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愛滋病日:如果「基因編輯嬰兒」不可行,我們還可以如何有效防治愛滋病?

2018-12-01 16:15

? 人氣

2018年12月1日,世界愛滋病日(AP)

2018年12月1日,世界愛滋病日(AP)

中國科學家賀建奎基因編輯嬰兒引發的爭議還在持續。賀建奎稱,經他基因編輯後的嬰兒能免疫愛滋病,但這一做法幾乎招致全球科學界的一致批評。在近期於香港召開的基因編輯大會上,來自全球的科學家們對賀建奎發出尖銳的批評和質疑。學者們認為,目前已經有很好的方式能阻斷愛滋病病毒,比如通過母嬰阻斷、精液洗滌等技術,愛滋病毒攜帶者也可以生下健康的孩子,為什麼還要違反倫理共識對胚胎進行基因編輯?全球範圍多年的公眾防範意識教育也在防愛起到關鍵作用。

12月1日是世界愛滋病日,今年的主題是「知道你的感染狀況」(Know Your Status),提議從早檢測的方式來更好地防治愛滋病。但聯合國最新報告稱,仍有四分之一的愛滋病毒攜帶者不知道自己的健康狀況。

以「基因編輯嬰兒」引發軒然大波的中國科學家賀建奎(AP)
以「基因編輯嬰兒」引發軒然大波的中國科學家賀建奎(AP)

台灣感染者有多少?3萬7602人

中國官方最新數字顯示,截至2018年9月底,中國存活感染者為85萬,估計新發感染者每年8萬例左右,性傳播仍是主要傳播途徑。同時,香港衛生署的最新報告顯示,截止2018年9月底,香港感染者的總數為9543例。台灣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的統計數字則顯示,從1984年累積至2018年10月31日,台灣地區感染者總計3萬7602名。

今年世界艾滋病日的主題是「知道你的感染狀況」(Know your status)。
GETTY IMAGES 今年世界愛滋病日的主題是「知道你的感染狀況」(Know Your Status)。

愛滋病的全稱是「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AIDS)。愛滋病源於人類免疫缺陷病毒,縮寫為HIV。HIV感染會進而導致人類免疫系被破壞,促成多種臨床正常。

愛滋病與HIV感染是兩個不同的概念。HIV感染後,在抗病毒藥物的幫助下,病情得到控制以及發病前的潛伏期,這段時期被稱為HIV攜帶者。病發後出現相關症狀,則被稱為愛滋病。

目前尚不能治癒,但是大部分患者可長期生存

目前愛滋病尚不能治癒,但是在藥物的輔助下,大部分愛滋病患者可以像患慢性病病人一樣生存下來,愛滋病感染的女性,在專業醫生的指導下進行規範的母嬰阻斷,也可以生下健康的孩子。攜帶愛滋病毒的男性,則可以通過精液洗滌技術通過人工授精培育胚胎並產下健康的嬰兒。

2004年開始,中國開始實行「四免一關懷」政策,提供免費抗病毒治療,但藥物種類相對有限,以國產仿製藥為主,大部分副作用相對較小的進口藥仍需自費。如果自費,每個月藥費則要1000-3000元。香港的公立醫院也提供抗病毒藥,每種藥15港幣,一次可最多領14周的藥品。

目前已經有藥物能緊急應對潛在暴露引發的可能性感染。在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NHS)的網站上,有針對暴露後預防性投藥(PEP)的詳細介紹,也就是說,在疑似接觸愛滋病病毒之後的72小時內服用該藥物,每天服用並堅持一個月可以阻斷,但有副作用。

在中國,全國範圍內目前僅有20餘家醫院能提供PEP,並且幾乎都分佈在一線及省會城市。香港公立醫院急診室以及部分私人診所或私家醫院都可提供PEP。中國疾控中心的網站上並沒有對PEP有相關介紹。

知情人士告訴BBC中文,內地官員曾透露,由於擔心PEP遭濫用甚至倒賣,因此沒有廣泛宣傳。

聯合國:2020年要實現愛滋病「3個90%」目標

張錦雄(左)患有艾滋病近二十年,近年來他一直為同志平權及艾滋病防治奔波。
張錦雄(左)患有愛滋病近二十年,近年來他一直為同志平權及愛滋病防治奔波。

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提出,到2020年,愛滋病要實現「3個90%」的目標,其中包括檢測率要達到90%。

在彩虹中國(Rainbow China)總幹事張錦雄看來,僅僅喊「知道你的感染狀況」這個口號對增加檢測並沒有,相比之下,讓人們敢於檢測並且瞭解愛滋病療效顯得更為重要。彩虹中國是在香港註冊的NGO,旨在支援中國同志平權及愛滋防治等工作。

11月27日,中國媒體澎湃新聞報導稱,中國全國範圍內老人感染愛滋病病例報告數上升趨勢比較明顯,其中,60歲以上男性人群感染病例報告數2012年為8391例,2017年達到19815例。

中國老人愛滋病例上升趨勢明顯

中國官方對此的解釋是,最主要的原因是「老年群體對愛滋病相關知識不瞭解,不習慣使用安全套,感到不適時又拒絶求醫。」

對此,關注香港和中國多年愛滋防治工作的張錦雄深有同感。張錦雄於1995年底被確診愛滋病,當時的他只有20歲。張錦雄告訴BBC中文,相比香港,內地在愛滋病防治宣傳以及確診後的隱私保護方面都亟待改善,這也導致了很多患者在感染初期拒絶檢查,以致錯過最佳治療時間。

「呼籲大家來檢測的時候,你必須放棄原來的那套標籤,以及多性少數群體的污名。內地的愛滋病防治宣傳都是不要濫交、不要嫖娼、不要賣淫、不要吸毒,彷彿感染的都是某一些人,這就導致很多人覺得,我不是那種人,我就不需要做檢測。」張錦雄說。

愛滋病患隱私權和與之有性關係者的生命健康權

阿
GETTY IMAGES

香港法律規定,醫生、護理人員及其他的健康照護工作者在未取得病人同意前,不得將醫療過程中所獲得的病人資訊,揭露予第三人。

在中國,愛滋病人的隱私權和與之有性關係者的生命健康權之間的權衡一直存在爭議。2015年,河南一對情侶在婚前檢查時女方查出HIV陽性,但醫院及女方均未告知男方,導致男方在婚後染上愛滋病。此後,男方起訴了醫院。

儘管中國的《愛滋病防治條例》也規定,「未經本人或者監護人的同意,任何單位或者個人不得公開愛滋病病毒感染者、愛滋病病人及其家屬的姓名、住址、工作單位、肖像、病史資料以及其他可能推斷出其具體身份的信息」。

「對中國來說,光是擴大檢測沒有意義,因為隱私曝光會給感染者帶來很大的傷害。比如在醫院,你去了只要說你是病人的家屬,醫生就回告訴你患者的病情,怎麼感染的,都會告訴你。香港醫生的隱私保護做得還不錯。」張錦雄說。

他告訴BBC中文,中國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員告訴他,有三成初篩結束後的人,在兩週後疾控中心發現他們血液有問題要求複查時,會直接掛斷電話。

根據中國相關規定,初篩不用身份證,第二次檢測開確診單的時候才需要身份證。「很多人就會卡在這一關,而且內地現在有些疾控中心第一次就會向測試者要身份證。有的初篩陽性的人過了好幾年病發時才會再去做檢查,因為當時擔心疾控中心會通知他們的父母或者單位,他們就沒有拿著確診單去領藥,導致錯過最佳干預時間。」張錦雄說。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