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2020總統選舉後的國家定位?

2019-01-08 05:20

? 人氣

「以2020後為目標,進行國民大會修憲工作,徹底的確立民主政權在台灣的正當性,⋯⋯在『中華民國』框架下進行國家正常化,跳脫統一憲法,確立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統治合法性,並再進一步於適當時機探求台灣法理前途的未來。」(蘇仲泓攝)

「以2020後為目標,進行國民大會修憲工作,徹底的確立民主政權在台灣的正當性,⋯⋯在『中華民國』框架下進行國家正常化,跳脫統一憲法,確立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統治合法性,並再進一步於適當時機探求台灣法理前途的未來。」(蘇仲泓攝)

中共掌握大選命題,但「國家統一」議題不應是民主國家的議題

習大大一席《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談話,以「第一球」的姿態掌握2020命題。總統候選人如何跳脫此命題的漩渦至關重要。媒體共同炒作習大大與蔡總統談話,民眾也接著熱議不決。然而,正常民主國家不會有這種討論「國家統一」的併吞議程。民主國家多有國家分裂之公投而已。這種中共強加於台灣民主選舉的政治議程,可以是非常特殊且前所未見的實驗;獨裁政權有沒有能力對民主政權進行反撲,讓民主政權下的人民離開民主價值?

蔡英文口中的「民主防衛機制」是什麼?在打假新聞的聲浪中,能不能要求新聞媒體有沒有創意的方式(例如進行瀏覽器網站插件),以方便事實查核的有效性與時效性?讓民眾分清楚「事實」與「論點」在辯論中的不同。面對統戰過程,中共對各個人民、宗教、與社會團體、甚至小吃攤的日常滲透,是否能進行資金來源實名查核。民眾是否能認清楚,在現代正常民主國家裡,這種一國要合併另一國的討論根本不可能發生。對於新聞及熱門議題掌握是否能以公共媒體進行有效播送討論,促進民眾理解思辨。中小學能否落實民主與哲學教育,落實公民思考及議題解讀。有沒有再三強調全民國防的重要性,廣泛訓練公民具備救援防災之能力,或是實行防禦性的軍事演習。

統獨議題的問題不在於統派或獨派有主導權,而是其終究是拳頭大的一方,試圖要終結台灣民主制度,要求在台灣島上的人(不論任何政治意見)接受合併。也因此習大大發言時才表示不會放棄武力,這是任何民主國家都不會利用的字眼,這種軍事擴張的帝國色彩可見一斑。知識菁英更應該幫助大眾理解什麼是「台灣人就是中國人」的建構過程;並正視「台灣主體意識」以及「台灣公民民族主義」的建構在此刻的必要性,以公民反心戰的方式對現行的政治叫囂心理戰對抗

中共所言的台獨是什麼?

事實上,在習大大的談話裡可以確認,只要是讓台灣島上政權與中共政權分裂的都是「台獨」;按照此標準,中國國民黨只是次要敵人,過去是暫時拿來利用輸送兩岸紅利。當前中共則是只要能利用的政治人物及團體都可以拿來用,來共同打擊「台獨的主要敵人」?也就是說,不僅以台灣為國名的政府名稱不能宣傳,以中華民國為名的空間也不得存在。

習近平2日在人民大會堂發表《告台灣同胞書》。(美聯社)
「事實上,在習大大的談話裡可以確認,只要是讓台灣島上政權與中共政權分裂的都是『台獨』⋯⋯」圖為習近平2日在人民大會堂發表《告台灣同胞書》。(資料照,美聯社)

統一台灣歷來是中國政治減壓閥。除了政策性及政治動作(例如八二三炮戰蔣介石集團的攻擊、告台灣同胞書及中美建交、反分裂國家法等等),軍機軍艦繞台以及阻礙台灣參與台灣國際事務的空間等各項小勝利,都能被黨報大肆報導。也就是中共統一台灣(至少是宣示上的)的「進程」,不只是取決於台灣有多少台獨份子在說話,也取決於中國置身在國際政治角力中的位置。例如台灣地方選舉過後、中美貿易戰水深火熱之際,中共更有理由深化操作「統一工作」的心理戰。

而這個主要敵人是誰?是蔡英文與民進黨?抑或是民間的史明、台獨倡議者嗎?韓國瑜兩個「不要懷疑」是非常精準的觀察(不要懷疑共產黨必須收復台灣的決心;不要懷疑台灣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決心)。我們必須思考中共激化論述戰爭的現狀下指的「台獨」到底是指什麼?與我們的認知有什麼差別?台獨路線、華獨路線、民主路線如何才能跳脫「一國兩制」、與「統一是時代洪流」這樣的大中國民族論述的政治方案?

自從「三不」瓦解後,大陸實現了「三通四流」;未來的政治議程為何?又能如何抵抗之?按照現有的政治情境,可以合理推斷,大陸會不斷的用各種手段,最主要是以商逼政、經濟利誘台灣人緬懷其經濟發展的奇蹟,並忽視其作為開發中國家、世界貧窮人口最多的國家之一、以及其獨裁政權的本質。然而中共短中期內並不會真的進行統一的法理程序。只要WTO架構還存在,台灣方面能持續進行與其他國家的正常外交並維持經濟貿易流通;並且選舉出具有本土色彩的行政團隊及本土多數的立法院監督,拒絕進一步的主權及權利侵略的協商過程,就能夠對統戰進行剎車。

中華民國第三共和:後國家的台灣憲法

在中國種族民族主義與台灣公民國族主義的對抗下,台灣能不能以一個後國家的方案來面對柔性侵略?在中美對抗下呈現中立的姿態,繼續保持我不犯人、人不犯我的國際現實政治的原則。能不能有一個政治方案足以與中國中心的種族國族主義對抗,但又能避免落入法西斯與民族被欺壓的復仇論述?

台灣作為後進第一世界國家,面對後共產的第二世界獨裁國家,是非常特殊的國與國案例。世界所有人都迷戀中國的經濟紅利,但當基礎製造業陸續離開中國,紅利的基礎已經在鬆動。中國的城市已形同第一世界一般發展高科技,但在缺乏民主制度的條件下,竟可爆發「基因編輯嬰兒」及「天眼」等各類誇張的科技應用;這樣的思維與台灣民眾生活的民主制度,是沒有辦法共存的。然而我們也不能完全寄望美帝與日本會帶我們脫離統一深淵,而是需要民眾與政治人物的外交智慧,來帶領台灣探索國家定位的可能性。

中美貿易戰陰影下的中國經濟(AP)
「我們也不能完全寄望美帝與日本會帶我們脫離統一深淵,而是需要民眾與政治人物的外交智慧,來帶領台灣探索國家定位的可能性。」(資料照,美聯社)

我試想制定新的「中華民國台灣憲法」的後國家方案開拓公共領域的進步,針人民福祉、平等分配、民族多樣性、站穩產業發展為前提,建立以自由民主為基調的的國族建構(而非種族國族的建構)。以2020後為目標,進行國民大會修憲工作,徹底的確立民主政權在台灣的正當性,廢除憲法增修條文中的國家統一字眼。在「中華民國」框架下進行國家正常化,跳脫統一憲法,確立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統治合法性,並再進一步於適當時機探求台灣法理前途(例如以台灣或福爾摩沙為名的國家)的未來。

將中共獨裁政權正視為可交往的鄰國,並慢慢等待暴政的終結。

*作者為凱達格蘭族後裔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