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皇帝睡覺的各種講究:27人均分3晚,只有地位最高的王后才能跟天子獨享一夜

2016-08-25 15:49

? 人氣

近年來古裝劇的風潮席捲各地,對於觀眾來說,這不僅是課後下班,跳脫繁忙生活的休閒活動,大家紛紛開始講究起裡頭的衣食穿著,甚至對故事的架構背景,無不仔細地和真實歷史作對照,說到不久前「羋月傳」的背景,就是從還是戰國時期的秦國,邁向大秦帝國的故事。曾看過的觀眾,對於秦朝女子是否有些幻想呢?接下來的內容,將要顛覆你原本的想像。

夫妻財產獨立

不要擔心自己像鄉土劇女主角那樣整天受氣,在這個新家庭中,妳有和丈夫抗衡的本錢,因為妳有自己的獨立財產。《法律答問》就有兩條記載:丈夫有罪被妻子告發,陪嫁的奴婢、衣物不必沒收;妻子有罪,陪嫁的奴婢、衣物才給丈夫。顯然在一般的秦人家庭中,夫妻財產平時各自獨立,一方犯法之後才會發生轉移。

婚後的生活不算浪漫但也溫馨,可是好景不長,戰爭爆發了,妳的丈夫渴望著立功掙爵,決意從軍。送他上戰場前,妳依照當時的風俗激勵他:「不得,無反!」又告誡他:「不守軍紀、違抗軍令,你會死,我也會死,鄉里會治我們的罪,隨軍也無處逃,要搬家根本沒有地方可去。」他說自己一定會立下戰功、榮歸故里。妳望著他的身影消失在遠方,扛起了一家所有工作,也包括本來應該由丈夫承擔的農務。

(圖/veronicajiaqi@youtube)
目送丈夫出征後,秦朝女子如同萬能超人一般扛下所有家中大小事(圖/veronicajiaqi@youtube)

戰爭繼續,男人都徵發完了,輪到女人。妳和其他女子被派去運輸糧草、支援前線,這就是所謂「男丁被甲,丁女轉輸」。戰爭激烈時,妳們甚至被要求到鄰近的縣城守城。壯年男子組成一支軍隊,負責作戰;妳們這些壯年女子也組成一支軍隊,負責修建工事、挖掘陷阱、拆掉房屋橋梁做為守城的器具;老弱的男女則組成第三支軍隊,負責餵養牲畜、準備飯食。這成為「三軍」的另一種說法。

沉重的勞役壓得妳快喘不過氣,凶險的戰事更讓妳整天擔心受怕,擔心孩子,更擔心遠方的丈夫。

度日如年,總算熬過了殘酷的戰爭,噩耗卻從遠方傳來:丈夫剛得了一級爵位,就在前線犧牲了。妳悲痛欲絕,含辛茹苦地撫養幾個孩子,還好有官府的撫恤,日子還算過得去,只是覺得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大可不必這麼想。

在這時代,離婚、喪偶不是什麼大事,再婚也不是問題。陳平的老婆有著極為坎坷、傳奇的身世:她爺爺張負是陽武縣戶牖鄉(今河南省蘭考縣東北)的富戶,但這個女子居然連嫁了五次,而且五任丈夫相繼去世,從此沒人敢娶。這時候張負看上了陳平,想讓他成為孫女的新老公,張負的兒子張仲還嫌陳平窮,心裡不高興。還好第六次婚姻沒出意外。

一年之後,妳和另一位鰥夫組成了新家庭,有了新生活。這時代相對寬鬆的社會氣氛,總算是各種不幸中的萬幸。

陪皇帝睡覺的各種講究

以上都是妳身為普通秦朝女性的生活。假如妳是宮廷劇的深度中毒者,也許會憧憬穿越時空,成為某個秦朝后妃,憑著清純的外表、腹黑的心機,獲得君王寵溺。等妳的秦王老公駕崩,再以太后身分攝政,沒事再和這個公子、那個王孫來點曖昧……

(圖/羋月傳@facebook)
想在秦朝王宮中佔有一席之地,可不是像穿越劇那樣浪漫有趣(圖/羋月傳@Facebook)

我張不參也不攔妳,只說一句話:「後果自負。」

先說說怎麼進宮。假如穿越時間選在秦始皇之前,妳的運氣再好點,能投胎成某個戰國的王侯之女,自然有希望透過聯姻方式嫁入秦國。我特別推薦妳成為楚國公主,有比較高的機率成為王后。

(圖/羋月傳@facebook)
成為王侯之女,透過聯姻較有可能踏上秦后之路(圖/羋月傳@facebook)

北宋年間出土三塊石刻,鑑定是秦惠文王祭祀祈神時分別埋下的。三塊石刻除了禱告的神祇不同,內容大體一致。秦王先回顧了秦穆公與楚成王交好、兩國王族代代通婚結盟的親密關係;接下來話鋒一轉,聲稱如今的楚王「熊相」(真是個好名字,學者普遍認為應該是楚懷王熊槐)違背了兩國「十八世之誼盟」,領兵攻打秦國,所以他為此祈求神靈向楚國降下詛咒。

這篇文章就叫〈詛楚文〉,透露出一個重要資訊:秦、楚兩國曾持續了十八代的聯姻。而從史料來看,即便兩國關係惡化,彼此攻伐後,楚國也繼續有王族女性嫁入秦國,其中首推宣太后,還有秦孝文王的王后華陽夫人也是楚人。

(圖/羋月傳@facebook)
秦宣太后羋氏也是來自楚國(圖/羋月傳@facebook)

如果妳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孩,想進入宮廷就得動動腦筋。從民間海選宮女的制度,最早記錄是東漢時期,先秦是什麼情況還不清楚。不過妳可以優先考慮兩個穿越地點,提高入宮的機率:一是鄭國、衛國一帶,也就是如今的河南新鄭、濮陽附近。這兩個國家以民風浪漫多情著稱,當地的美女很受各國君王的歡迎,李斯的〈諫逐客書〉就稱「鄭、衛之女不充後宮」。(聯繫前後文,「不」在這裡是「假設沒有」的意思。)

二是趙國。李斯也說過「佳冶窈窕趙女不立於側也」;《戰國策》也稱趙地「天下善為音,佳麗人之所出也」;《史記.貨殖列傳》還形容趙國中山一帶的女子擅長彈著瑟,拖著木屐到處遊走,向富貴人家獻媚,也多被選入各國後宮。戰國後期更有孟姚、趙姬、悼倡后等著名的趙女。

總之,想走純情溫柔路線,可以選擇當鄭、衛之女;想走性感風騷路線,可以選擇當趙女。如果穿越時間點是在秦始皇滅六國時期,妳更可以先成為六國的宮女,等秦軍滅掉妳的國家,妳們就會被當成戰利品,納入始皇帝的後宮。

妳如願以償地入了宮,第一天就被這裡的大場面震撼了。妳看到無數星光晶瑩閃爍,是宮中妃嬪媵嬙們打開了梳妝鏡;烏青的雲朵紛紛擾擾,是她們在梳理晨妝的髮髻;腳下的渭水泛起層層油膩,是她們把脂粉倒入了水中;頭頂的煙霧氤氳騰起,是她們焚起椒蘭香料……眼前每一寸肌膚,每一種容顏,都美麗嬌媚得無以復加。這樣的景致讓妳心神旌盪、目眩神迷,覺得身處仙境,充滿了不真實感。

儘管這只是杜牧〈阿房宮賦〉中的描寫,不過秦始皇的龐大後宮規模應該是真實的。「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或許就源於先秦禮制。《禮記.昏義》記載的周天子後宮規模:六宮、三夫人、九嬪、二十七世婦、八十一御妻。《周禮》的版本是一百二十人:一后、三夫人、九嬪、二十七世婦、八十一女御。不過實際數目一定遠遠超過上面的數字。墨子曾說:「大國拘女累千,小國累百。」一個齊襄公就「九妃六嬪,陳妾數千」,好排場的秦始皇恐怕會創下紀錄,畢竟他每滅一國就把六國宮中女子充入自己的後宮。《說苑》中,侯生曾勸諫秦始皇,說他後宮「婦女倡優,數巨萬人」;《三輔舊事》也稱「後宮列女萬餘人,婦人之氣上沖於天」。即便存在誇大的成分,或是把侍女都算成了嬪妃,總人數也絕對不會少。當劉邦進入關中,看到的秦宮婦女仍有上千人之多。

這些婦女被分成幾等。據《七國考》記載,秦朝后妃的等級是在秦惠文王時期定下的,最高級別當然是王后,依次為夫人、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長使、少使。宣太后之所以被稱為「羋八子」,就因為她上位之前的等級是「八子」。而做為一名普通宮女的妳,大概連個品級都沒有。

宮中生活如同一滴水匯入大海,妳的渺小身影被迅速湮滅在萬千佳麗之中,雖衣食無憂卻單調乏味,妳唯一的精神支柱只有歷史上那些后妃們的傳奇人生,以及宮中廣泛流傳的胡姬故事:傳說皇帝從荊軻的匕首下脫險後,當晚剛好由胡姬侍寢,一曲〈羅彀單衣〉使皇帝怦然心動,那一夜過後就有了少子胡亥。

可是妳一次都沒見過皇帝,他的行蹤是個祕密,咸陽周遭二百里的所有宮殿都以封閉的復道、甬道連接起來,誰敢洩露他的行蹤,就要處死。有一天,秦始皇在梁山宮看到丞相李斯車駕的規模太大,很不高興,後來李斯聽到風聲,立刻知趣地收斂全部儀仗。皇帝沒查出是誰傳的閒話,就把當時在場的所有內侍、宮女全殺了。

退一步講,即便妳真能被選來侍寢,獨沐皇恩的可能性也實在太小了。按《周禮》記載,周天子有六座寢宮,一座是正寢,是天子決定朝政的地方,其餘五座統稱「燕寢」,分別坐落於東北、西北、西南、東南、中央五個方向。周天子分別在春、冬、秋、夏和五、六月(仲夏)這五個季節居住在這些寢宮裡,由后妃們輪流侍寢。

侍寢的次序至關重要。如果妳真穿越成后妃,想知道自己哪夜能陪皇帝,就得看月亮,《周禮》規定:月相(月亮的陰晴圓缺)是每十五天一輪換,所以后妃們也每半個月輪一次。

地位最低的八十一名女御,只能在每個週期的前九天共同侍奉天子,具體什麼順序則不清楚,也許是天子自己挑,也許是抽籤,甚至也許每晚九個人(這畫面也太壯觀了)……地位高些的世婦,也要二十七人均分三個晚上;再高些的嬪是九個人分一晚;地位更高的三位夫人就可以三人分一晚;地位最高的王后才可以和周天子獨享一夜。侍寢「只有」一百二十個老婆的周天子尚且這麼麻煩,更別提始皇帝了。

皇帝本人也是受害者,夜夜當新郎的滋味乍聽起來讓人羨慕,但這種日子過久了,身體再好也吃不消,中國歷史上許多皇帝壽命都很短,多少與縱欲過度有關。

眾多宮中女人衍生出另一個問題:各種鉤心鬥角與爭風吃醋的宮廷鬥爭。始皇帝解決這個問題的手段顯得別出心裁—既然女人要為皇后的名分爭個不停,我索性不立皇后,看妳們還能爭什麼。

很多跡象都支持這樣的論點,因為史料中查不到他皇后的名字。皇后的地位非常重要,何況還是秦始皇這樣重要的帝王,史官們如果知道,一定會記上一筆,不太可能為了節省筆墨而忽略。更重要的是,秦始皇的祖父母、父母都是夫婦合葬(秦孝文王與華陽太后、秦莊襄王與帝太后趙姬分別合葬在距始皇陵不遠的秦東陵),偏偏始皇陵只埋葬了他一個人。

再看看公子扶蘇,他是始皇帝的長子,品德才幹都很優秀,無論看出身還是看能力,都是最完美的二世皇帝人選,但是始皇帝遲遲沒有立他為儲君,他的稱呼始終是「皇長子」而非太子。他的生母成謎,假設是皇后,卻沒有資訊留存下來;假設只是普通嬪妃,更沒有跡象顯示他的地位因兒子而提高。所以,「母以子貴」之類的念頭妳也不用想了,就算始皇帝某一天大腦短路,突然看上妳,甚至有幸(也許是不幸)為他生下了某位智商向胡亥看齊的皇子,也未必能改善妳的境遇。

燕子去了有再來的時候,楊柳枯了有再青的時候,桃花謝了有再開的時候,妳的青春卻在無盡的等待中一點一滴流逝。唯一能做的只有久久佇立著,眺望著宮牆外的一角藍天,等待皇帝不知何時才降臨的寵幸。後宮中許多和妳有相同命運的宮女們,保持著這樣的姿勢,「縵立遠視,而望幸焉。有不得見者,三十六年。」杜牧是這麼寫的。

無盡的等待使妳空虛寂寞覺得冷,妳開始盼望有機會離開這裡,重新成為一名普通的民間女子,最終卻等到皇帝駕崩的噩耗,以及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二世胡亥準備為先皇辦一場盛大的葬禮,為此下令沒有生育過的后妃都要陪葬!

巨大的恐慌籠罩了後宮,妳卻有種解脫般的釋然,因為在這座富麗堂皇的集中營裡行屍走肉般地活著,相較之下,死亡不見得痛苦。妳和許多殉葬的后妃一起被處死在始皇帝陵前。逃過一劫的後宮女人們也未必幸運,忍受了胡亥長達兩年的胡作非為之後,又遭受進入咸陽的諸侯聯軍的百般蹂躪,不是在咸陽大火中香消玉殞,不然就被擄到關東的六國故地,繼續過著牛馬不如、生不如死的日子。而在她們哭泣遠去的身影後,那囚禁她們的巍峨宮殿,早已在楚人的火炬中變為焦土。無數女人的後宮夢,也在沖天火光中化做陣陣青煙......

本文經授權摘錄自時報出版《回到秦朝大冒險:穿衣吃飯,全部從頭學》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