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自己,從離開食物開始」美食自我犒賞、飽了還是繼續吃?心理師:恐失人生主導權

2019-06-04 11:31

? 人氣

當我們對現狀感到無力、焦慮時,食物是唾手可得的麻醉劑。(圖/Unsplash)

當我們對現狀感到無力、焦慮時,食物是唾手可得的麻醉劑。(圖/Unsplash)

我有一位個案,待在一段不健康的婚姻中長達十幾年,她想要離婚,但是覺得自己的經濟能力不足以扶養孩子,她的工作讓她覺得沉悶、無法好好發揮自己的專長和興趣、薪水也不夠高,而因為夫妻間的許多衝突,也讓孩子開始出現各種行為和情緒狀況。她形容自己像是受困在一個黑色的箱子裡,卡住了,動彈不得。她想要離婚、想要換工作、想要找到自己有熱忱的職業、想要改變與孩子相處的狀況,卻完全不知道該從哪裡下手。

面對這些看似無力改變的現狀,食物成為了她麻痺情緒的解藥──對婚姻感到孤獨時吃、對配偶感到憤怒時吃、對孩子感到挫折時吃、對工作感到無力沉悶時也吃。藉由吃,她就不需要去感受在婚姻、工作、和教養孩子上所帶來的孤獨以及不快樂。但因為衝動飲食所帶來的體重增加,也讓她更失去信心、對自己更受挫。

就如同這位個案一樣,許多人吃東西常常不是因為餓,而是因為其他原因:壓力大、焦慮、覺得孤獨、空虛、無聊、覺得受挫。食物成為用來麻痺自我的工具──藉由「吃」,我們就能逃避去感受這些令人不舒服的情緒或壓力。

檢視那些叫我們「該吃完」的聲音

除了麻痺情緒外,很多時候我們吃是為了符合「別人的期待」──從小父母或老師告訴我們要把碗裡的食物吃乾淨、把東西吃完才是乖孩子,以及,我們覺得沒把食物吃完很不好意思、害怕別人會批評、擔心準備食物的人會覺得失望。在我開始練習覺察「吃」後,我發現當自己在餐廳裡食物沒吃完時,我會覺得對服務生很不好意思,好像我盤子裡的剩菜傳遞著「食物很難吃」的訊息。我意識到,就算這位服務生和我根本不認識,也可能不會再見到彼此,但這樣一位陌生人卻也深深影響著我讓自己吃多少。

如果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一本書,理想上,我們是自己人生書本的作者,可以寫著自己的人生故事。但事實上,這本書有很大一部分早已經被你的父母、家庭、以及這個社會撰寫好了──這些聲音告訴你該讀哪些科系、從事什麼樣的工作、找什麼樣的人當伴侶、什麼時候該結婚該生孩子、該過什麼樣的生活樣貌、達到哪些成就才算成功…這些從家人或社會「下載」來的訊息成為我們的人生腳本,如果我們無法覺察這些外界的聲音,就可能繼續照著父母與社會為我們寫好的腳本過生活。就像吃一樣,我們遵循著別人告訴我們「該吃完」的規範,而忽略了去傾聽自己飽了沒的訊息。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有多少時候你知道自己「飽了」就離開食物?有多少時候你知道自己該離開一段戀情、婚姻、或工作?如果我們在飲食上忽略去傾聽身體傳出來的訊息,那麼當然,在人生其他面向中我們也一樣會忽略傾聽這些訊號。於是,就算飽了你還是繼續吃,就算不開心、不滿足,你還是繼續待在一段關係或工作裡。

能夠在覺察到「飽了」時就離開食物,除了要能夠去傾聽自己身體傳遞出的訊息,還要能夠對抗周遭人加諸在你身上的期待與要求,去反抗那些規定以及大家告訴你該怎麼做的聲音。

傾聽自己的訊號──你的 spider-sense告訴你什麼?

電影蜘蛛人有一個特別的超能力叫做「蜘蛛感應」(Spider-Sense),讓他可以在危險來臨之前感測到危機。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spider-sense,這些是你身體傳遞給你的訊號、直覺,告訴你感覺「對」或「不對」。我有好幾位處在痛苦婚姻中的個案都提到,其實在結婚前,就感覺到這段關係「不對」了──這是她/他們的spider-sense所傳遞出來的訊息。但是,他/她們選擇去忽略這些訊息,幻想著結婚之後、或甚至是有孩子之後,一切就會不一樣了。當我們不願意去傾聽自己的spider-sense,就可能活在自己創造出來的幻想中。

如果你願意回想,上一次你暴飲暴食、或是明明不餓卻繼續吃,背後的原因是什麼?答案可能是想麻痺情緒、給自己獎賞、填補內心空虛、或是安撫受挫、孤獨、焦慮等情緒,或是因為別人告訴你該吃。如果你曾經(或正在)處於一段不開心的戀情/婚姻中,想想看為什麼你會願意繼續待在這關係裡?你會發現原因其實很類似,你想麻痺情緒、害怕孤獨、安撫焦慮、填補內心空虛、想要得到外界給予的獎賞(大家羨慕我有伴侶),以及,因為家人朋友說要繼續待在關係裡、這個年紀就應該結婚。無法離開一段關係,就和無法離開食物一樣,因為我們面對食物的態度,就是我們過生活的態度。

如果我們沒有能力在接收到「飽了」的訊號時就停下,離開食物,那麼在面對人生其他事物上也是一樣──你可能就繼續待在一個枯死的婚姻/戀愛關係裡、繼續待在一個讓你沒有熱忱的工作中。因為當你在面對食物時忽略傾聽自己的spider-sense,在人生其他關係中這些訊號也被忽略了。

練習「離開」,拿回人生主導權

願意仔細傾聽自己、跟隨自己的spider-sense、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這其實對許多人來說是非常恐懼的,因為這代表著你要開始為自己負責──如果事情最後不如自己預期,你要自己承擔責任。對於許多人,要為自己負責太恐懼了,照著別人的期待和要求反而比較容易,因為如果出錯了,還可以怪罪別人、把責任丟到別人身上。

於是,許多人繼續活在父母替他們做的選擇之下,像是該念什麼科系、做什麼樣的工作、過什麼樣的生活,然後怪罪自己的父母讓自己的人生不開心,卻不願意拿回自己人生的主導權。因為,一旦拿回人生主導權,就要自己承擔責任和風險,真正為自己負責。

我們從小就被教導「要堅持、永不放棄」,「放棄」這個詞被連結上許多負面含意,像是懶惰、脆弱、抗壓性太低、不努力。但是對我來說,「永不放棄」並不代表成功,因為如果我們無法傾聽自己要什麼、不敢離開,那麼我們就是盲目堅持,繼續把自己卡在不開心的現狀。

我們都需要練習如何「離開」 (walk away)。離開,是你拿回人生的主導權,是你願意好好重視自己傳出來的訊號、聆聽這些spider-sense在告訴你什麼、然後願意去打破那些別人幫你寫好的人生腳本。離開是你知道自己「飽了」、「受夠了」、 I am done,然後走掉。

如果你的人生長期忽略傾聽自己的 spider-sense,一直照著別人的期待和要求過生活,你可能會發現自己現在的生活好像被困住了,就像一開始我提到的那位個案一樣──卡在不開心的戀情/婚姻、沒有熱忱的工作、不喜歡的生活樣貌。要做改變看起來很遙不可及,的確,這些改變也不是一夕之間就能達成,但是,我們可以從微小的生活改變開始做起──從「吃」開始,練習傾聽你的訊號,練習在感受自己「飽了」後,就離開。

端午假期即將到來,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來檢視自己的飲食態度、以及去覺察自己到底「下載」了哪些來自父母、親戚、與社會的聲音──那些告訴你該怎麼吃、該怎麼做、該怎麼過生活的聲音。面對過年期間的家人朋友聚會,我也想邀請大家開始練習傾聽自己的spider-sense,在吃東西前做幾次深呼吸,幫助自己提高覺察,然後慢慢地吃,去感受身體釋放出來訊息,當感受到「飽了」,就離開食物。

當你有能力離開食物,慢慢的,你就會發現你有能力離開戀情/婚姻、離開工作、離開那些帶來不健康關係的人、離開不喜歡的生活樣貌。當你開始傾聽自己的 spider-sense,開始信任自己的訊號,那麼,你就能夠拿回生命中許多自主權。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留佩萱(原標題:練習傾聽自己,從「離開」食物開始)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