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印度馬桶會「有翅膀」?還常常都是泥巴?看完這篇秒懂為何他們馬桶總是特別髒…

2019-04-23 10:33

? 人氣

印度的廁所,到底跟日本的廁所哪裡不一樣?

謎團的關鍵就在西式馬桶座上的髒汙。為什麼印度的馬桶座如此泥濘不堪?

理由很簡單。印度人通常不是直接坐在西式的馬桶座上。要說是怎麼一回事,就是他們會腳穿著鞋子,先單腳踩在馬桶座上,一口氣蹬上去,等身體取得平衡後就蹲在座墊上面。也就是說,日本人使用和式馬桶時採取的「蹲馬桶」蹲姿,印度人則是運用在西式馬桶上。

在U型馬桶座上又站又蹲,感覺好像很難站穩,一不小心就會跌下來,不過這對印度人來說已經是習以為常的小事了。

這就是印度的西式馬桶座被鞋底的泥濘弄得髒兮兮的原因。

究竟為什麼印度人會這樣使用西式馬桶呢?

理由也相當簡單。因為印度人習慣用蹲的方式上廁所。天快亮時在河邊、草原蹲著上廁所的人,這是在印度經常看見的景象。

因此,印度本來的馬桶就跟日本的和式馬桶一樣,是做成以「蹲馬桶」的姿勢來使用的。大略來說,把和式馬桶前面的「圓頭」拿掉,就是原本印度馬桶的樣子。

對印度人而言,沒有特別的理由卻要改變習慣實在很麻煩,所以在使用西式馬桶時不願意改變以往的方式,而且他們一想到臀部的肌膚要碰觸到馬桶座時,就會有不舒服的感覺。

就是因為如此,才產生「蹲在馬桶座上」這樣獨特的現象。

在印度用「西式馬桶」比「印式馬桶」還了不起!

有個問題是,如果那麼執著於蹲馬桶的話,一開始就設置印式馬桶就好,為什麼還要特別換成難用的西式馬桶呢?這點正是與日本不同,隱藏著印度獨特的歷史與思考模式之處。

以印度人的感覺來說,西式馬桶比印式馬桶高檔得多,所以必須在適合的場所將印式馬桶更換成西式馬桶。這背景就跟印度近代史,也就是印度次大陸長期被英國殖民的歷史有關。直到現在,印度的讀寫教育仍十分崇尚英文教學,而在略顯正式或有高檔氛圍的宴會上, 人們大多都是以英語來交談。

因此同樣的,一定水準以上的餐廳或飯店的廁所,絕對都會設置西式馬桶。我在印度留學的大學學生宿舍和碩士生宿舍是印式馬桶;博士生宿舍則是西式馬桶,從中默默地區分出等級。

「有翅膀的馬桶」登場!

即便如此,難用的東西就是難用。

不管英文再怎麼厲害的印度人,和朋友或戀人悠閒在一起的時候,嘴裡說的,自然大部分還是印地語(Hindi)之類印度當地的語言, 而非英語。同理可證,即便大部分的印度人十分在意地位和身分,心中還是覺得蹲著的印式馬桶用起來會比較舒適。

所以接下來登場的就是第三種馬桶,也就是下方照片「有翅膀的馬桶」。

這是印式和西式馬桶的結合版,將西式馬桶的馬桶座加寬,改良成即使蹲在上面也很容易的樣式。這款馬桶的正式名稱叫做「盎格魯印式」馬桶,是印度人解決想用符合身分地位的西式、但又想要用舒適的印式馬桶兩難下誕生的發明。但這款「盎格魯印式」馬桶實在不怎麼美觀,所以並沒有全面普及。僅在應該設置西式馬桶的場所,偶而才會看見。這張照片是在我居住的查謨市稍微高級的速食店廁所裡拍的。

仔細想想,有翅膀的馬桶還真是奇妙的替代品呢。在我們眼中看來,實在是沒什麼品味, 當中卻混合了印度人非常在意的身分意識形態、對英國文化的複雜心情,和講究自我習慣的獨特頑固想法。而這裡面也能看見印度特別存在,對於其他族群與異文化之間的隔閡。

曾經歷多次的民族融合與殖民化經驗的印度人,他們所擁有的異文化感覺,對於在歷史上幾乎沒有這些經驗的日本人而言,確實難以理解。而印度人所擁有的異文化觀念,也是成為他們與外國觀光客產生衝突的要因之一,這在第四章會再提及。

只是小便就不能用水沖掉?

印度的廁所容易招來誤解的,還有大多數印度人會節約廁所用水這件事。某些人會在上大號之後不沖水,把大便留在馬桶內就離開,讓不熟悉印度用廁習慣的人大吃一驚!

但這跟印度人的衛生習慣好壞無關,問題出在印度的供水量不足。所以即使在自來水供給較正常的都市住宅區,仍有部分父母會告訴小孩,只是上小便的話就不要沖水。

順道一提,在印度有很多因為腰部及腿部不適的年長者,會以正確的坐姿方式使用西式馬桶。而在都市的大家族住宅裡,一般來說也會設置多個馬桶,其中至少有一個是西式馬桶, 應該就是為了年長者方便使用。

如果中產階級以上的家庭裡有設置西式馬桶,大家基本上會用正確的方式使用。如果只限於家人使用,對於廁所的使用方法會按照自己的習慣來調整。

因此,在印度光只是看廁所這件事,就已經有非常多不同的用法。即便今日,在都市也只有少數人會使用衛生紙。

作者介紹|拓徹

一九七一年出生於日本愛知縣。研究領域為喀什米爾當代社會史與政治史。現為京都大學亞非區域研究所客座副教授、人類文化研究機構(NIHU)研究員。

二〇〇〇至二〇一二年曾留學於印度查謨與喀什米爾邦(Jammu and Kashmir)的冬季首都查謨。生活在擋在路上的牛隻、因迷路而誤入教室的野狗和松鼠、以及多樣化背景的學生之間,並在此氛圍下順利取得社會學博士。二〇一五年以有關喀什米爾禁酒運動的研究報告,榮獲日本南亞學會研究獎。不時會在《電影旬報》等一般大眾的報章雜誌上發表文章。

本文經授權轉摘自時報文化《印度人為什麼天天吃咖哩?:超ㄎㄧㄤ、超莫名但又超有道理的印度文化》

責任編輯/趙元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