來卻意外陌生。

(圖/IMDB)
妮可與查理為了爭奪兒子亨利的監護權,在洛杉磯展開一來一往的攻防(圖/IMDb)

在一次法庭上的攻防後,妮可和查理都遍體鱗傷,他們打算嘗試庭外和解,自己解決這件事。卻沒想到兩人間的討論快速升溫成爭執,最後演變成大吵。妮可先是控訴自己在婚姻中失去自我,查理就此責備她根本不懂得自己要什麼;一來一往的攻防中,兩人口中談的同樣都是「發生過的事」,但卻不知怎麼,吵到後來根本成了兩人之間無盡的控訴,吵架的原因已然失焦,高漲暴走的情緒化為暴力,妮可雙手抱頭大聲尖叫,查理一拳打破了蒼白的牆面。從前的浪漫、幸福、溫柔,在那一刻,被所有不堪的字句、難聽的話語狠狠掩埋。

有過兩段婚姻,《婚姻故事》更像她的人生經歷

戲外的史嘉蕾喬韓森曾有過兩段婚姻,第一段是在24歲嫁給《死侍》萊恩雷諾斯,三年婚姻於2011年劃下句點;30歲時她再嫁法籍廣告公司總監羅曼達瑞克,但婚姻同樣持續不久,縱然育有一女,這段婚姻仍在2017年結束。而電影名稱「婚姻故事」更可說是史嘉蕾曾經走過的風景,或許正是因為過於真實,片中每一次的怒吼、爭執,彷彿都能看見她在前兩段婚姻中的轉身離開,那並非瀟灑,而是更認識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婚姻故事》闡述了婚姻的前中後味,嚐起來只有五味雜陳。電影中安排不少細節強化查理和妮可之間相愛卻不得不分開的苦楚,最經典的莫過於查理在片尾時,聽著兒子亨利一字一字讀出妮可曾寫下的信,她在最後寫道:「我認識他兩秒就愛上了他,就算愛他已經沒有意義了,我今生還是會愛著他。」

電影的最後,妮可和查理已打完官司,當查理開車來接走亨利時,妮可轉頭叫住了抱著亨利的前夫,一陣小跑步過去,一句話也沒說,只是彎身替他綁好了鬆脫的鞋帶。妮可和查理已不再是夫妻,卻仍愛著彼此,正確來說,迎來兩人婚姻終點的並非「不愛」,而是因為「愛得太累」。

只講離婚,也單單只拍出了離婚;《婚姻故事》只專談一件事,卻把這件事談得寫實、露骨,滿是人生況味。它不單是妮可與查理的離婚故事,更是能讓所有已步入婚姻、未踏入婚姻的觀眾,可以從中帶走一些什麼的電影。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