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曼芬專欄:無恥校長,你博士學位也賣得太便宜了!

2016-05-15 06:20

? 人氣

南榮科大校長黃聰亮(右1)涉嫌販售假學位獲利。(取自台南市政府勞工局網站)

南榮科大校長黃聰亮(右1)涉嫌販售假學位獲利。(取自台南市政府勞工局網站)

繼中研院長被動辭職後,大學校長竟然賣假學歷假學位假升等?台灣已經徹底淪落為無恥感社會。私立南榮科大校長黃聰亮被控涉嫌販賣偽造的外國大學碩博士學位證書,博士70萬、碩士40萬、升等助理教授55萬,加總起來,只要165萬,人人可以從學士變博士,講師變教授。

回想已身歷程,不禁哀號:無恥校長,你學位也賣得太便宜了!為攻讀學位耗費的時間精力金錢不計,因而失去健康的悲傷卻難以忘懷。

閉關三年苦讀拿到博士學位後,我大病了一場。

這病不是什麼要命的大病也不是什麼急症,而是綿延不絕的連環病,這連環病無法命名也難以指涉,總之就是病了,還病得不輕。這病一點一滴腐蝕人的生理與心理,讓人意志頹喪,終日渾渾噩噩,凡事提不起一點興致。拿到學位的喜悅蕩然無存,彼時在酷夏的窩居日子裡,我以殘存的心念細細回憶思索,為什麼會得這場幾乎看不到終點的病呢?

回朔初始,是家人為了慶賀我苦讀有成設宴,請我回鄉。那是一個颱風尾巴天,狂風怒吼雨勢如磐,脫下布衫牛仔褲穿上久違的華服,腳踩買了許久沒穿過的高跟新鞋,我開著心愛的Mini在北二高上往南奔馳。一向喜歡颱風天,紫彤的天際看來分外美麗,敲擊車體的雨聲就像小鳥唱歌,渾然不知正航行向疾病的邊境,一跨界,即將譜出這輩子最長的病歷表。

Susan Sontog當代西方最具代表性的思考與雄辯家,她的著作《疾病的隱喻》讓人思考病痛與身體的關係。
Susan Sontog當代西方最具代表性的思考與雄辯家,她的著作《疾病的隱喻》讓人思考病痛與身體的關係。

在故鄉號稱頂級的日本料理店茶醉飯飽之際,自以為儀態萬千地走出洗手間時滑了一大跤,整個人瞬間仰天臥地。頓時,世界如默片靜止,圍繞的人們悄然俯瞰著,我難堪地無法動彈與思考,不知厄運正在前方等待吞噬。彷彿過了一世紀那麼久,有人扶起我,人聲霎時沸騰起來,七嘴八舌猜臆著我可能受傷之處。我被送進了醫院急診。

手腕復原迅速,右大腿後側潛藏的神經叢結處卻竄出水泡,醫生診斷帶狀皰疹復發時,我嘶聲尖叫起來:怎麼可能?醫生你一定搞錯了。對帶狀皰疹既骯髒又污穢的刻板印象浮上心頭。優雅如我的女子怎麼可能得皰疹?有潔癖的我怎麼可能得這種病?醫生不了解我,一定誤診了。可惜,無論我心底如何嫌惡唾棄,也無法阻止皰疹病毒以千軍萬馬之姿活化蔓延,攻佔我的身心。許多人體內都潛伏的水痘病毒終因我疲勞過度劇烈地由我身體爆發出來。

只有兩個五元銅板大小的患處由輕微紅腫變成灼熱的簇集小水泡,除了癢還是癢,直癢到骨頭裡,痛苦的是,只能感覺它們騷動的癢、無止盡的癢,卻不能出手掐擠它們,否則一會惡化,二會留下疤痕。我決心以現代醫藥頑強抵抗,於是內服外用吃藥擦藥,從大醫院就診到小診所打針,施展了任何可藉外力扼殺它們的歹毒手段,都無效。對抗惡魔般的活化皰疹,任何心狠手辣行動都是白搭,它們就是要讓我體認寢食難安之奇癢劇痛。詭異的是,等撒野撒夠了,水泡會自動乾癟結痂剝落殆盡,平整不留疤痕。想起初次發作時正在拼學分、趕期末報告、參加研討會、發表論文的無盡忙碌中,皰疹來如風去無蹤不曾在意。真的曾得過皰疹嗎?彼時的我懷疑卻也無心深究,直到這次再犯依舊掉以輕心,皮蛇?不過是再出來嬉鬧一下罷了。

但這次皰疹完全消失後,我開始胃痛,胃不痛時,開始腹瀉,腹瀉轉好時,又感冒了。咳嗽、流鼻水……於是小兒科、家醫科、皮膚科、神經內科、神經外科輪著看,藥從早吃到晚,睡前還要吞幾顆。還有哪裡沒痛到嗎?總該痊癒了吧?有的:牙齒。牙痛不是病,痛起來要人命。我被牙痛折磨地輾轉難眠。

是免疫系統失調?朋友說:調養身子找中醫李ㄨㄨ就是。女醫把脈把不出所以然,只好說:妳放心,我會把妳體內的溼氣逼出來。溼氣是被逼了出來,在右大腿痊癒之處附近,又冒出了一大塊紅疹,逐漸灼熱冒泡。我既驚駭又無奈,一切又得從頭來過。上網自力救濟,不相信沒有辦法殲滅它們!終於找到了一家專治皰疹的中醫診所。臉書上,醫師親筆描繪治理過程、細心回答網友提問,專業與誠意十足。看地址。在城的南邊,罕去的邊陲區域。

隔天午後我便出現在那老街風化區,百年廟宇旁全是小吃店,昔日公娼寮隱身在巷弄深處。小小診所空蕩蕩只有一穿西裝打領帶的花甲男子坐在沙發上翻報紙,見我進入眼神一閃,是來治花柳皰疹的麼?我這麼想他,他該也這麼想我。就診時間到,男子入內,櫃台女子喚我入內就診。男子便是醫師,邊問邊寫,病歷表上字跡潦亂。女子退下,診間只剩我和男子,空氣冷冽。我低頭瞄著診桌玻璃墊下佈滿皰疹之男性陽具、女性陰戶大特寫照片,紅腫流汁觸目驚心。我鎮定地輕描淡寫自己病情,暗喻自己罹患的是兒時水痘帶原的帶狀皰疹而非娼妓職業性接觸的生殖器皰疹。

男子面目模糊,我沒有留下一絲印象,只記得他寫錯病歷。我說:醫生,您寫錯了。男子慌忙塗改,將左腿改回成右腿。他邊把脈我邊問:多久會好?自調祕方一天吃三包五百,要吃三個月。我用力抽回手腕,是遇見江湖郎中了麼?小姐電話裡說一天三百。五百是添了好藥,增加免疫力還治婦科百病。我婦科沒病,我只要一百三百三天,三天無效就表示你的藥無效,三天有效我再來!我付錢拿藥逃離診所,帶著透視皰疹隱藏著對階級與職業、性別歧視的迷思,覺得自己簡直不可原諒。

一天三百和三天一百的健保藥並無差異。皰疹還是依它頑強的慣性多層次地慢慢演繹著,發作、起癢、結痂、消失,伴隨著永無止境的牙痛和腿痛,痛的全在身體右半邊,是病原行走的神經痛。望著攤開一桌子的中西藥袋,嘆著氣,遙想那年在上海世博健步如飛日行千里的我,又想起蘇珊‧桑塔格所言:「疾病是生命的陰暗面,是一個幽暗的公民身份。每個降臨世間的人都擁有雙重公民身份,既是健康王國的公民,也是疾病王國的公民。儘管我們都只樂於使用健康王國的護照,但或遲或早,至少會有那麼一段時間,我們每個人都被迫承認我們也是另一王國的公民。」我的一個身體卻屬於兩個王國,一半健康一半病痛。痛的那半是現在承受皮蛇後遺症的我,不痛的那半是過去健康無恙的我。現在的我思念過去的我,過去的我切割著現在的我,可我為何分裂成兩半?帶狀皰疹好發於側胸、股、腰腹、顏面及四肢等部位,常為單側性,不超過體表正中線。聽說皮蛇繞過中線人就會斃命,所以我只能痛一半。

一隻手腕的輕微骨折成了蝴蝶效應的板機,機關一開如骨牌嘩啦啦地將我的身體推倒在地,崩塌。青春不再肉體凋零,在接受這殘酷的事實中,痛楚竟然產生了恐懼,而恐懼激發了詩意。害怕牙痛,刷一嘴牙從快速三分鐘變成十五分鐘緩慢版,吃東西也開始細嚼慢嚥品嚐原味;害怕再摔跤,以緩慢優雅的姿勢進出浴缸、穿著高跟鞋時每踩一步都小心翼翼;害怕增加右腿負擔,往昔開車橫衝直撞的,現在謹守交通規則,慢慢加油門、踩煞車,市區時速不超過五十;為了運動右腿,難得地在開車路過上千回的熟悉馬路上從街頭逛到街尾。原來這裡開了一家寵物店,那裡多了一家經絡按摩美體店,新開的一家咖啡廳還賣超級巨無霸漢堡……我慢活起來。

原來我遺忘我的身體實在太久,我用頭腦盡情操弄身體,我的頭腦塞滿書本理論我的身體卻空洞內爆,它用憤怒來警告我,用疾病來召喚我,要我接受它、療癒它、感謝它,愛它。我的身體左邊開始日夜用愛呼喊著右邊,右邊有了感應,牙痛逐漸消失,腿痛也趨於好轉。生了這場大病,我放慢生活所有的步調,身體的左右邊在久違的瑜珈緩慢動作中逐漸癒合。我又是一個完整的我。

如今,看著那些不費吹牛之力,坐著買空賣空學位的無恥之徒怎不讓人痛恨呢?

*作者為世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學系兼任助理教授、澳門城市大學客座講學教授,知名文化評論人、性別研究專家。2015年最新著作《矛盾的愉悅——1943-1952張愛玲上海關鍵十年揭祕》。(更多作者訊息,請上「小曼i日誌粉絲團」「楊曼芬的微博」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