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1%人生勝利組乙武洋匡 vs. 99%魯蛇剩男重障者

2016-03-29 05:50

? 人氣

乙武洋匡在蘇赫巴托爾廣場。(取自臉書)

乙武洋匡在蘇赫巴托爾廣場。(取自臉書)

讓人跌破眼鏡的乙武洋匡 

「五體不滿足」作者乙武洋匡爆出不倫戀事件引發社會各界熱烈討論,顛覆了許多人對障礙者的看法。乙武被拱上生命鬥士的位置,被神化的乙武生而為人的情慾和性需求自然也不容易被看見,但這次他的出軌,讓社會跌破眼鏡的正是:「蛤,原來沒有四肢的重障者居然也有性慾,而且還這麼強」。所以PTT湧進了一堆問題,諸如乙武洋匡沒手沒腳怎麼打炮等,反映鄉民們對性/親密需求滿足的想像貧乏。

另一個顛覆社會大眾印象的就是「女方」的部分,無法理解為什麼有女人願意跟「這種男人」發展關係、滿足他的需求,甚至發生性行為。這也正是一般人對乙武不忠於妻子感到人神共憤的原因,認為已經有一個貌美如花的高學歷妻子,不嫌棄地為他生了三個孩子,他居然還不知足,往外尋求婚外情。然而,這也讓我們看到「婚姻外的性」就是存在,即便是重障程度如乙武,也還是有做為人的七情六慾。與其大力撻伐、加以污名,不如務實面對性與情慾的複雜,思考「通姦除罪化」的可能,因為婚姻本來就不可能解決所有需求。

重障者的性實踐之所以成為窺探、獵奇的標的,是因為我們從小大到的教育既忽略如何看待與對待差異,對性也是隱諱不談,乙武事件提醒了社會大眾這兩層不理解的交雜,原來自己對另一群人的生活有「很大一段空白」。非障礙者對於自己可以理所當然完成的動作,通常很難想像重障者如何完成,譬如說怎麼穿支架、怎麼洗澡到怎麼自慰到做愛等。我們沒有機會透過相處來理解重障者的障礙,在生活中帶給他什麼具體侷限,他能做什麼以及需要什麼協助,而這是每一個重障者都不一樣的。正因為社會非常欠缺障礙者與非障礙者互相認識的機會,所以社會距離隔閡才會一直存在。

更根本地來說,是社會對同性戀、跨性別、性交易、SM與窒息式性愛等不同形式的性實踐沒有理解的空間。乙武洋匡這次引發了許多社會大眾的「好奇」而有動力想認真理解,這不是壞事,但是讓「好奇」不淪為「獵奇」的關鍵就是需要互為主體的尊重與理解。

障礙界階級差異:人生勝利組vs.魯蛇剩男組  

情慾資源與條件就像金字塔一樣,越優越與上層的社會位置,越有相應的資源條件滿足性與親密需要,而貧窮的重障者就位於金字塔的最底層。台灣許多網友戲稱乙武是「五體不滿足,下體大滿足」,甚至認為乙武不倫戀的故事比過去還要更加「勵志」。的確,若以台灣一般男人的資源與條件來看,乙武不僅是障礙界的人生勝利組,他所擁有的情慾資源與條件也比一般好手好腳的宅男還要多。

乙武是用「障礙楷模」的身分成功翻身,超越重度障礙所帶來的生活侷限,但是大多的重障者都還在底層掙扎。乙武從小被家人與老師細心培養,從日本數一數二的私校早稻田大學畢業,乙武天資聰穎、口齒清晰、笑容可掬與陽光燦爛顏質高,都構成他之所以「成功」的要素,娶到一個非障礙者的美嬌娘更是障礙界的最高榮耀。但是擠不進「障礙楷模」小門的重障者呢?那些外表扭曲會隨時流口水、口齒表達不清、喝水上廁所都需要幫忙的重障者,甚至會被社會大眾質疑,他之所以會落得這番田地,就是因為個人不夠努力所致。

以算障團36歲的重度肌肉萎縮障礙者周志文為例,縱使全身肌肉無力,一躺在床上就像癱瘓一樣動彈不得,連簡單的轉頭和翻身都需要人幫忙。雖然如此,「第六體」的老二卻是功能健全,因為海綿體並不會受肌肉影響,還是有基本的親密/情慾與性需求。無奈台灣在面對障礙的情慾需求就是避而不談,而對障礙者本身就是二選一的困境,要嘛一輩子當處男處女,要嘛走入婚姻有性伴侶。相對於人生勝利組的乙武,志文就是剩下那百分之九十九的魯蛇剩男組,不可能結婚生子、組織家庭,連交女朋友都難如登天,在性交易非法的台灣更遑論找性工作者,被警察抓時連跑都跑不了。

就志文的障礙程度來說,要找到性愛合一的真命天女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首先,她要有至少月入7、8萬的高收入,因為志文無法工作只能領低收入戶補助;也要有時間可以照顧志文,舉凡上下床、吃飯、洗澡、睡覺、大小號、翻身和使用呼吸器等;又因為志文的障礙只能以女上男下的體位進行性行為,伴侶完事後可能已經累得半死,但睡覺時還要一夜醒來三、四次協助志文翻身。綜合以上的生活承擔,還要能夠始終如一地愛著志文,這真的有可能嗎?台灣目前的政策現狀,就是把重障者所有的需求,包含照顧、經濟與性需求都擠在家庭裡,要家人與另一半承擔,而婚姻正是複製這樣的結構。台灣不少重障者期待用婚姻來合情合理合法地滿足性需求,期待久了就變成結婚與否等於人生是否成功的指標。許多家屬在面對這樣處境,還能出得起幾十萬的,就娶新移民來兼顧養家活口、照顧人力與性的資源,但是大多導致婚姻無法長久

條件資源優渥的障礙者可以用其他方式購買私人服務來符合所有需求,乙武可以請全日看護協助照顧、出國上酒店買春,而弱勢底層的重障者卻只能望穿秋水。與其進入婚姻,重障者需要的是符合需求的人力支持政策來減輕家人負擔,並且將性交易除罪化,讓沒辦法進入婚姻的人,或是進入婚姻也無法解決性需求的人,能有解決的管道。

重障者起義:奪回自己的性與政治權力 

乙武洋匡受自民黨徵召參選國會議員,希望拿下東京都比例代表席次,但是可能會因為爆出不倫戀緋聞而生變。算障團從2010年開始參選,推動重障者的參選奪權,算障團成員李燕、周志文與賴宗育先後都曾參與過台灣各層級選舉,包含里長、市議員,甚至立委。對重障者來說,性與政治是最容易被閹割掉的慾望,因為重障者從小就被教育要好好聽話順從才能得到需要的幫助,然而性與政治的慾望能否滿足卻往往跟口袋深不深的階級因素有關。就是因為如此,不是「障礙楷模」的算障團成員,不可能像乙武一樣有主流政黨願意徵召,就只能掙脫舊框架,靠自己出來參選奪回政治權力。

就算障團來看,論乙武做為國會議員參選人,在發生事情後卻是延續舊政治的方式,拿老婆出來一起道歉滅火,對作為公共政策平台的政治人物,嚴格來說是不夠的。重點也不在乙武有沒有帶著老婆來對社會道歉,身為重障者的他,比任何政治人物都更清楚日本這個國家,在面對重障者生活的方方面面尚有諸多不足,婚姻也無法滿足所有需求。更何況做為小學教師與東京都教育委員的他,更應該將自己的障礙身分在公共層次上升到政策高度,來整體檢討日本現行資源的不足並提出解套,而非只用滅火的方式來消極止血。

反觀台灣,正是因為今天這件事是發生在日本,台灣人可以隔岸觀火,獵奇式地把重障者的「性」單獨抽出來討論,不討論乙武之所以得以如此的個人家庭條件與日本政策環境,而在台灣我們又應該怎麼看這個差異?台灣很多人在面對重障者的「性」就是裝作看不見、只能以特定方式存在,甚至是閉著眼睛踩過去,不願意務實面對解決障礙者的性資源與情慾出口。如果台灣終究是把乙武當作一個更諷刺的勵志故事看待,或是在茶餘飯後討論他如何罪該萬死,重障者的性與親密需求只會一直被忽視,不被社會認真面對。

我們認為,性需求的滿足需要和食衣住行各方面的資源條件搭配,就連看A片打手槍也要有網路有電腦,還要有獨立不被打擾的私人空間,對重障者來說也是如此。我們認為,滿足重障者與其他弱勢嫖客的親密/情慾/性需求的根本之道,就是落實性交易合法化,如此也有助於讓重障者,甚至是家屬,有不同想像的可能,而非只把性放在婚姻裡才能滿足。

*作者周志文、賴宗育為人民民主陣線算障團成員/蕭怡婷、郭姵妤為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成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